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 城隍鬼吏(下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”无病说道!“你不能听我把话说宗嘛!众话其实不是犹州”是城院庙里的鬼吏说的。他说周鬼以臭作香、把香当臭,她要是闻到阿兰你(身shēn)上这么香,就一定不会显现了。”遂把夏兰走后鬼吏所说的话一五一十告诉了夏兰。

    夏兰这才开平复怒气,说道:“要是你们再次守到泪鬼出来,你们准备用什么方法杀她?我月才那一剑都把她劈成两半了,结果还是杀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昌无病说道:“慧来的系行咒能绑缚三界一切有形物和无形物,先叫慧来把泪鬼绑了,然后让慧来慢慢动脑子去!呵,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好兄弟!”慧来感叹不已,突然想起城陛庙里的鬼吏,说道:“无病你还记不记得,我们离开城陛庙时,那个鬼吏似乎还有话没有说完,那些没说完的话我看一定和怎样杀死澜鬼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干嘛急着要离开城陛庙?”吕无病把责任全都推在了慧来(身shēn)上。

    慧来辩解道:“当时明明是你先要

    “别说了,咱们还是快往回城陛庙吧。”吕无病不容慧来把话说完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城隐庙里,鬼吏又被唤了出来。吕无病问道:“鬼吏老哥,刚才我们去杀泪鬼了。可周鬼都被剑劈成了两月,怎么还是杀不死啊?”

    “早上我正要告诉你们,你们却迫不及待地离开了!”鬼吏说话的语调依旧快不起来。说道:“那个涸鬼虽说吸收了一些凡界男子的精华之气,可是要想修练出实体来还早着呢。因此你们就算对她用刀砍、用斧朵,一具幻(身shēn)又怎么杀得死?其实你们想杀了她也很简单,就是将她沉在粪池子里的尸骸打捞起来,然后放一把火焚去就行了。如果你们要有善心,那么就再请些和尚和道士给泪鬼的魂魄做个度,也好让周鬼脱去戾气、进入幽冥界少受些苦难。”

    慧来说道:“度周鬼的亡魂倒是不难,只是那杀死泪鬼的卢员外夫妇又怎么处置?冤仇不解,澜鬼的戾气怎么能消?”

    鬼吏说道:“和你们同来的这位不就是洪州城捕头么?凡间的罪业为什么不让凡间的衙司来惩治呢?”

    慧来挠头说道:“原来我问了个傻问题!”

    事已全都问明,四人同鬼吏告辞出了城隆庙。吕无病把鬼吏说的话又同陈捕头说了一边,问道:“陈捕头,虽然还没有真凭实据,但你能不能将杀人凶手卢员外夫妇抓起来?”

    陈捕头说道:“这事好办。如果真从粪池子里打捞起尸骸,我就能把卢员外夫妇抓捕归案。”

    夏兰说道:“陈捕头,即便能打捞起凋鬼尸骨,也没有证据能证明一定就是卢员外夫妇干的。那卢员外夫妇会不会因此而逃脱罪责啊?”

    陈捕头笑道:“夏兰小姐你是不知道,只要能打捞出泪鬼尸骨,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先把卢员外夫妇请进大牢里去。等到他们进了大牢,在外我可以时时传讯他家中下人,在内又能施展种种手段,不怕拿不到证词、找不到证人。夏兰小姐,那卢员外夫妇的恶行都是查实了的,虽说我平常不屑与使用些非常手段,但是对他们夫妇俩也就说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至于非常手段是什么?大家心知肚明也就不多问了。

    卯时已至,陈捕头回衙叫齐一帮捕快兄弟、一同来到卢员外府府外。陈捕头先命人把守住卢员外府前后大门,然后再命人用长竹竿捅进粪池子里去打捞。人多好办事,凋鬼的尸骨果然被打捞上来了。

    捕快迅冲入卢员外府,把正躺在(床chuáng)上的卢员外夫妇像抓小鸡一样抓到了粪池边上,又把卢员外夫妇摁倒在泪鬼尸骨前。

    陈捕头戟指卢员外夫妇怒喝道:“还以为你们这对狗男女真是什么大善人?没想到你们却是先(奸jiān)后杀、草管人命的畜生!我也不用问你们,男的拉回去先上夹棍、女的拉回去插指签、录光了滚钉板,然后全给我关入站笼,不必府台大人过堂,我就先将你们给折磨死。”

    卢员外夫妇看见丫头尸骨知道事(情qíng)已经败露,只好大哭大叫道:“陈捕头,我们招供、我们招供,只求陈捕头饶过我们夫妇,万莫给我夫妇上刑。”

    陈捕头呵呵冷笑道:“在本捕头面前也敢用缓兵之计?别以为你们有些臭银子就能上下打点买回(性xìng)命。弟兄们,立刻取来纸笔让这对狗男女录供画押。他们若是不从,给我绑上石块,直接就沉到粪池底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二十余捕快齐声应答,喝声甚是惊人。

