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争天马(上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:离远了洪州城,五个人快马轻驰、笑声不明会问道:“阿兰,我一直想问你。你是哪里人,你家究竟在哪里呀?”

    夏兰皱起小鼻子说道:“我凭什么要告诉你?”

    慧来在一旁椰偷道:“你当然应该告诉无病。阿兰,有人问你家在哪儿是好事,免得今后有人送骋礼、却连门也找不到!”

    夏兰嗔道:“慧来你胡扯什么?你不插嘴没人把你当哑巴。”其实心中的甜意全都挂在了脸上!

    “送聘礼?”吕无病哈哈大笑,说道:“那就要看阿兰有没有妹妹了!”

    夏兰听见后悔死了,心道:都怪自己和无病比什么撒尿?一定要找个机会和无病说明此事,否则无病就一直这么误会下去了。可是怎么开口啊?难不成真要脱光了给他看”想到此处,两朵红云布满了双颊。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话说回来,阿兰你家到底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夏兰眼珠一转,反问道:“怎么着,如果我有个妹妹的话,你还真敢来下聘礼不成?”

    昌无病笑道:“敢,有什么不敢的?光看冉兰就这么漂亮,阿兰的妹妹岂不是要比过了仙女?有一个比仙女都要漂亮的老婆我也不要,我吕无病就真成八呆了!哈,”

    九呆在吕无病导后帮腔说道:“八呆的老婆、就是九呆的嫂子!哈”

    慧来和钟浩毅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却把夏兰窘得不行。

    结果光顾着说笑,吕无病还是没能问出夏兰是何许人也!

    九宫山之所以成名,是因为南朝晋安王陈伯恭兄弟九人建了九座行宫于此,故名九宫山。再加上宋代著名道士张道清真人于山上建起九座宏伟宫观,九宫山又成了道教圣地。

    纵观九宫山之美,山高八百丈,绵亘百余里、千山万壑、争翠竟幽,古木参天、怪洞乱石,碧湖云海、飞瀑温泉。时值冬(日rì),更有银雪披裹、奇丽迷人。可谓“集五岳之灵气,比九天之仙山!”相传元始天尊一十二个金仙弟子中的普贤真人,当年便是在九宫山白鹤洞中修真。

    五个有缘人来到九宫山下的横石潭镇,只见镇口有许多人围在告示栏前看布告。吕无病几个跃下马来,也挤进人群中去看。因为钟浩毅无法看见,慧来便帮着念道:“九宫山真牧堂因年代久远需要修缮,现向天下大善大德施主求布施、种福田。凡能独立捐赠真牧堂修缮者 真牧堂回敬神马一匹。真牧堂某年某月某(日rì)。”

    钟浩毅听罢问道:“神马、神马会不会就是天马?”

    昌无病笑道:“神马就是神马,岂能是天马?不搭界的。如果是天马的话,它现在就应该踹我肚子了。”

    钟浩毅说道:“那也不一定。无病你不是说天马只有在危难

    “咱们还是先到镇里去找家客栈,然后再坐下来聊吧。”夏兰突然打断钟浩毅。就怕镇口人太多,说者无心、听者有意。

    在横石潭镇内找了家最好的客钱住下,五个人全都来到大堂之中落坐。鸡鸭鱼(肉ròu)叫满一桌,还有不少当地山上的野麾菜。    边上也有几桌人在喝酒,慧来问钟浩毅道:“阿毅你快听听,他们好像都是在说马的事,究竟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钟浩毅说道:“他们正在说真牧堂那匹神马的事。说什么这匹神马传说是真牧堂道祖张道清真人当年的座骑,能爬山涉水、能踏雪无痕,活到今天少说也有四五百年了,”

    吕无病惊道:“一匹马活了四五百年?难道说这匹神马真是天马不成?阿兰,你认得天马的,你能不能帮着去看一看?”

    夏兰说道:“帮着看一看没问题。但我只是从书上得知一些天马的长相特征,真要光用眼睛看,我也不能保证认对了!”

    吕无病不解道:“那《山河八骏图》上的天马你怎么全都认得,而且没有认错过一匹?”

    夏兰笑道:“那就叫按图索明!单看拿不准,对照着看没跑。”

    昌无病伞起酒壶直晃((荡dàng)dàng),冲夏兰笑道:“看见没有?才半瓶子!”

    夏兰夺下酒壶给大家满上,说道:“是酒又不是醋,你乱晃它干嘛?真是个傻蛋!”

    慧来说道:“阿兰。不管你认得认不得,你总得去看一眼吧?如果真是天马的话,我得得着啊!”

    钟浩毅笑道:“慧来,即便神马真是天马,那也不一定就是你的。真牧堂还要找你讨修缘宫观的银钱呢,你有吗?”

