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艳潭香汗(下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:算夫妇老到夏(身shēn)旁,莫邪说道!“泣种宝剑拿到几联次处凶器,留在这里才是我夫妇的玩具。夏兰姑娘,山崖下是个水潭,我夫妇二人每次铸完宝剑,就会把宝剑扔进潭里去。宝剑最好的结局就是永不出世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前辈说得有理。”县兰虽然替那些宝剑感到惋惜,心中却也知道莫邪说的没有错。

    莫邪说道:“夏兰姑娘,天马上就要黑了,咱们还是先回家吧?”

    等干将夫妇收拾完,县兰随着干将夫妇一同回到了干将夫妇的家中。

    至此,夏兰一连三(日rì)都在岛上各处寻找邪神飞扬,只可惜跑遍了每个地方,也没有现邪神飞扬的一丝踪迹。

    第四(日rì),夏兰只是盲目地到处乱转,直等天黑了方才往干将家中走回。心中也拿不准自己是应该继续找下去,还是放弃?走着走着,居然来到了山崖下的水潭边。

    水潭不大,估计不会过两亩田地。

    有一道细小的瀑水从山崖上泻落,敲在潭中出插丁玲咚珑”的响声、很是悦耳。弦月新挂,将山峦、树木、周围的夜景一起映照在潭面上,偶有一阵山风吹来,倒影在水潭中的夹竹桃似在向人招手。水潭的四周很安静,好像都在聆听着潭中奏响的旋律。

    夏兰看向潭中,能一直看到水潭底下。水潭底下果然躺着无数宝剑,象鱼一样散出片片鳞光。

    潭水竟然那么清澈,清澈得让人不由自主地浑(身shēn)痒。是的。连续数(日rì)只顾四处奔波,(身shēn)上都有汗味儿了!夏兰朝四周环视一圈,心中笑道:这里是仙家之岛,哪里会有人来偷窥?我自己也未免太小心了。还是洗澡要紧。    夏兰打散一头乌,一边缓慢地解开衣服、一边还在往四下瞧看。确实没有人,因为所有人都在书外屏住呼吸看着她。

    衣物总算全都脱下来了,夏兰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入潭中。

    知道画家为什么会对女人的**(情qíng)有独钟吗?知道不是画家为什么也会对女人的**(情qíng)有独钟吗?

    因为是女人的**、女人**的轮廓、女人(身shēn)上的每一根线条,都是那么柔和、那么多变,她涵盖了所有山河美景的起伏迭客,她让人心也随之起伏迭富、舍不得把眼睛移开。

    该吃“头塔板”了!别罗嗦了,还是快用心看吧。

    夏兰的脚踏破了潭面,涟漪随着脚踝散开。倒影朦胧了,只为烘托出夏兰那一双修长的双腿、比定窑瓷还高洁的双腿。当双腿没入潭中,浑圆微翘的(臀tún)部又展现开来,那是柔韧和柔软的结合,像在呼唤着心底最原始的狂野。接着是绵软的腰肢,在潭面上轻轻扭动着,正等待一双手去衡量它的细窄。背部,有一层温润的晕光,垂下的丝轻抚着,如同在书写数不尽的美好。背部?她不转过来?是的,夏兰没有转过来,两条白玉般的手臂在水潭中尽(情qíng)舒展开,游舟了潭中央。

    山谷中的幽潭美吗?远远比不上有个浴女在潭中来的美!

    夏兰在水潭中游来游去,暂时可以把任务、把邪神飞扬、把毛满月、把一切烦恼抛诸脑后,有的只是惬意、是自赏、脸上漾起了欢乐的笑容。

    突然,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寒光从眼角利过。

    夏兰迅游上岸、穿起衣服,朝着寒光传来的地方仔细瞧去。

    是瀑水挂落的地方。两旁是山崖岩壁,中间是瀑水,没有可疑的地方。难道是自己看花眼了?莫非刚才是瀑水中水珠反(射shè)出的光晃了眼睛?不对,那绝不是瀑水反光,那明明是种金属寒光。夏兰小心翼翼朝瀑水走去。

    瀑水后面似乎长着一大片山藤。夏兰幻出指上光剑,伸过瀑水插向山藤。山藤之下居然是空的,没有岩壁。夏兰绞动光剑斩断山藤,运足夜视目力朝里看去,原来瀑水背后的山藤下藏着一个山洞。

    夏兰顿感心跳加,暗道:洞内一定有蹊跷!没准邪神飞扬就藏在这个山洞之中。夏兰不再多想,光剑前(挺tǐng),伸脚踏进洞中。洞口处的岩壁上插着一口宝剑,式样古朴、锋刃有寒冷流光闪动,和干将莫邪夫妇打制的毒剑一模一样。刚才看见的寒光,应该就是从这口宝剑上反(射shè)出的。可是宝剑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插在这个洞内的岩壁上呢?干将莫邪夫妇不可能知道瀑水后有山洞,那就是另有其人所为。夏兰打起十二万分精神,光剑护(身shēn)再朝里走。

