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五章 蜃兽(下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书友QQ群:101707149

    …沿长和水弄们早凡经胆颤心寒、失瑰落魄,驾驶着,渊狐刁  拼命想冲出海市蜃楼。结果几番努力全都白费,“搏浪号”始终还在海市蜃楼的包围之中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柳下男对孙船长说道:“孙船长,眼前的岛屿其实都是幻影,你们根本不必绕开它。你们瞧准一个方向笔直开,别管前面有没有岛屿挡住。”

    孙船长立即在罗盘上校对好方向,“搏浪号”一直线朝前疾驶。

    眼看着就要撞上小岛了,水手们索都紧闭双眼。

    船并没有撞上小岛。再等等,还是没有生撞击,哪怕只是一丝触碰的感觉都没有。众人缓缓睁开眼睛、这才现,“搏浪号。象被钉住了一样,始终差着四五丈没有撞上小乌。看着船尾被带起的浪花。船又明明是在向前开动、并没有停下。想来是四周的海市蜃楼一直随着船在移动,无论船往那个方向驶,海市蜃楼始终把船包裹在了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水手们依旧不死心,胡乱又冲了好几个方向。结果还是一模一样。无法冲出海市蜃楼。

    十数番折腾。天黑了。船上不敢点灯,怕火光会招惹蜃。不点灯也害怕,幽静而又深邃的夜让人毛骨悚然。没有人敢闭上眼睛,都铆足了精神警惧着大海。

    天光大放,黑夜到了尽头。应该是大晴天,可看不见太阳,海市蜃楼的幻影依然笼罩在“搏浪号”四周,众人期盼了一夜的曙光并没有带给人希望。

    精疲力竭加上绝望,水手们一个个都垂头丧气地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嘭。搏浪号”突然遇上了猛烈的撞击。众人连滚带爬、各自找寻固定物抓住,脸上都显露出无比的惊悚。

    “嘭”又是一下,船摇晃得更厉害了。有水手已经无法抓牢冉定物,在船舱里、甲板上乱滚起来。

    ,  万比

    蜃见两下都没有把船里的猎物震出来。使足了劲再撞船底。

    “搏浪号”朝着左边猛然掀翻过去,三支桅杆和海面前快接近平行了。

    蜃从海中直立而起,伸出舌头、吐着蛇信,要把一名吊在桅杆上的水手卷去。

    这名水手也算灵巧,看见蜃的舌头卷来。腰一扭手一松,整个人往下跌在船舷墙上,总算躲过一劫。而那支桅杆,则“咔嚓”一声被蜃的长舌打成两截。

    船的倾斜之力已尽,接着又往回去。

    蜃从左面钻入海中、迅从右面窜出,长舌再次卷向一名挂在左舷墙上的水手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数十人在甲板上蜃谁都不攻击,攻击的偏偏还是原先那个水手。

    水手刚刚抓牢了船舷,已经来不及作出反应。也是这个水手命不该绝,蜃的长舌就差数寸还没触到这个水手,“搏浪号”又了过去。右边船舷正好把长舌隔开。

    蜃饿着肚子岂肯罢休?又往右边蹿去,脑袋露出水面一看,船的摇晃之力正在减弱、已经看不见甲板上的人了。

    蜃索冲出海面,躯直竖起七八丈高,巨大的脑袋左右摇晃、寻找它的猎物。

    还是原先那个水手!蜃脖颈先往后一缩,然后脑袋前伸、长舌疾吐而出。

    “嗖、嗖、嗖三支火网箭向空中,一支对准了蜃的前腹部。一支向蜃的七寸要害。一支直取舌叉中间。

    蜃没有防备,三支火网箭箭箭中。这三全部位没有鳞甲保护。被箭尖扎入后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。蜃似乎也疼痛不堪,巨夫脑袋一通猛摇、钻入海中。

    撞击的余力让“搏浪号”再摇晃了一会儿,平稳下来。

    毛满月说道:“估计蜃马上就会重新再来攻击,大家快想想。有没有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慧来说道:“好象蜃很怕阿毅的火网箭,等它再次出来时,让阿毅它几千几百箭,就算不死它也要把它弄个半不遂。”

    毛满月说道:“不行的慧来,蜃已经吃过阿毅一次亏,再攻击时,它有可能轻易不会露出海面了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则好像根本没把生死当回事儿,说道:“慧来,我现你现在说话的腔调越来越像我啦!哈,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是不是没心没肺呀?”慧来喝道:“别人都在想怎么对付蜃,你居然还有闲暇调侃人?你不是说你的歪瓜脑袋比我聪明吗。有本事你想个办法出来呀?”

