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三章 惊悚贺周城(下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”二病说道!,奇怪,有不明白的应该夹问阿,你  么?。

    慧来手指吕无病说道:“咦,你不是说这次行动全由你指挥吗?我不问你我问谁去?”

    “呃,原来是,对、对小你得问我。”吕无病说道:“既然是你问我。那我就说了!我的意思嘛,  大家晚上都别睡了,城里城外分散开来去查,没准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    慧来椰愉道:“好办法、好办法,哈

    夏兰说道:“也只能这样了。咱们分散开来查找。一又现。马上用捻丝成音召唤大家

    捻丝成音的法术是毛满月教给大家的。施展起来只有自己人能听得见、别人听不见,而且随着功法增强,可以使声音传遍宇内,和封神门的八极传心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来帮我胡乱指私?捻丝成音的法术我还从来没试过呢!对。我现在就用捻丝成音同你们说话。小吕无病说道:“我们不能分得太散。慧来和阿毅。你们两个带着黑妞在城内查找,我、阿兰和九呆则去城外。无论哪一头有所现。立刻就用捻丝成音召唤对方

    到了夜间,五吓。有缘人便分成两组在贺周城内外乱逛起来。子时已过,谁都没有现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吕无病和夏兰并肩走在一块儿,九呆则在二人(身shēn)后七八步远跟着。吕无病问道:“阿兰,我问你个事儿。我的旧大师兄好像和你认识?”

    “没  ,没有,我怎么会认识飞星?。夏兰的神(情qíng)明显在掩饰。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那你一定是认得另一个吧?”

    夏兰说道:“奔云我也不认识

    “奔云?你既然不认识怎么知道另一个叫奔云?好啊,你总算露出马脚来了!快说。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吕无病大叫道。

    夏兰这才现自己说漏了嘴。赶紧说道:“我”,这,,以后再说吧。这一下子哪里说得清楚?不过无病,我真的是女孩子

    “哈  ,想骗我、又想骗我?”吕无病笑得都快直不起腰来了。“哪有女孩子会长着小**的?阿兰。在我面前你就别遮遮掩掩了,你人不错,我不会把你是,雌附雄。的秘密告诉任何一个人的,你放心吧

    夏兰又羞又恼,用拳头猛捶吕无病的肩膀,说道:“叫你乱说、叫你乱说。我真的是女孩子,我根本就没有小小**!”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还要骗我?你的小**是我亲眼所见,岂能有错?阿兰你说什么也没用,要不你现在就把裤子脱下来。我保证你的小**就在你裤裆里挂着!”

    “好  ,嗯”夏兰说道:“不过现在不行,等有一天”总有一天。我会让你看个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根本不相信夏兰,正要开口再说话,突然现前面有人影闪动。抬头看去。一共有四男一女五个人迎面走来。

    两相遇上,五介,人中间为之人问道:“你是不是叫吕无病?你背后插着的是不是混沌鞭?”

    果然不是善茬!借着月光瞧。这五个人虽然都长得人模人样,但脸上透出的气色不是铁青、就是煞白,绝无平常人应该有的血气。

    再加上如此这般一问,吕无病心中已经猜到**不离十了。开口说道:“你这人好像不太懂规矩?你想要打听别人姓甚名谁,你得先把自己是谁给介绍出来。这样才不显得突兀、才能显得有礼貌,你懂不懂?。心里却在暗道:我得尽量拖延些时间,好用捻丝成音把慧来和阿毅尽快叫过来,否则以三抵敌五估计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为之人正是火鹤,其余四人当然就是洪涛、铁凿、齐崖和线天了。火鹤说道:“我是谁不能告诉你。你是不是吕无病我也不必知道,我只要杀了你取走鞭子就是了

    “慢着、慢着,既然你用猜的,那么得容我也猜上一猜。”吕无病说道:“我猜你们都是幽冥界中墨(日rì)轮鬼王的手下。你们一定认识高天将军吧?我和高天将军是老相识了!”

    火鹤听得一头雾水,问道:“你和高天将军是老相识?难道你不是吕无病?”

    疾步声,慧来和钟浩毅赶来了。

    吕无病心中大定,哈哈笑道:“谁说我不是吕无病?我正是你们要找的天上地下都很有名气的战神吕无病。瞧,这刻,是混沌鞭!”右手从左腕上掣出金月紫戟,左手再朝腰背后去抽混沌鞭。结果左手并没有摸到混沌鞭,自己吓得大叫起来,“混沌鞭

    夏兰说道:“不是在你背后插着吗?”

    吕无病再换右手去背后摸、摸到了,原来先前是用右手把混沌鞭插在腰背后的,怪不得左手去摸没摸到,虚惊一场!

