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蛆虫命案(下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二束正要施展系缚咒尖绑墓蟾,冷不防墓蟾从口中(射shè)联滑舌、直朝慧来卷去。

    慧来哪里还有闲暇施展系缚咒?忙不迭纵(身shēn)往边上跳去。刚刚跳开,墓蟾的长舌头就紧跟着追了过来。慧来只能再往边上跳,可墓蟾的长舌头稍一拐弯、又追(身shēn)而至。

    既然躲不开、那就只有逃了,慧来扭头就往圈外跑去。墓蟾的长舌头依旧紧追不舍,舌尖都((舔tiǎn)tiǎn)到慧来(屁pì)股了,却又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慧来心中大喜,暗道:原来你这只鬼神的舌头再长、也有到头的时候!扭转回来施展出了伏魔咒。莲花座台上幻出的光刃集成一束(射shè)向墓蟾。

    墓蟾也不含糊,吐出口中长舌在(身shēn)前轮转起来,把光刃全都挡了开去。

    慧来大惊,原来这个鬼神懂得以柔克网的道理。居然用软绵绵的舌头就把自己出的光刃给挡下了!看来自己的光刃不能对准一个地方(射shè)。自己得绕到这头鬼神的有后去。脑子里还没有想停当,集束光刃自动化开,想满天花雨般朝着墓蟾浑(身shēn)罩了过去。“没想到伏魔咒还可以这么用!”慧来忍不住高兴、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墓蟾见光刃漫天飞来,只能趴在地上缩成一团,然后依旧用长舌头在周(身shēn)轮番舞动、来阻挡光刃飞(射shè),只是要比先前吃力许多。长舌背面的皮(肉ròu)没有正面厚,已经有地方被光刃割开了口子,绿色血液顺着嘴角滴落下来。

    显然是距离太远、光刃无法给墓蟾造成致命伤,慧来一步步向墓蟾((逼bī)bī)近。等靠近墓蟾十丈左右。慧来把伏魔咒施展到极致,漫天光刃增加一倍飞(射shè)向墓蟾。

    墓蟾此时现出真(身shēn),原来是一头两丈长大的蟾蛤!

    墓蟾放弃格挡光刃,任由光刃砍落在自己长满疙瘩的厚皮上。而长舌头则突然卷向慧来,出其不意把慧来拦腰举了起来、往自己的大嘴里塞去,就像是捕食苍蝇、蚊子一样。

    慧来只觉得自己在半空中上下胡乱一阵翻腾,就被墓蟾吞下了肚子。浑(身shēn)让软绵绵的胃囊“包裹住,根本使不上半点劲。还有腥臭无比的胃液,几乎直接就能把人熏死。只有施展佛形冲了,慧来大喝一声“灭”双手托举(身shēn)形暴长两丈,结果把墓蟾的胃囊也撑大两丈。等慧来(身shēn)形缩回,胃囊也跟着缩了回去,根本撑不破。

    刻不容缓,慧来集中精神、鼓足所有念力再次施展佛形冲。随着一声大喝“灭”(身shēn)形居然暴长到了从未达到过的三丈高,但还是撑不破墓蟾的胃囊,更别说把墓蟾撑得四分五裂了。

    完了,黔驴技穷了,就连呼吸也没有氟气了。慧来除了等死,再也想不出解救自己的办法。这时,额并眉心处邪神拓光那一滴银白色的凝血自动弹出,落在慧来手中幻化成尘斩刀。

    慧来大喜,爆喝一声:“尘斩!”尘斩刀法随着爆喝声使出。

    刀影顿时在周(身shēn)舞成一个金属光球,就听见“噌、噌”声不断,所有碰上刀刃的骨(肉ròu)全被割裂。

    等尘斩刀法使尽,慧来头晕目眩都快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晕眩退去再看,慧来已经站在了墓蟾的肚子外头,尘斩刀也自动归入眉心,而墓蟾的骨(肉ròu)则四分五裂堆得到处都是。慧来又是惊喜又是劳累。索(性xìng)躺到在地、心中暗想:没想到这招尘斩刀法如此厉害!若非为了救命,以后还是少使为妙”

    钟浩毅从东门出城,飞快地在东南两处村庄外围跑了一圈,然后找到一个能兼顾所有村庄的地点。这个地点正好有一座石牌楼,钟浩毅纵(身shēn)跃上石牌楼顶。安坐下来听向四方。

    夜里很安静,所以听觉也比平时灵敏许多。一个多时辰下来,钟浩毅并没有听见什么异常响动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钟浩毅突然听见东北方向五里外有人奔来,奔跑的度似乎要比正常人快出许多。钟浩毅跃下石牌楼往东北方向迎去,没跑出几十步,这个人已经到了钟浩毅面前!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钟浩毅大声喝道。    这个人并不回答,自顾自说道:“瞎子、有缘人,杀!嗷、

