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城北死不得(下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;艺叉问道!,那你们几介小为什么不随陈大将军一起饭赞”

    陈祥说道:“我们三个在延平城都是上有老、下有小的人,哪里走得了?正因为这样。大将军才把城北托付给了我们,我们对不起大将军。对不起五勇将军啊!”

    九呆看着城北的模样也是心痛不已,拍着城北脖子说道:“城北,以后你也跟着我哥。哥给我吃什么,我也给你吃什么

    钟浩毅说道:“九呆,城北是吃草的。不能和你一样吃(肉ròu)

    九呆听见了对城北说道:“原来你不吃(肉ròu),你同和尚一模一样嘛!呵

    慧来在一旁皱眉摇头不已。

    夏兰听陈祥解释得还算合乎(情qíng)理,掏出三颗金豆子交给了陈祥。说道:“陈祥你听好,城北我们要牵走,你们三个随便去买一匹马来应付那个军校。还有。此事不可再泄露出去了

    陈祥接过金豆子。三个人磕头不止。

    吕无病唤上城北,五人一马走出了陈大将军府。果然。城中巡防的军士都打着朱元璋的旗号。延平城已物是人非了。

    天色早已漆黑一片,五咋小人只能在延平城中找了客栈住下。店堂里酒菜已经端上了桌。九呆也拿着大盘子等在桌旁,只差吕无病还没有来。

    夏兰皱眉说道:“无病呢。他去哪儿啦?。

    钟浩毅笑道:“网给他的城北洗弄干净。现在正一边喂着城北、一边和城北聊天呢!”

    “什么嘛?他自己肚子不饿、也不能让那么多人等他呀!”夏兰扭头又对九呆说道:“去,把你哥叫来

    九呆说道:“叫过了,没用。我哥正和城北一起忙着吃草,他没空的,他连我都不理

    夏兰攥紧了拳头叫道:“那你就把他给我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了、不好了  ”小吕无病一路大叫着跑了回来,掏出《让 河八骏图》嚷道:“又踹我了。一定是天马又有感应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同往图上看去,只见图上同时出现了两匹马、在一座山头上相互撕咬缠斗不休。夏兰说道:“是夜行十万里的“白义。和疾奔生云的“华腑”这个地方应该是茫((荡dàng)dàng)山。我先去了撕下一条鸡腿跑出客栈,施展地行术而去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吕无病还想问夏兰,却早没了夏兰的踪影。

    慧来急喊道:“什么怎么办?有两匹呢。我得去抢一匹。

    ”说罢,冲出了客栈。

    钟浩毅喝道:“既然规则是用抢的,那我也不客气了。”话声未落。也没了人影。

    九呆问道:“哥,你不去抢?”

    吕无病笑道:“我已经有城北了,还去跟他们抢什么抢?”

    九呆又问道:“你有了、那我呢?”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你急什么?就算他们都弄到了天马,不还得剩下三匹吗?到时候剩下的三匹天马随你挑。

    九呆笑道:“呵,哥真聪明、哥还会数数,九呆我就不会

    吕无病哭笑不得,喝道:“那你会不会吃饭?快吃饭吧!”    约莫一吓,时辰不到,夏兰三人回到了客栈。吕无病看见三人都垂头丧气一言不。问道:“怎么了几个,天马呢?”

    夏兰撅起小嘴气恼道:“真倒霉,两匹天马全都死了,一匹也没给本姑娘我留下

    吕无病大吃一惊,凑近了夏兰的脸问道:“怎么都死了?快告诉我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夏兰瞧着吕无病埋怨道:“讨厌,人家心(情qíng)不好,不想同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钟浩毅在一旁说道:“说来也好笑,二匹天马居然为了争夺一棵灵芝草而相互撕咬。等我们赶到,二匹天马已经相互缠咬死了。我们只好将天马安葬。然后才回来。呶。这就是那棵灵芝草钟浩毅将一棵灵芝草放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这哪里是天马?这简直就是两头蠢驴嘛!死了也罢吕无病说罢,拿起灵芝草来看。

    这棵灵芝草是白色的,冠面也刻,拳头大(肉ròu)却有两寸来厚。吕无病说道:“小小一棵灵芝草又有什么稀奇的。居然能毁了两匹天马?”

    夏兰撕下盘子中另一条鸡腿,一边啃着一边说道:“这不叫灵芝草。这是株难得一见的芝参了它依附树木灵气而生、吸收月亮精气而长,没有一千年长不到那么大。吃下去能够养颜驻容、延年益寿。百病消除、白骨生肌

    吕无病打断了夏兰问道:“什么叫白骨生鸡?。

    夏兰说道:“这么说吧,你吕无病如果被人削去了皮(肉ròu)露出骨头,只要吃下少许的芝参,皮(肉ròu)马上以出二消生长出来小要不了几天就宗好如初      ※

    “有那么灵?不过我可用不着,我是一(身shēn)的铜皮铁骨。对了。哈吕无病突然大笑着跑进后院。不一会儿,又得意洋洋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夏兰问道:“无病,我话还没有讲完呢。你去哪儿了?”又看见吕无病两手空空,问道:“那株芝参呢?”