    走出七八步,“咔嚓”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?夏兰低头

    右,二有口宝兰避开宝剑再往里老,甭道内不刚甘玩有宝剑插在岩壁上、或是遗落在地下。

    前面似乎到了甫道的尽头,夏兰侧(身shēn)紧靠住岩壁朝里瞧。果然是个石室,石室内上下前后三丈左右高方、并不大。中间岩墙前有一张石榻,石榻上还坐着一个人,两腿盘起、双掌平推,正闭着双眼在修炼吐纳。一口宝剑凌空悬在这个人的面前,剑刃一明一暗吐着寒光。而这个人的(身shēn)上也是一暗一明闪着寒光,像是在同宝剑出的寒光呼应着。

    夏兰又朝石室四周仔细打量一番,现再没有其它异常了,举步走出,指上光剑直指石室中人喝道:“邪神飞扬,快快束手就擒。”

    石室中人双眼怒张,眼眸中(射shè)出的寒光晃得人睁不开眼睛。沉声喝道:“什么人,居然也敢只(身shēn)犯险?你以为我飞扬是那么好对付的吗?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就是飞扬!”夏兰欣喜不已,(娇jiāo)叱道:“邪神飞扬。今天本姑娘不仅要对付你,还要将你生擒活拿了!看剑。”指上光剑挑飞阻挡在面前的悬空宝剑,又直刺向飞扬咽喉。

    邪神飞扬并起右手食中二指,居然也幻出一把指上光剑!架住夏兰光剑喝问道:“你说要擒拿我,难道连理由都不给一个吗?”

    夏兰撩开飞扬的指上光剑,后撤两步说道:“你这个太古邪神人人得而诛之,捉拿你还需要什么理由?”

    邪神飞扬听见仰长叹道:“唉,当初的混沌世界多好啊?没有疆域、没有纷争,没有时间、没有生死。可恨那盘古尊,非要开天辟地、弄出这许多事来

    夏兰说道:“当今世界五彩缤纷,各类族群将息繁衍,又有什么不好?混沌世界一片灰尘、没有生机,又有什么好的?你这个邪神一意孤行不受教化,居然还敢诽谤当今世界的美好?”

    邪神飞扬说道:“即便再好。与我又有什么干系?我只想回到原来的混沌世界,过着原来的(日rì)子就行了。可是你们偏偏不放过我,要我受教于你们的生活法则,太没道理了!”

    夏兰喝道:“有道理也好、没道理好,反正我今天非将你拿下不可指上光剑再刺飞扬(胸xiōng)膛。

    邪神飞扬用光剑轻轻拨开夏兰的光剑。说道:小姑娘,至少应该告诉我你是谁吧?否则我飞扬连今天杀的是谁都不知道,岂非太无趣了?”

    夏兰被飞扬的光剑轻轻一带就攻歪了方向,整个人还差些站立不稳跌倒在地,心中不觉得怒火中烧,嗔道:“小姑(奶nǎi)(奶nǎi)我姓夏名兰,你给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飞扬有些诧异,问道:“夏兰。?我怎么看、你都不像是天庭派来的兵将。你既然不是天庭天将,捉我去又是为何?”

    夏兰说道:“我乃是三界选出的有缘人,(身shēn)份要比天庭派下的天兵天将高的多,捉你还要什么理由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三界选中的有缘人?哈飞扬出一阵诡异的狂笑,说道:“好、好,那你就来捉我吧,我看玉帝今后还能把我怎么样?哈”双脚着地(挺tǐng)(身shēn)站起,指上光剑平举在(胸xiōng)前。

    这才看清,飞扬要比夏兰高出两个头不止。

    夏兰沉肘(挺tǐng)剑,光剑直刺向飞扬咽嘻。    飞扬不躲不让,指上光剑也朝前刺,两把光剑的剑尖的居然刺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夏兰没有料到飞扬的光剑招法会这般使用,急忙往后跃开、想重新出招。没想到,两把光剑的剑尖就像被粘住了一般,而且飞扬的光剑还在朝前刺。夏兰没有办法,只能用左手握住右腕一同使力,这才将飞扬的光剑抵住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夏兰已经顶不住了,指上却依旧能感觉到飞扬的力量在增加。心中不(禁jìn)暗道:没想到邪神飞扬这么厉害,我平时的苦练、再加上太上老君的仙丹相助,居然还不是他的对手!无论如何,自己一定要顶住。想罢,唤出了金海魔龙。

    金海魔龙(身shēn)形巨大,网一现(身shēn)便占满了大半个石室,根本无法施展。金海魔龙便从口中吐出舌头,变成金锥子扎向飞扬。

    “丁”金锥子直接(射shè)穿飞扬的(胸xiōng)膛,钉在了地上。奇怪的是,飞扬好象没事人一样,变成了一具幻(身shēn)。

    诗曰:

    双禽作坠耳金环,

    幽潭清粼沐夏兰。

    得遇飞扬挥指剑,

    莫邪干将锻锋山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