    火鹤哈哈大笑道:“你果然就是吕无病。赶快交出混沌鞭,否则我将你们五人全都打得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鞭指火鹤说道:“笑话,就凭你们几个高天混帐手下人不像人的无名鬼卒,也能把我们打得魂飞魄散?哈”

    火鹤听见大怒,正要冲上阵前,钟浩毅已经连珠五支火网箭(射shè)向了敌方五人,同时口中喝道:“既然你们不肯通名,那就作无名鬼去吧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五支火网箭就要(射shè)中火鹤五人,五人(身shēn)前却突然升起一道两丈高、一尺厚,像城墙一样的水幕,五支火网箭就听见“突”五声。全都被水幕墙挡灭了。

    水幕墙消失,洪涛对火鹤说道:“将军,区区几个小娃娃何必要将军亲自动手?将军就交给属下吧。”见火鹤点头同意,洪涛跨步走出。对着吕无病五人喝道:“你们五个赶紧一块儿上来,杀光了你们也好早些回去交差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提戟一抖就要上前,钟浩毅拦住说道:“无病,你是我们的主将。还是让我先上吧。”说罢,抬起左臂机弩(射shè)出三支水灵箭,(身shēn)形急纵而上、右手海天弓弓弦割向洪涛脖颈。

    只见三支水灵箭箭箭(射shè)中洪涛(身shēn)体,而洪涛的(身shēn)体像是泛起一阵水波纹。三支水灵箭无影无踪、洪涛也毫无损。又眼看着钟浩毅的弓弦横空切下,洪涛突伸左手抓住钟浩毅右手腕,右脚前跨、左脚旋别,扭腰抬肩直接就把钟浩毅给扔了回去。

    钟浩毅在空中乱翻几咋,筋斗。眼看就要重重摔倒,靠吕无病和慧来双双抢出用力扶住,方才站稳。慧来喝道:“让我上!”冲向阵前,先施展出系缚咒绑向洪涛,又升起莲花座台、无数光刃集成一束(射shè)向洪涛。

    洪涛的面前又现出了水幕墙。光刃打在水幕墙上却无法打穿,一片片全都在水幕墙内失去了力道、晃晃悠悠往下沉。慧来集中念力把伏魔咒施展到极致,(射shè)出的光刃果然又快疾数倍,但是依旧无法(射shè)穿水幕墙。等伏魔咒施展完,徒劳而已。光刃和水幕墙隐去,又听见“啪、啪”声响,显然绑在洪涛(身shēn)上的无形绳索也被挣断了。

    慧来又惊又怒,挥起大悲手印就要往上冲。吕无病横戟拦住慧来,说道:“还是换我上。”

    话声网落,就看见洪涛面前寒光一闪。洪涛的头掉落下来。原来是夏兰突施地行术出其不意升到洪涛面前,指上飞鳞剑枭下了洪涛头颅。

    洪涛头颅落在地上爆成一摊水,紧接着这滩水像是被洪涛双脚吸了回去。而洪涛的脖颈断口处又重生了一颗脑袋出来!

    水幕墙再现、想要淹没夏兰。夏兰已经再次施展地行术逃回。    吕无病疾步上前,用金月紫戟将水幕墙划开一道裂缝,戟头再朝着洪涛分心便刺。

    洪涛见自己的水幕墙居然被吕无病划破。心中也吃惊不扭腰让开金月紫戟,右拳瞄准吕无病(胸xiōng)膛打出。

    戟长臂短,洪涛这一拳怎么可能打得到吕无病?因此吕无病根本没放在心上。正要挥戟再砍洪涛,洪涛右拳突然变成一股激烈的水柱,重重打在吕无病(胸xiōng)膛,把吕无病打得一路往后退去。吕无病纵然是一(身shēn)铜皮铁骨,可五脏六腑却像翻江倒海一般难受。勉强用金月紫戟撑住地,又一条水柱打了过来。吕无病只要能将混沌鞭疾舞开来,奋力把水柱拍散。双脚站立不住直往后退。

    洪涛看出吕无病已经不敌,双掌向天一抬,一道径长足有五丈余的水柱从地下突然冒出,把吕无病沉浸其中。只见吕无病无论在水柱中如何左冲右突,水柱始终跟着吕无病移动、将吕无病紧紧包裹在水柱中 心。

    吕无病憋闷的实在承受不住了,金月紫戟脱手掉落水柱底下,只紧紧抓牢混沌鞭胡乱挣扎。不一会儿,整个人便在水里飘浮起来。继而又沉了下去,像是已经呛饱水要昏死了。

    洪涛出狰狞笑声步入水柱。伸手抓向吕无病。

    诗曰:

    贺周城探案凶真,

    功浅如何战鬼神?

    黑夜并非绝命路,

    冥冥相助有缘人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