    卢员外夫妇害怕加上无奈,只能老老实实写下供词

    陈捕头看过供词又同吕无病三人哈哈大笑,一行人押着卢员外夫妇、提着泪鬼尸骨回到府衙。

    午时,众人来到城外焚去泪鬼尸骨,又由慧来为泪鬼做了往生渡。慧来的普觉往生咒自然灵验无比,虽不至于将周鬼直接渡去佛国,但至少能让涸鬼进入地狱后免除不少罪业。然后众人回到客钱大摆宴席庆祝,先是陈捕头领着众捕快频频敬酒、接着府台大人也来庆贺、再后来是城中的名人高士、推杯换盏加上高歌颂德,一顿酒宴从中午直喝到深夜方才散去。吕无病、慧来、夏兰哪里挡得住无限(热rè)(情qíng)?一个个都喝得酷面大醉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九呆丹力摇醒吕无病,喊道:“哥,你快去看看,很多人在店外要请你吃香灰呢!”

    吕无病一边揉着惺忸睡眼,一边叱道:“傻蛋,香灰是给人吃的吗?一大早就来触我霉头隐约间确实异见外头喧哗一片,吕无病把窗户推开一条小缝朝外看。啊呀不得了,只见客栈外的大街上聚满了百姓,都是提着供品焚香合十,碎语中是要求见、拜谢吕无病他们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门被踹开了,吓得吕无病一大跳。原来是慧来、钟浩毅和夏兰,一起嚷嚷着“无病,怎么办?怎么办?”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吕无病定下心神问道:“阿毅,你的伤势怎么样?”

    钟浩毅说道:“已经结痴,不碍事了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斩妖除魔都要跟我抢。逃跑却让我来拿主意,你们算是哪门子的朋友?全都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五个人拿好行囊结完账。然后由掌柜领着从厨房内的边门溜出了客栈。刚刚走到北城门,就看见(身shēn)后许多百姓追来。原来客栈掌柜前脚送走吕无病他们,后脚就到客栈门口把吕无病他们给出卖了!吕无病五人急忙催动胯下座骑,冲出北城门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幽冥界的鬼神都喜欢夜间行动,所以墓虎在大白天钻入一片密林里休息。正盘腿打坐,就听见有人说话,“墓虎,我总算找到你了。”是墓甥吻。

    墓虎睁开双眼问道:“你不是自己先走了吗,还来找我作什么?”

    墓烦吻厚颜无耻地说道:“墓虎你误会了。

    那天我先走是想把大家叫回来一起行动,并不是真就弃你墓虎而去啊!”

    “噗”一阵响动,一只大蝙蝠变化成*人形落了下来,开口说道:“墓甥吻说得没错,我能给他证明。墓虎,墓狼、墓蛛和墓蟾就是因为不听劝阻、偏要独自行动,所以已经被那几个有缘人杀死了。

    墓虎听见惊诧不已,说道:“墓蛛和墓蟾本就笨拙不堪,可墓狼一向聪明,他怎么就没有被你们劝回来?”

    墓蜡吻说道:“全是因为他的(性xìng)格害了他。墓虎你也知道,墓狼一向喜(爱ài)单独行动,劝不回来也是意料中的事

    墓虎说道:“难道那几个叫做有缘人的凡间娃娃真有那么厉害?”

    墓蝙蝠说道:“他们打斗时的(情qíng)形我都看见了,几个有缘人确实有些本事遂将三个墓中鬼神如何被杀死的(情qíng)形告诉了墓虎。

    墓虎听罢问道:“墓蝙蝠,你既然看见他们危险,你为什么不出手援救他们?”

    墓蝙蝠说道:“我何尝不想出手援救?可那几个有缘人都是突施绝招、败中求胜的,我想就墓狼他们也来不及呀

    墓烦吻说道:“墓蝙蝠说得没错。正因为这样,我们才更应该联起手来对付有缘人,到时所得的功劳我们也三个人平分。墓虎你觉得怎么样?”    墓虎问道:“墓烦吻,你准备怎么干?”

    墓蛹吻说道:“墓虎,墓蝙蝠会分(身shēn)术,到时由墓蝙蝠先用分(身shēn)将五个有缘人各自引去五个方向,然后你我合力扑击持有混沌鞭的吕元,病。只要混沌鞭到手,我们立即便走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墓虎想了一会儿,说道:“好,我答应你。不过混沌鞭到手后必须由我拿着。”

    墓蜡吻笑道:“当然、当然,在我们六个之中,只有你墓虎一向说话守信誉,我信得过你

    墓蝙蝠说道:“我也同意

    墓虎说道:“好,既然已经说定,你们就把计划详细地说上一说吧。”

    三头墓中鬼神在密林中计算起五个有缘人来”

    诗曰:

    冤魂无意做勉勉,

    枉死平民(日rì)夜伤。

    难断恶行今古是,

    人间何处问城隆?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