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三章 一起找仙人去(上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书友QQ群:101707149

    二出赌馆后,慧来不夭后怕地说道!妈呀,弥勒佛!巡样巩及有去挡赌神碗底一口,否则后果真不可想象。对了无病,你怎么会猜到我会没有出手挡迷龙的?”

    “哈”因为我比你聪明呗。我一拿出《宫图》来,就知道你慧来的心思和迷龙一样全落在这上头了,哪里还会想到要对付迷龙啊?”吕无病椰愉道。

    慧来听见喝道:“吕无病,我现在打你就像打只小鸡仔,你可千万不要惹我火啊。

    快微  。

    “好、好、好,算我怕了你,这总成了吧!”吕无病装着无奈地说道:“真是秀才遇到兵、有理说不清,还有君子动口、小人

    “你还要扯闲篇?”慧来双手握拳怒喝道。

    “得了、得了,我说、我说吕无病说道:“告诉你,事先我根本就没有想到你会不会去挡住迷龙这件事,我只是在事后才判断出是你忘了去当迷龙的手指一叩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不可能有这么快的反应、也不可能有那么聪明的。”慧来说道:“对了,一定是满月姐用捻丝成音的方法告诉你的,对吧?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,你哪里能够算得准?”吕无病说道:“告诉你慧来,我的智慧绝不容小觑,我从小就聪明!要不是现在没法运用罡气丹力解决事,否则我才懒得动我的聪明脑袋呢!哈”笑声里有苦味,、时无多矣。

    众人回到了引凤楼,一直睡到中午才起,五个人揣着银票前往刺桐港。

    果然在刺桐港的船坞里看见了三四十丈长大的三桅老闸船、“搏浪号

    孙船长正好在船上。双方相互行过礼,吕无病说道:“孙船长,我们都考虑好了,两万两银子也带来了,你这里没有变卦吧?”

    孙船长说道:“生意人最要紧的就是守信,我怎么会变卦?“搏浪号。还要修整两天,趁这两天我再给船上多添一些水食供给。诸位。后天一早“搏浪号。便会停在外泊上,到时还请诸位尽早登船。”

    五人重新回到引凤楼,也没有什么心思去各处游玩,就这么干耗了两天。

    第三天一早,五个人准备齐全、背上行囊,等上了“搏浪号”。

    和孙船长打过照面、给付了两万两银子,孙船长命船上水手将五人带去了船舱休息。五个人在房中摆好行囊,便在“搏浪号”上玩耍起来。

    “搏浪号”足有三十余丈长大,船舱盖起三层,蔚为壮观。五个人一会儿钻入底舱,一会儿又攀上最高层的驾驶舱,看着一望无边的大海都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这时,听见登船口有人在说话:“孙船长,我师兄弟二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孙船长,我尹明子也上船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,请诸位先进船舱歇息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几个大惑不解,奔过去问道:“孙船长,那几个人是怎么回事?这趟船我们不是包租下来了吗,你怎么还可以搭载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孙船长说道三“就三位道长。他们和你们一样。都是船监处的公差介绍来的。,我也没办法,这论公有着管辖、论私有着交,让我也推脱不了不是!不要紧的,这三个道长也是要去寻找仙岛的 在海上你们正好能搭个伴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和同伴们互望一眼,只好无奈地说道:“算了,就这样吧。对了孙船长,后头不会再有人来了吧?”

    孙船长赔笑道:“吕公子,呵  ”还有一个、最后一个,就也没有了    “好了孙船长,等到最俊这个人一到。我们立即启航。”吕无病说道。

    孙船长答道:“是、是。一定开船。”

    “孙船长,我来了船舷处响起的声音非常耳熟,还有冰兰沐的香味!

    大家全都扭头望去。

    “是阿男!阿男,,阿男,”

    踏板上走来的果然就是阿男!除了毛满月,其他人全都大喊大叫着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昌无病急窜到船舷旁,伸出手臂让柳下男搭住了上船。

    柳下男双脚网一踏上船板,吕无病就带着哭腔喊道:“阿男,太好了,总算又遇上你了!你快救我、快救我,这几天我都快把自己吓死了呀”。

    柳下男诧异道:“你怎么啦,怎么一见面就要疯?等我和大伙打了招呼再同你说”等安现吕无病眉心的那道黑线,柳下男不由得很是紧张。伸出双手牢牢抓住吕无病两鬓,仔细盯着吕无病眉心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片玄,柳下男长叹一声说道:“居然是尸毒!事怎么会变成了这样?太出人意外了,这可叫我如何是好?。

