第五十五章 突功(下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奥!,随着十呆声答应“五尊明王方影赤      求死老人说道:“九呆,你能不能感觉到后背上被我打过的五个地方?。疼。”

    求死老人说道:“这五个痛处就是五个明王的神像所在,你以后想打架,只要用脑子去感受这五个疼痛的地方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话网说完,就听见九呆“哎哟哇”大叫,喜明王罩在了九呆(身shēn)上。喜明王隐去,九呆又“哎呦哇。大叫。是大威德明王上(身shēn)加持。九呆说道:“老不死的,你弄得我太疼了!”

    求死老人哈哈大笑,说道:“多疼上几次你就可以忍受了,不妨事的。九呆,你先去一旁演练熟,以后也好多帮帮无病。”

    九呆听言走去一旁,一个劲地练习起召唤五尊明王加持,只是嘴里“哎呦哇”喊痛声响个不停,滑稽至极。

    昌无病说道:“求死老人,你干嘛不给九呆背后正中央的大(日rì)如来一拳?那样一来,九呆不就能更厉害了吗?”

    求死老人说道:“那个大(日rì)如来是唤不出来的。佛嘛,喜欢说什么如来如去的,估计是要到了关键时刻,这个大(日rì)如来才会显现。好了,该说说无病你自己了。无病,你体内似乎不仅仅炼有鸿钧的混沌元悉,好像还有浩沌的五霞术?

    “厉害、厉害,求死老人居然连我练过什么功法都能瞧得出来!”吕无病翘起大拇指说道:“但我练的混元罡气离洪钧老祖的混沌元悉还差着老远呢。五霞术就更不提了,时灵时不灵的。不过我真的闹不明白,混元罡气是我从小就开始习练的。等到对敌的时候威力却还及不上刚刚学会的五霞术。难道我封神门的混元罡气比不过五霞术吗?”

    求死老人说道:“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。混元罡气的习练讲究鸿途正道,讲究广积厚载。初始的功法行缓慢,等修炼到一定境界,你就能明白其中的奥妙了。而浩沌的五霞术讲究兴之所至、目的所在。哪怕修炼途上荆棘密布、乱石横亘,也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,所以敢用致毒之物不择手段的来进行修炼,因此当今之世称其为三界第一魔功邪术。无病,不能说混元罡气比不上五霞术,只能说抄小路的总是比走大道要快一些,当然也危险一些,但最后所能达到的境界还是一样的

    昌无病挠着后脑勺说道:“原来是这么一个道理。求死老人,那你用什么方法才能拔升无病的功法修为?。    求死老人说道:“其实你的功法修习根本不用我来教,你的两种功法无论哪一种、等修炼到极至时都不会比我的差。不过我倒有个奇怪的想法,不知道无病愿不愿意试一试?。

    吕无病催道:“快说吧,这时候你就别卖关子了!”

    求死老人说道:“那就是同时修习两种功法,同时修炼两颗内丹”。

    “两颗内丹?一个人只有一个丹鼎圣胎,怎么可以修炼出两颗内丹?简直闻所未闻!”吕无病惊诧不已。

    “听来确实不可能,不过你可以试一试。”求死老人说道:“通常内丹的修炼方法无非就是采集(日rì)月精华、五行灵气来做材炼丹,你不如向内求材,就是用你现在混元罡气熔练成的内丹做材,来熔炼五霞术的内丹。等五霞术的内丹有了小成。反过来再用五霞术内丹去熔炼混元罡气的内丹,所有一切全都倒行逆施,看看最终会练成什么模样?。

    吕无病听见了大骇,说道:“这样能行吗?这世上有人能够按这个方法炼成的吗?”

    求死老人说道:“这个世上没有,但另一个世界上有。”

    昌无病问道:“另一个世界?是谁?。

    求死老人说道:“就是神荒界的环煌祖帝

    昌无病犹豫不决,张口问道:“求死老人,你说的那是环煌祖帝,我可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啊,这样做能行吗?”

    求死老人说道:“普普通通的凡人?普普通通的凡人居然没有死在五霞术下?普普通通的凡人居然可以学会了混元罡气之后接着还能学会五霞术?无病、听我的,你一定可以练成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很危险啊?”吕无病低头思忖道。

    求死老人说道:“无病,就算很危险你也不能退缩。看得出你是有缘人中的主将,如果到时候你的功法修为比不过其他四人,你是不是很丢脸?无病,再说我的希望也全都寄托在你(身shēn)上了!”

