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逃离凤麟洲(下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尸  尸化作水银钻到地底下尖慧来很刀慌陈,知道自己这么说根本就没有信服力,又赶紧补充道:“是真的。我把拓光撕成了四月,也不知道为了什么,拓光的尸全部变成水银、渗进岩土中去了。弥勒佛!我是出家人,出家人不打诳语的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,你把我们全当作三岁小儿来骗吗?”墨玉麒麟吼道:“姑且不同你争论拓光的尸有没有变作水银,你先看看你自己的模样。有哪一点像个和尚?。

    “相信我,我真的是和尚。不信的话我立刻就可以背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给你听慧来急得都快语无伦次了。

    墨玉麒麟喝道:“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?我们这里网学会说话的幼麒麟都会背。来呀,将这个小小凡人先拿下了再说

    慧来急得大吼:“等一等、等一等,你们凭什么就耍抓我?。

    墨玉麒麟喝道:“就凭你敢擅闯我族的麒麟冢,今天便是杀了你也不嫌多

    白玉麒麟止住墨玉麒麟,说道:小凡人,此洞(穴xué)乃是我麒麟族历代族长的长眠之地。你擅自闯入胡闹、(骚sāo)扰我祖先不说,到了目前这个时候居然还敢变出这么多谎言。快说,你来我麒麟冢的真正目的是什么?如若不说,那就只有将你拿下再做拷问了

    “真的是真的,哎呀,我真的是来抓拓光的。”慧来哪里解释得清?突然想起药老伯,开口说道:“我今天在瑞山上还救了一个采药的老伯,是他告诉我邪神拓光藏在你们瑞山最高的那个麒麟洞(穴xué)中的。对了,你们之中有(奸jiān)细,是他帮助拓光藏在这个洞里的。我还亲眼看见。有一头五彩麒麟在追杀那个药老伯。”    边上有一头五彩麒麟从众麒麟中走出,轻蔑地看了慧来一眼,扭头对白玉麒麟说道:“族长。今天我确实追赶过一个山农模样的人。可因为的是、我看见那个山农模样的人正抓住族长的儿子在拼命踢打。所以我才去追赶那个山农的。这个小小凡人也在,山农就是被他接应走的

    “这事我已经听我儿子说过了白玉麒麟扭头看向慧来,怒张双目喝道:“原来你和那个,打我儿子的人是一伙的!哼哼,你还有什么谎话要说?。

    慧来完全被搞糊涂了,自己明明是救了药老伯,现在却怎么又成了药老伯的接应?更何况邪神拓光确确实实就是藏在了这个麒麟冢内。

    这时,总算有麒葳现了被破坏的坟茔。立刻大声惊叫起来。其它麒麟看见,各个群(情qíng)激昂,低吼声不断。

    墨玉麒麟则怒吼道:“给我上。如果小小凡人胆敢反抗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一头头麒麟怒气冲天,把慧来严严实实围在了正中央,又一步一步慢慢((逼bī)bī)向慧来。

    慧来心中又惊又怒,惊的是有那么多麒麟、自己根本不可能打得过。怒的是自己说的明明是真话、却偏叫它们给冤枉了。只能张口喝道:“我慧来所言是真是假,有(日rì)月可鉴。倒是你们这群号称瑞兽的畜生,不明是非、不辨真假,而且还几番数次轻慢于我凡人。好。今天我慧来就和你们拼个鱼死网破说着说着,突然想起了梵阿舍**师刚刚教会自己的涤心言,慧来心道:何不趁着将死之际施展一回?

    只见慧来双手合十,一心持住涤心言,口中大声喝道:“全都给我趴下

    怪事果然生了。只见众麒麟一头接着一头往地上趴去,瞬间就全倒下了。

    此时不逃更待何时?慧来大喜过望,踩着麒麟的(身shēn)体跃入甭道。又从甫道奔出洞(穴xué)、一路往山下逃去。

    白玉麒麟和墨玉麒麟的法力修为应该是最强的,慧来刚刚钻入甫道。它们俩便各自站了起来。大声喝醒众麒麟,一路尾随慧来追下让 去。

    慧来朝着东方跑出半个多时辰,已经看见了前方的丘岗,而(身shēn)后麒麟族群追赶的蹄声也越来越响。慧来不敢往回看。生怕看见了两腿会软、再也没了逃跑的勇气。是的,有时候逃跑也需要莫大勇气。

    总算奔上了丘岗,海岸应该也不远,慧来了疯似的朝着寻瑞桥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曙光升起、天亮了,一缕阳光把寻瑞桥照得金光烁烁。

    慧来心中一喜,脚下又加了三力,管不上(身shēn)后已经追到很近的麒麟族群,只顾拼命朝寻瑞桥上跑。

    这时,就听见(身shēn)后有大声喊叫:“寻瑞桥神金麒麟听令,快快将那凡人堵住是白玉麒麟的喊声。

    接不网踏卜寻瑞桥。眼前就出现了寻瑞桥神金麒常以叹重演。立刻施展出了涤心言,口中大喝道:“金麒麟赶快让开一旁。”