    吕无病…二一二问道!“阿男是不是我没得救丫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柳下男双眼含泪摇起了头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落下泪来,包括站在远处的毛满月。

    吕无病反倒冷静下来,强作欢笑道:“没事的阿男,死就死了,正好能够到幽冥界陪我的义勇大哥去。”

    阿男抹去泪水说道:“救是没得救了,不过要死还不致于。”

    昌无病听见了大吼:“娘娘腔你究竟是什么意思?都什么时候了,现在说两头话是要急死人的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柳下男此刻怎能再同吕无病计较?说道:“无病你先别急,我有办法保你不死,只是没有办法帮你解毒。”

    昌无病急道:“这、这、这,阿男你说得明白一些,否则我又哪里听得懂?”    柳下男说道:“无病,你中的是僵尸之毒,而且还是修炼成飞天夜叉的僵尸毒。据我所知,要解这种毒只有杀了施毒的这头飞天夜叉。除此,在没有其它方法了。”从怀内掏出一颗丹丸递给吕无病 又说道:“这颗丹丸是用冰兰花制成的“冰兰丹”它只能帮你把体内的毒素冻住,减缓毒素攻入心脏的度,你快服下吧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只是减缓毒素攻入心脏的度?我服下它也就是多活几而已,算了,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柳下男说道:“这颗冰兰丹减缓毒素攻八心脏的度足可以够你活上两辈子,”

    还没等柳下男把话说完,吕无病已经夺过冰兰丹、吞下了肚中。

    柳下男被吕无病的神逗得“噗嗤”一笑,转而又愁眉深锁的说道:“无病,虽然冰兰丹能帮你冻住毒素,可你还是不能催动体内丹力,否则一样会毒气攻心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岂不就是一个废人了?从今往后,你们要是吵架吵不过我、出我可怎么办呀?”吕无病问道。

    柳下男忍不住又笑了出来,说道:“只要你的尸毒一天没解 我就一天不同你吵架。这总成了吧?”

    吕无病叹道:“唉,那也太没劲了。何以解忧?唯有吵架啊!”

    天生的豁达和面对死亡时的豁达毕竟不同。

    这时,听见孙船长站在驾驶舱中喊道:“起钴,”升帆,”左满舵”出航!”

    “搏浪号”启动了,驶向无边无际的大海。

    午餐时刻,五个。人难得坐在了一张桌上吃饭,九呆依旧陪着黑妞蹲在角落。只是柳下男自上船起,就和毛满月没有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三个道士分坐两桌,师兄弟两人是一桌,尹明子独占一桌。

    尹明子年纪在二十岁左右,虽说长得五官端正、眉清目秀,可是整张脸却又显得饱经了风霜雨雪。估计是尹明子看见同行有些耐不住,抱拳上前对两位师兄弟道士说道:“两位道兄好,贫道尹明子有礼了。

    师兄弟两个道士年纪都在三十岁左右,一个高瘦、一个矮胖。二人看见尹明子过来打招呼,一起站起回礼。矮胖道士说道:“尹明子道兄好,贫道箫同度见过尹道兄。”又手指高瘦的道士说道:“这位是贫道的师弟箫同冲。”

    三个见罢礼后,箫同度和箫同冲邀请尹明子同桌吃饭。

    尹明子问道:“贫道看两位道兄形举止似乎是修炼丹道的,两位道兄莫不是全真门下吧?”

    箫同度叹道:“,也算是、也不算是。”

    尹明子不解道:“哦,这又是怎么个说法?”

    箫同度说道:“当今天下道教已逐渐融合成了正一和全真两大教派。贫道和师弟本是太一般派的弟子,如果今天没有离开师门,那倒是该算作全真教了。”

    尹明子诧异道:“两位道兄,听话语,好想你们并不愿意成为全真教的弟子?”

    箫同冲说道:“太一般全教上下就贫道和师兄二人不愿加入全真教,所以才出海远游的。”

    箫同度说道:“当今天下的道教不是正一般就是全真教,已经容不得其他教派生存了。也不瞒尹道兄,贫道和师弟见此形,还不如携手出海、寻找那神仙所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尹道兄你呢?”箫同冲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”同是天涯沦落人罢了!”尹明子说道:“说出来二位道兄恐怕不相信,其实贫道是楼观派祖师尹喜的唯一后人。”

    箫同度和箫同冲听见此话,果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。

    原来楼观派早在周朝就已经创建,相传是老子西出函谷关时 将《道德经》授予了关令尹喜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