    ,呜,”最后居然出一声狼嚎。

    没错。来得正是墓中六鬼神之墓狼。

    钟浩毅解下海天弓横在(胸xiōng)前。喝道:“慢着,你是不是来自幽冥界的鬼神?你究竟是谁、又是谁指派你来的?”往钟浩毅(身shēn)侧掠过。

    钟浩毅大惑不解,不是说要杀自己吗,怎么跑开 ”工怀没有停下,墓狼实然折转回来,前爪抓向钟浩毅微喙狠咬钟浩毅后脖颈。

    没想到墓狼如此(阴yīn)险歹毒!钟浩毅来不及转(身shēn),只能以朝前奔跑来躲避墓狼,左臂再朝后甩、(射shè)出一支水灵箭。

    “啪”水灵箭爆开、(射shè)中了墓狼,钟浩毅心中大定。正要转过(身shēn)来,(身shēn)背后又响起了疾扑声。原来水灵箭虽然(射shè)中墓狼、却并没有(射shè)伤墓狼。就在水灵箭要(射shè)穿墓狼皮(肉ròu)的时候,墓狼用难以想像的度纵跃到一旁,空留水灵箭独自爆裂开来。

    钟浩毅根本没时间闪避,只好勉强用海天弓往后捅。这一捅虽然化去了后脖颈被咬断。但是肩背上也留下八道深深的抓痕。

    墓狼不给钟浩毅任何喘息机会,继续盯着钟浩毅背后攻击。钟浩毅倒不怕墓狼这招,因为钟浩毅本来就不需要靠眼睛来看,而且天弓八打的招数有一半就是反打(身shēn)后的,(身shēn)前的敌人直接可以用箭(射shè)。怎奈墓狼的度实在太快,钟浩毅反打出的招数每每施展到一半,墓狼就变换了攻击点,弄得钟浩毅攻也不是守也不是,五招一过已经手忙脚乱了。稍一松懈,左半边(臀tún)部又着了一爪。

    这可如何是好?墓狼根本不愿和自己在正面对敌,自己除了防守就只剩下被撕咬。钟浩毅灵机一动,跑出十余步把背靠在了石牌坊的柱子上,这么一来,看墓狼还如何攻击自己后背!

    墓狼果然无法再攻击钟浩毅后背,两腿一蹬跃上石牌楼,然后由上往下扑击钟浩毅头顶。钟浩毅来不及拉开海天弓。便用左臂机弩对准头顶上连三箭水灵箭。水灵箭爆开,却依然伤不到墓狼。

    墓狼为了躲避水灵箭,也只能扭腰折向落在了地上。两脚网一着地、又扑向钟浩毅。钟浩毅水灵箭连珠(射shè)出,勉强把墓狼迫退回去。

    墓狼见自己数十次扑杀都无法将钟浩毅置于死地,(情qíng)急之下奔到五十丈外、化出了真(身shēn),果然是一头恶狼!唯一同恶狼不一样的地方是、墓狼的鼻粱正中还生有一根七寸长的角刺、异常尖锐。

    墓狼一跑远。钟浩毅也有了张弓搭箭的时间。海天弓弓拉满月。火网箭对准墓狼连珠(射shè)出。钟浩毅无法施展无悔箭,因为施展无悔箭需要足够时间运足丹力,双杀箭就更加别提了、不可能来得及。

    再看墓狼,四脚奔腾照样冲向钟浩毅。密密麻麻的火网箭虽然厉害。但是墓狼的(身shēn)躯似乎能随着火网箭割开的空气流动,左右稍作轻摇就避开了一支支火网箭。

    转瞬,墓狼便冲到钟浩毅面前,双爪抓住钟浩毅两肋,鼻梁上的角刺猛力刺向钟浩毅咽喉。

    钟浩毅往右躲开、却躲不开左肩,肩头被角刺扎透、痛彻心肺,就连手中海天弓也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伴随着钟浩毅一声痛叫,墓狼拔出了角刺。看见钟浩毅的左边脖子就在自己嘴巴底下,立即张开血盆大口咬落下去。    再想躲避已经不可能了。钟浩毅为了不让墓狼咬断自己脖子,下意识地用右手去推狼头,结果把整只右手连同小臂一起塞进了墓狼口中。

    “咔嚓、咔嚓”墓狼数番撕咬,却好像是咬在了钢柱上。墓狼心想:按理说眼前这小子的右臂就算是钢柱,也应该被自己要断了,可自己怎么就咬不伤他手臂分毫呢?

    不等墓狼想明白,就听见“突”一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墓狼开始全(身shēn)痉李,松开了钟浩毅被咬住的右手。但是墓狼依旧像挂在钟浩毅的右手上,勉强又蹬了几下腿、一动不动了。这才看清,有一支乌黑的箭头从墓狼背上透出。而这之箭的箭(身shēn)在哪里?那就只有钟浩毅最清楚、是邪神续长的白金指(套tào)环将钟浩毅中指和无名指化作了利箭,从墓狼口中把墓狼捅穿了。

    利箭自动收回,墓狼尸体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钟浩毅庆幸不已,长喘口气,又赶紧跪在地上调息丹力,要抓紧时间把伤口流出的鲜血运气封堵住。钟浩毅为什么要跪着调息呢?因为刚才打斗时、左半边(屁pì)股已被墓狼抓破,坐不下来了!

    黑夜过去、天空泛起鱼肚白,慧来和钟浩毅这才翻(身shēn)爬起,分别从城外摇摇晃晃回到了客栈。

    诗曰:

    离奇命案夜频。

    为救城民作隐侠。

    胡乱查寻村镇外,

    兵分两路鬼神杀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