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墓中鬼神(下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二贸庄,是个不大不小的村庄,就处在鄱阳湖的最南端 人讲入进贤庄,在庄中唯一一家客栈住下。

    夏兰(身shēn)上似乎有花不完的金豆子,所以一路之上全由夏兰结账,大家也只管好酒好菜的叫上桌。

    慧来问道:“无病,这几(日rì)怎么没见你肚子痛啊?”

    钟浩毅也跟着问道:“是啊无病,你怎么连一丝反应都没有?”

    吕无病笑道:“你们问的什么话?难道说我吕无病还怀上孩子了不成?”

    众人一同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冬夜,月亮很冷、也很皎洁。透过窗格子(射shè)入屋里,晃的人难以入睡。当然。对九呆无效,因为九呆早就在靠东墙的(床chuáng)上睡得呼噜震天响了。

    吕无病穿衣起(床chuáng)走入院中,院中一片寂静,月光倒是更亮了。吕无病索(性xìng)纵上屋顶,躺在屋顶上看月亮。

    突然,有一道(娇jiāo)小的(身shēn)影飞上屋顶,吕无病翻(身shēn)坐起急叫道:“满月姐!”等看清了才现,原来是夏兰。

    夏兰在吕无病(身shēn)旁坐下,手托香腮问道:“怎么了,又在想满月姐了?自从满月姐死后,我就没见你有一晚安心睡过。尤其是回到了华夏大地,你只一味赶路、赶路,停下来的时候也是一会儿呆、一会儿和城北说话,还偏偏装得像个没事人一样。你这样对自己,心里就会好过吗?”

    吕无病又躺了下去,双手枕在脑后说道:“阿兰,你别自作聪明了。我哪里是在想满月姐?我睡不着是在练功呢。”

    夏兰笑道:“你不是(爱ài)在出污的时候练功的吗,怎么从来不知道你晚上还会上屋顶练功啊?”

    吕无病背过(身shēn)去。说道:“阿兰,我现在没心思和你开玩笑,也没心思和你吵架,我就想一个人呆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夏兰无奈的看了吕无病一眼,站起(身shēn)说道:“那好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网走了三步。又听见吕无病说道:“叫你走你就走啊,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过我的话?”

    夏兰偷偷一笑,又折回来坐在了吕无病(身shēn)旁。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吵架我今晚是不想了。阿兰。你能不能找些话题陪我一起聊聊?”

    夏兰眼珠一转,说道:“你的事该知道的我全知道,不该知道的你也不会告诉我。你说让我找话题。我找出话题来你也不会说的。”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你看你这人,没让你陪我你偏要来陪我、让你找话题聊天你又故意刁难我,你究竟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夏兰嗔道:“吕无病,你怎么把话倒过来说啊?”

    两个人都鼓足腮帮子瞪向对方,不一会儿居然相互笑了起来!吕无病说道:“阿兰,也不知为了什么,咱们老是没说上几句话、就会吵起来。你说怪不怪?”

    夏兰抬起头来望着月亮,说道:“无病,那你有没有和满月姐吵过架?”

    吕无病想了又想,说道:“好像没有?不记得了。再说满月姐一个女孩子,我怎么好意思跟她吵架?”

    “哦,你的意思是说、我不是女按子?”夏兰(娇jiāo)嗔道:“吕无病,你说话可不能太欺负人啊?”

    吕无病露出了古怪笑容,说道:“你以为自己穿女装就是女孩子啦。哈”你就别装了,你骗得了慧来他们可骗不了我。你别忘了。我亲眼看见过你的小**!哈,”

    夏兰这才想起,自己曾经的了隐瞒(身shēn)份而施展出幻术同吕无病比赛撒尿的事,心中顿时大惊!原来无病心中一直没将此事忘了,怪不得对自己总是若即若离、(阴yīn)阳怪气的。急忙解释道:“无病。事(情qíng)不是这样的。我告诉你,我可

    “哎呦哇!”吕无病这时突然手捂肚子喊起疼来,哪里还顾得上听夏兰说些什么,赶紧取出《山河八骏图》来看。

    《山河八骏图》上果然又现出了一匹天马,四蹄陷入泥潭之中,正拼命挣扎着。

    天马的左侧是个湖,位置应该在鄱阳湖东侧不远。

    吕无病问道:“阿兰,这匹天马又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阿兰急道:“我也不知道,月光下怎么看得出其貌特征?没工夫和你闲聊了,我得快去救天马。”说罢,跳下屋顶不见了。

    吕无病收起《山河八骏图》小也朝着鄱阳湖东侧急奔而去。

    夏兰从地下腾(身shēn)而出,果然看见了天马,只见这匹天马四肢深陷在泥潭之中不停挣扎,却就是无法挣脱出来。夏兰施展出“金珠固土术”朝着泥潭里弹落一滴金珠。泥潭顿时现出一条坚硬如铁的土路直通到天马(身shēn)前。怕天马的(身shēn)体被固土凝住,川 珠固十术只能施展到天马周(身shēn)就停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天马也已看见夏兰,双眼落泪、哀声悲鸣不停。

    夏兰伸手去抓天马,又不知道该抓哪里好?抓住耳朵、鬃毛,根本就吃不上力,反倒把天马扯得痛叫连连、马的(身shēn)躯又陷进泥潭不少。夏兰急得双脚猛跺、大声喊叫:“怎么无病还不来?这,”这叫我一吓。女孩子怎么救天马啊?”