    “这有何难?蜃不就是在海里找不到,想找几块吃嘛?我把你慧来扔下海去”哎、对了”。吕无病灵光一现,扭动着脑袋四下乱找。

    原来孙船长依旧蜷缩在了甲板上,双手紧紧搂住缆桩。

    吕无病上前扶起孙船长,

    孙船长被蜃吓得不轻,又听见吕无病没头没尾的问话,茫然地说道:“吕公子,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们平常吃的啊,难不成还是人?”吕无病说道。

    孙船长答道:“都在底舱的冰库里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问道:“有多少?。

    孙船长说道:“出航之前我一共采买了三千二百斤,除去这些天吃掉的新鲜猪、羊、牛再加上一些脖,大概还剩下两千多斤。怎么了吕公子,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“要干嘛?我要用这些去喂蜃,把它喂饱后自然就不吃人了。”吕无病说道:“快。你快令水手们去把全都抬上甲板

    水手们等不及孙船长下令,全都已经飞奔下了底舱。

    刚网抬上甲板,“嘭”的一下,蜃又开始撞船了。火网箭燃起的大火早已被海水淹灭,蜃也应该痛缓了过来。

    慧来一个箭步冲到堆前,伸手抓住一只猪蹄,半井猪飞向了海中。

    蜃从海中露出脑袋,张嘴接住船上飞出来的猪,又迅潜了下去。估计它是害怕钟浩毅再用火网箭它。

    “嘭”又是一下,慧来再次扔下半月猪。如此这般,蜃一共撞了十三下,慧来配合蜃扔出十三月猪。等慧来第十四次抓住猪蹄时。蜃已经不在撞击“搏浪号。”应该是吃饱走了。

    慧来放下猪蹄说道:“无病。这回我真弃始佩服起你的脑袋了!”

    “哪里、哪里?哈,过奖、过奖。”吕无病笑道:“等你哪天中了尸毒、也不能运用**力法术时,你的脑子同样会聪明许多的”。

    慧来驳道:“是真的吗?要不你先在你的弟弟上试一试,没准九呆的脑子一下就聪明过了八呆!哈

    柳下男在一旁叱道:“你们还有时间说笑?快点想想怎么样才能脱海市蜃楼吧

    柳下男一加入,三个人的立场又变了。吕无病和慧来相互搭着肩膀,齐声笑道:“《万宝全书》找我们俩想办法?哈”

    毛满月也责怪起吕无病和慧来:“你们俩闹什么?各样类还剩下一半多一点,估井最多只能支持两天。两天之后,咱们该怎么办?。

    吕无病和慧来诧异地看着毛满月,吕无病问道:“满月姐,这怎么可能?你居然和阿男站一头。哦,打是亲、骂是,你一定是看上阿男这个白脸了。对吧?”

    比。,  万

    毛满月和柳下男气得同声大嚷:“吕无病你胡说什么?”各自伸出一只手,就要去拧吕无病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我有办法了,你们住手,我有办法了!”吕无病一边闪躲、一边大叫。

    毛满月和柳下男又是齐声问道: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吕无病的表突然变得正经八倍,走到船舷旁望着大海,说道:“等到了第三天,我要把蜃给毒死。”

    慧来笑道:“你说什么笑话?连你自己都中了尸毒,凭什么还说要把蜃毒死?鬼才相信你。哈等笑到一半,心中闪过一个**头,赶紧止住大笑问道:“无病,你该不会是想象毒死海和尚一样、以喂蜃吧?”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!”钟浩毅、柳下男、毛满月同时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?我活着也是废人一个,还不如拼着一死帮你们渡过劫难呢吕无病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大家都能感觉得出,吕无病并没有说着玩,毛满月和柳下男都已经落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慧来说道:“其实这应该是我的任务。无病,我有坚甲咒护,蜃咬不死我,拿我喂蜃才是最佳人选。等我落到了蜃的腹中,然后再用佛形冲杀它

    吕无病问道:“那么再然后呢?让我们这一帮子兄弟姐妹看着你在海里活活淹死不成?”

    “淹死、淹死有”什么不好?淹死总比毒死好看些吧?”慧来苦笑道。

    柳下男说道:“不行,你们俩说得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让我们想办法的吗?”吕无病和慧来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毛满月说道:“阿男说得对,你们俩的法子都不成,还得另外再想想  ”

    吕无病打了个哈欠说道:“办法有的是。不过你们得慢慢想,我就不奉陪了。一夜没睡,我要赶快去补上一拜  。说罢,扭往船舱走去。

    诗曰:

    海升岛屿赞神奇,

    访仙家半面现

    原是蜃妖幻影动。

    四方不辨人迷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