    吕无病不解的问道:“你的希

    求死老人说道:“我还能有什么希望?不就是求死嘛。看来能够杀死我的只有环煌祖帝和将来的无病了。环煌祖帝不可能杀死我,所以我只有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你(身shēn)上,你一定能够练成的,我决不骗你

    昌无病说道:“就算我能练成功,那也不见得就一定要杀死你呀?你干嘛不去找洪钧老祖和魔圣浩沌想想办法?”

    求死老人说道:“我怎么没有去找过?魔圣浩沌就是因为杀不死,我,所以才赌输了一双魔眼。我挖出浩沌双眼,转手就送给边上一个小家伙了。还有就是鸿钧,知道他为什么不睁开双眼吗?就因为他也没办法杀死我,所以誓再也不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他哪里是不愿睁开双眼?他是从此羞于见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想不到求死老人是这样一个人物,那环煌祖帝可还了得?这神荒界里究竟都是些什么人啊?吕无病从(肛gāng)门到咽喉全被一咋。“惊”字堵住了。

    “好啦、别废话了,我先助你把根基打牢。”求死老人不由吕无病分说,一掌按在了吕无病的头顶。有一股巨大的力量直冲进吕无病体内。

    吕无病自然而然地运起混元罡气去抵抗,结果混元罡气也被这股力量强行卷裹住、一起冲进丹田,然后又像熊熊烈火一样在丹田鼎炉中焚烧起来。

    天已拂晓,五个有缘人每人都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,兴奋的谁也不愿意停下功法修习,直到求死老人一个个强行喝止住。

    慧来惊呼道:“啊呀、不得了,我们光顾着练功,却把捉拿幽灵的事给忘了!”

    求死老人说道:“我观察了一晚上,并没有现任何异常。不信的话你们回城里去问一声,看看昨晚有没有人死就知道了。我先走了,等今天晚上我们依的在此处见面

    五个有缘人抱拳恭送走求死老人,齐往贺周城中而回。短短二里路,五个人走得比二十里还慢,因为都要忙着吹嘘自己的法术本领已经有多么多么的高强了。

    进入贺周城中打听,昨天夜里果然没有人死亡,五个有缘人便各自回屋休息,直到夜晚重又聚在秃岗上。

    钟浩毅最懂人(情qíng)世故,油纸包了许多熟菜外带两坛好酒。有酒话就多,吕无病五人凡是遇上不懂的便问求死老人,求死老人无不细心解答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连三个晚上,五个有缘人都在秃岗上习练各自法术,直到第四夜子时中刻刚过。

    求死老人将五个有缘人一一唤住,指着从沙漠往贺周城的方向说道:“你们看,果然是幽灵,它来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什么也没有啊?在哪里呢?”众人纷纷问道。

    求死老人说道:“你们往地上看,看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昌无病先说道:“看到了,是一个影子!人呢?难道它会隐(身shēn)术?”    钟浩毅说道:“不是隐(身shēn)术。如果仅仅是隐藏了(身shēn)形,我应该能听得出来。可是我什么响动也没有听到

    求死老人说道:“确实不是隐(身shēn)术,幽灵只有影子没有(身shēn)躯

    钟浩毅说道: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我在贺周城内守了一个晚上,结果还是现不了幽灵杀人”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快去把它抓住?。夏兰一声大喝,已经用地行术直追向幽灵影子。

    其余四人也朝幽灵影子疾奔而去。五个有缘人三天来法术功力都精进不少,所以没有一个安耐得住的。求死老人也不劝阻大家,只是笃悠悠地跟在后面走下秃岗。

    夏兰第一个赶到,从土中窜出拦住幽灵影子,喝道:“大胆幽灵残害人命,今(日rì)我要将你拿下指上飞鳞剑往地上戈去。结果土地被戈出深深一道剑痕,幽灵影子还是影子。

    影子怎么杀得死?不仅杀不死,而且还捉不住。夏兰看着地上这团幽灵影子傻住了。

    这团幽灵影子可没傻住,迅从地下移到了夏兰(身shēn)上。夏兰顿时感觉自己就像被缠绑一样、什么挣也挣不开,只能急得大喊道叫起来。

    昌无病率先赶到,抓住夏兰手腕急问道:“阿兰你怎么了,生了什缸  你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夏兰喊道:“我被幽灵抓住了,快帮帮我,我”呢”喊到一半,有一片暗影盖在夏兰嘴上。

    诗曰:

    相约秃岗练功频,

    自此脱鬼莫拼。

    永驻凡人侠头志,

    沙途子夜见幽灵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