    看着天马无助的样子,夏兰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心中暗道:得找根绳子栓住马脖子,这样才能使上劲把天马拽出泥潭。突然看见不远处有一片竹林,顿时计上心来!纵到竹林边幻出指上飞鳞剑,只一挥,飞鳞剑上飞出的剑刃已经砍断了百余根竹子。    夏兰将竹子上的枝叶削去、只剩光溜溜一杆竹竿,然后双臂夹起十来竹竿拖到天马(身shēn)旁,举起一根贴着马肚子斜插进泥潭中,接着隔开一点再同样插入一根。等五根竹竿插结实,又绕到天马另一侧插入五根竹竿。这么一来,十根从天马两侧(胸xiōng)肋下斜插入的竹竿先挡住了天马不再下陷。

    夏兰见吕无病还没赶来,只能一边咒骂吕无病、一边再去削竹竿。五六十根竹杆插入天马(身shēn)下、已经变成了竹排,天马的(身shēn)躯总算能使上劲了。

    夏兰在一旁又举着竹竿帮天马把两条前腿从泥潭中拔出,使天马的前蹄能搭上(身shēn)下竹排。天马前蹄用劲,奋力将两条后腿也从泥潭中拔了出来。四蹄一蹬,纵到了夏兰(身shēn)边。

    再烦再累也值了,夏兰欣喜地一拍马背,说道:“总算没辜负本姑娘拼命救你,不像无病那个浑小子,关键时候不知道又躲在哪儿想他的满月姐去了。”却现手掌沾满了天马(身shēn)上的淤泥,又说道:“走,随本姑娘去湖里洗干净了,也好让本姑娘瞧一瞧你的庐山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等天马(身shēn)上的淤泥全都洗净。夏兰借着月光朝天马仔细看去。只见这匹天马头高九尺、(身shēn)长丈二。双眼细长、暗透晶芒。从头至尾连一根杂毛也没有,枣红色的皮毛泛着晕光。头脖抖晃,鬃毛就像燃烧着的火焰一样。夏兰不由得大喜道:“好一匹盗骗,今天归了本姑娘我了!哈”全然不顾自己笑的有些很放肆!

    吕无病并非没有赶去帮夏兰。只是网沿着鄱阳湖由南折向东 便遇上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(情qíng)。

    要救天马,路上必须经过一片野树杖子。林子并不茂密,月光透过树梢照在地上、再加寒风惊动枝叶,这都让林子里显得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吕无病冲进林子里没跑几步,似有若无听见了林中还有脚步声。放缓奔跑侧耳听去,隐隐约约好像是动物爬行声、又像是夜鸟飞扑声。停下来朝四处仔细看,什么也没有、连声响也没有了。吕无病心中大奇,暗道:难道是自己这几天没睡好,所以脑子里产生了幻觉?不管了。还是快去帮阿兰救天马要紧。抬步再朝前奔。

    左脚落下、右脚网抬起来,整个人突然朝前跌去,右脚踝象被什么东西钩住了。吕无病翻过(身shēn)来想看,却感到左脚突然也被绑住,这才意识到自己是中了暗算。正要赶紧去解两脚上的捆绑,两脚却被往后拖去。吕无病失去重心使不上劲,整个人顿时被倒着吊了起来。还想提腰拱背去扯脚上绑绳,突然两手手腕也被(套tào)住、一同扯直了。吕无病心中大惊、拼命挣扎,却只是徒劳而已。

    这时,吕无病看见有一双毛耸耸的腿脚走向自己。目光再朝上瞧。面前这个人满脸都长着如同钢针一般的毫毛,鸡蛋大一双眼睛就像会光的甲壳,鼻子嘴巴团在一起说不出的怪异,这个人还能叫做人吗?简直就是一头妖怪。原来这头妖怪正是高天将军派出的六个墓中鬼神之一、墓蛛。

    吕无病喝道:“你是谁,为什么耍暗算我?”

    墓蛛也很诧异,说道:“咦,你被我的“千腐尘丝。缠住居然还能说话!难道你不怕毒吗?”

    吕无病喝道:“什么“豆腐丝。?你知道我是谁就用毒丝绑我?快给我松开了。”

    墓蛛说道:“想要松开不难,不过得等我明白了。说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说出来吓死你,我就是天上地下都很有名气的战神吕无病。怎么着。还不快帮我解开?”

    诗曰:

    泥潭(身shēn)陷动哀声,

    夜半出行遇鬼神。

    巧计救得天马命,

    英雄遭困野林深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