    金麒麟果然听话,横移两步让开通路。

    慧来迅越过金麒麟,急中生智再次喊道:“金麒麟,快帮我挡住众麒麟。”

    金麒麟立即重回寻瑞桥中央,屈膝埋对准了冲上桥来的麒麟族群。

    只不过延迟了一会儿,麒麟族群又追了上来。但是就这么丑会儿的延迟,足以让慧来有时间逃到海岸边。慧来纵上海岸边一块大石,双脚一蹬高高跃起,然后“噗嗵”一声跳进了海中。

    众麒麟纷纷攀上岸边的岩石,可惜为时已晚。望向大海,只见慧来从海中慢慢浮出,一边大喘粗气、一边朝岸上众麒麟挥手。(身shēn)下则有一头海豚将慧来托住,缓缓的游向远方。

    墨玉麒麟埋怨金麒麟道:“你怎么一回事?族长叫你挡住那个小凡人。你倒好,反过来把我们给拦下了!”

    金麒麟说道:“我怎么知道是怎么一回事?是那个凡人让我挡住你们,,哎,我怎么就听那个小小凡人的话了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,别看那个叫慧来的只是一个小小凡人,可他先前使出的却是佛陀讲经时所使的法术,名叫“涤心言。我以前在西天听阿弥陀佛讲经时、就看见阿弥陀佛使过。你们看。他即会佛门涤心言。又懂得海族的唤海术,实在不简单啊!”白玉麒麟(禁jìn)不住叹道:“欺。这个叫慧来的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金麒麟上前一步,说道:“族长,我听这个叫慧来的说过,他说他自己是有缘人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有缘人?”白玉麒麟似有所悟,说道:“那就不用再寻解释了。大家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凤麟洲岛上,又恢复了数千年来一直就有的平静。

    夏兰要去的是北极玄洲岛,因为从来没有去过,所以夏兰不敢使出地行术。怕万一露出地面时、却是在海底!便只好老老实实的施展唤海术,驾驻海豚前往。但夏兰听魔蝶公主讲起过北极玄洲岛的(情qíng)况,知道北极共有炎洲和玄洲两座仙岛,靠左方较大的一座岛是炎洲岛,靠右方那座较小的才是玄洲岛,所以不会认错了方向。

    从南岸踏上玄洲岛,能看见岛上遍布山岗丘陵,每座山岗上都有不少神仙宫室。夏兰抬起脚步准备往岛中行去。

    这时,就听见空中有一连串的燕雀急叫声传来。夏兰手搭凉棚抬头望去,居然看见天空中聚起了一团又一团各种颜色的云朵,有黑、白、红、黄、蓝五色、层层叠起。云层中,还有一个小黑点“叽叽喳喳”急叫着迅飞落,原来是一只“凭霄雀”

    夏兰自然识得着凭霄雀这种鸟,相传凭霄雀是舜帝在位时才有的一种鸟类,口中能吐出五色之气、氤氲成云。它栖于树上时便是鸟,落在地上时能化作鼠,还会说一些秘密语,所以时常会把天地间的一些信息告诉舜帝。舜帝在位时能够做到风调雨顺、国泰民安,这凭霄雀可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。只等舜帝驾崩,凭霄雀偷来天壤为舜帝作坟。之后,凡界就再也没有凭霄雀的踪迹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只凭霄雀似乎是在躲逃什么?慌不择路、居然朝着夏兰一头撞来。夏兰抬起双手来接凭霄雀,凭霄雀停在夏兰掌中叫了几声,便自说自话钻入夏兰的前(胸xiōng)衣襟、藏进了怀中。    空中又响起一声鸟鸣、很像凤凰的鸣叫。有一个黑点冲破了重重五色云、朝夏兰的头顶飞扑下来。

    这只鸟不比山鸡大,却长着铁爪铜喙,双翅扑扇、飞得要比苍鹰还快出数倍。眨眼间,就飞到了夏兰头顶三丈处,不停地盘旋着。

    夏兰全神戒备、仔细看向这只飞鸟,现这只飞鸟的每个眼睛里都生有两个瞳仁,果然就是太古魔鸟“重明鸟”据说,天上的鸟类以凤凰和大鹏鸟为神尊,却独以这种重明鸟为魔尊。凤凰和大鹏鸟若是看见了重明鸟,那就只有远远躲开的份儿。却从来不敢正面相对。

    凭霄雀知道重明鸟就在眼前,吓得藏在夏兰怀中不停颤、上下乱窜。

    重明鸟似乎看出了端倪,却扭过头去冲天飞走。

    诗曰:

    岛中峰顶月清幽,

    夜战邪神万世的。

    擅闯麒麟绝(禁jìn)地,

    荒唐逃越凤鳞州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