    慧来针锋相对,说道:“我是没有。不过你钟大泣(身shēn)卜不是也没有银午,哈一一和我样穷!”    ※

    钟浩毅对夏兰说道:“阿兰,你那里金子多,你能不能先把金子借给我?等回到绍兴府,我钟浩毅双倍奉还。”

    慧来听见顿时急了,喊道:“阿兰,你快把金子借给我,到时候我三倍奉还。我,,我满天下化缘来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听见了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夏兰用手肘轻撞吕无病,问道:“无病,慧来和阿毅可都是你的好兄弟,你说我把金子借给谁?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满脸笑容顿时僵住,这叫自己怎么说啊?扭头看向九呆,网要开口,九呆说道:“哥,菜已经上齐,我蹲门口吃去。”走了!

    慧来和钟浩毅的两杯酒都敬了过来,无病灵机一动说道:“阿兰,你每人借他们一份金子,让他们自己打去!哈,”

    “天下最歹毒者、吕无病是也!”慧来说道:“阿毅,我看我们也不用争,我们来一把关扑怎么样?谁猜对了神马就归谁去买。”

    钟浩毅听见自信满满,当然马上答应。慧来让店小二拿来干净碗碟,将三枚铜钱扣入碗碟中,上下胡乱摇了几下就放在桌上,说道:“买定离手,阿毅你猜吧!”

    钟浩毅说道:“再枚铜钱正面一枚铜钱反面,慧来你完蛋了!”

    “完蛋了,哼,还不知道是谁完蛋呢!”慧来一脸歪笑去揭盖碗。

    就在慧来的手指触到碗底时,钟浩毅急忙摁住了慧来的手,怒喝道:“慧来你这个(奸jiān)诈小人,你居然敢用暗劲翻转铜钱?”

    慧来笑道:“这就叫“赌刁不赌赖”你快把手拿开,让我开宝!”

    钟浩毅索(性xìng)用两只手一起捂住盖碗,喝道:“不行、赌刁也不行,这一把不算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正争执不下,吕无病说道:“来、来、来,你们把碗碟给我,我来帮你们摇一把。这对你们二人总公平了吧?”边说边从二人手中夺下碗碟。

    钟浩毅觉得自己靠耳朵听能占便宜,抢先说道:“由无病你来摇,我相信、我同意。”

    慧来犹豫了,说道:“我也”同意。无病,刚才那句“天下最歹毒者。不是说你,是说阿毅的。你别误会了。呵    你是我的亲弟兄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谁也不会偏袒。”吕无病举起碗碟随手一摇、便放在了桌上,说道:“你们猜吧。”

    慧来见钟浩毅双眉紧锁、侧耳静听,急忙抢着说道:“我猜正”不,我猜反门,对、反门。”    钟浩毅只能说道:“那我”那我就猜正门。吕无病,慧来说你是“天下最歹毒者。、果然没有说错。

    吕无病只管把骂人话当做补药来吃,得意洋洋地揭并了盖碗。再看碗碟里,三枚铜钱还在转个不停,没有一枚显出正反来。如此一来,钟浩毅的耳朵再灵也是白搭。怪不得他要借慧来的话骂吕无病!

    慧来不由得大喜,喊道:“吕无病,你果然公正,你果然是我慧来的亲弟兄”话还没有说完,三枚铜钱倒了下来,两枚正一枚反、钟浩毅赢。慧来突然泄了气,嘟囔道:“什么就是我的亲弟兄?要么是我亲生的弟兄!”

    钟浩毅则哈哈大笑道:“谁让你刚才骂无病?老天报应了不是!”

    慧来据理力争道:“你不是也骂了,老天怎么不报应你?不吃了,回屋。”站起(身shēn)就走。

    钟浩毅摇动手臂笑道:“慧来你先歇着,我再喝会儿就回来!”

    半夜,吕无病冲入慧来和钟浩毅的房中大叫:“不好了、不好了,你们快醒醒,天马又有感应了。”

    钟浩毅急忙从(床chuáng)上爬起,问道:“是不是真牧堂中的神马?快说呀无病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慧来本来也从(床chuáng)上弹了起来。听见钟浩毅问话,又猛的躺了回去,还用被子紧捂住脑袋。

    吕无病一边掏出《山河八骏图》、一边说道:“我怎么知道?都还没来得及看呢。”

    夏兰听见叫声已经从自己屋里奔出,喊道:“快让我看,快些让我看。”冲进了慧来和钟浩毅屋里。

    《山河八骏图》展开,果然有一匹天马在前后左右不停乱蹦,四周围有一圈雾气缠绕,天马蹦到霎气前就立即转过了马头。

    夏兰说道:“这匹天马好像是被毒雾困住了,瞧方个应该就在东去五里不到,如果去的晚了。这匹天马够呛!”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