    吕无病晃着脑袋说道:“你不是说芝参能白骨生肌吗?我的城北正好破了皮(肉ròu)。我就拿芝参给它生肌去了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?吕无病,你”你夏兰气得说不上话来了。

    慧来劝道:“一株芝参而已。阿兰你何必生那么大气?算了。算了

    “算了?你知道什么?夏兰嚷道:“刚才那江小子没有让我把话说完。我告诉你慧来。如果把这株芝参炖入鸡汤也好、炖入蹄膀汤也好。我们五吓。人一人一碗喝下去,至少能增加六十年修为。六十年啊,慧来你想一想,六十年后你是什么模样?。

    “吕无病你这介”慧来狂怒,却现吕无病早就不在店堂里了。只好哭丧着脸喊道:“吕无病你这个八呆,我怎么就认识了你?天啊”弥勒佛!

    第二天。再看城北己经大不一样了。不仅(身shēn)上伤口全部愈合,就连脱落的皮毛也已长出,浑(身shēn)有一层暗蓝色宝光笼罩,双眼(射shè)出炯炯目光。用不了几天喂养。一定又和从前一样神骏不凡!

    五个人在延平城内转了一圈。见城中有军士在卖战场上缴获的战马。便由夏兰掏金子买下了四匹强健好马。五个人一同出北城门而去”

    幽冥界阿鼻地的绝州城。城头已经换上了墨(日rì)轮鬼王的墨(日rì)旗。墨(日rì)轮鬼王入驻绝州城府衙,同一帮文臣武将在共商事宜。

    殊神将军说道:“大王。现在阿鼻地已尽归大王所有,幽冥界派出的援兵也在(阴yīn)山道上被杀得(屁pì)滚尿流。大王。末将以为我军应该一鼓作气攻上阎罗王的耀灵宫。那时。幽冥界就唯我王独尊了!哈”。

    一帮文臣武将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墨(日rì)轮鬼王也笑了两声,然后说道:“虽说孤王的大军打了几场胜仗。但只能算伤到了幽冥界的皮毛而已,并没有伤及他们的筋骨。众位(爱ài)卿万万不可大意啊!”

    群臣齐声说道:“大王英明

    高天将军说道:“大王。末将有事启奏。”

    墨(日rì)轮鬼王抬手说道:“高天将军请讲。”

    高天将军说道:“大王。今(日rì)有凡间的探子来报,那五个有缘人已经从仙界三岛十洲回到华夏大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那他们当中有没有人带回一支非金非铁的九节鞭?”墨(日rì)轮鬼王显得非常激动。

    高天将军说道:“有,就在那个叫吕无病的小子(身shēn)上。”

    墨(日rì)轮鬼王喝道:“好,太好了!高天将军。那支九节鞭名叫混沌鞭。是当年鸡蛋吕浑所使兵器。你不是派过一个细作混在他们里面吗,能不能让她尽快把混沌鞭取回来?”

    高天将军垂下头,说道:“大王,末将惭愧。末将派在他们里头的细作并没有随那五个有缘人回来。想必是被他们现了

    墨(日rì)轮鬼王皱眉说道:“怎么那么不小心?细作若是落在仙神手中,对我们终究不太有利啊

    高天将军说道:“这吓,大王倒不必担心。末将给这个细作按上七窍玲珑心时、顺手又在七窍玲珑心上绑了一道火咒。

    这道火咒除了末将无人能解,而且末将在网得到消息时就动了火咒,就算细作是一只有九条(性xìng)命的猫魁。她也活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便好墨(日rì)轮鬼王说道:“可是这支混沌鞭、高天将军还要替孤王去取回来。”

    高天将军说道:“大王。末将马上着手去办这件事(情qíng),务必尽快取回混沌鞭

    墨(日rì)轮鬼王说道:“孤王的大军能拿下阿鼻地,各个劳苦功高。孤王宣布、大军修正十(日rì),攻占幽冥界当徐徐图之。高天将军,去凡界取混沌鞭的事(情qíng)有你主持。人选你尽可在三军之中挑选,选出的无论是谁、皆听凭你调遣。众将士都不得有误。”

    高天将军说道:“大王。三军中的将军们都有重任在(身shēn),末将还不想劳动诸位将军。末将想先派遣手下的六员副将前去

    诗曰:

    图观天马比豪强,

    一朵芝参双猝亡。

    又入延平伤感地,

    寻回城北奋蹄扬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