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一章 逛妓院去喽(上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书友QQ群:101707149

    二落月环以为吕丹病要尖吵架,损住昌病说道!训一讣是不好的女人,不值得和她们吵嘴。我们还是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加快了脚步,反倒是钟浩毅站着没动。钟浩毅一向是最明事理的一个”怎么难道说他对勾栏院感兴趣?

    吕无病上前唤道:“阿毅。你这是怎么了?那里面可是勾栏院啊。莫非你真想去逛一回?。

    钟浩毅侧过头去不理会昌无病。

    “弥勒佛”。慧来上前说道:“不会吧阿毅?邪可是人最大的心魔啊!阿毅,你一定要忍

    钟浩毅背转去,还是不理会。

    吕无病和慧来一起绕到钟浩毅面前、想开口再劝,钟浩毅抬头说道:“没错,一定是他,那个盗神展雄就在这家勾栏院中!”

    吕无病三个惊讶万分,七嘴八舌让钟浩毅再听仔细些。

    钟浩毅说道:“我听清楚了。盗神展雄就在三楼左边第二间房中!”

    吕无病大笑道:“哈,展雄啊展雄、你个熊,小爷我看你还往哪里跑?”说罢就要冲进艺芳馆。

    毛满月急忙揪住吕无病衣脖领子,说道:“盗神展雄很是狡猾,如果你明着冲上去,一准会让他溜走。现在我们人多,不如就给他来个天罗地网、十面埋伏,把他堵死了再生擒活拿!

    慧来已经跃跃试了,急问道:“满月姐你快说,我们怎么个埋伏法?”

    毛满月将众人唤到一旁角落,又仔细看了看艺芳馆的四周地形。说道:“待会儿阿毅去三楼房外的廊台上守着,绝不可让盗神展雄跳楼逃走。我到屋顶守住天窗。同时居高临下防备盗神展雄从不知道的地方开溜。慧来你守住大门,别让他夺门而出。大家都记住,这家艺芳馆中人员繁杂,想凭一己之力大打出手一定会引起人群惶恐、局势混乱。这样就会给盗神展雄有了可乘之机。    所以大家只要把盗神展雄退即可,等我们三人形成了合围之势后再活拿他

    慧来和钟浩毅齐应一声“明白

    吕无病问道:“那我呢?满月姐,你不会让我只看白戏、什么都不干吧?。

    毛满月笑道:“我怎么会把你干晾着?我要你独自一人扮作客进艺芳 ,”

    “什么,要让我这今天上地下都很有名气的战神去当客?。吕无病急道:“要去你去,我不干

    毛满月说道:“你不去也行,本来就是想着为你报仇雪恨的,既,然你不去,阿毅、慧来,咱们收工吧!”

    慧来和钟浩毅笑着答应:“好嘞!”同毛满月一起转要走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、等一等嘛,你们怎么可以说走就走?”吕无病伸臂拦住三人,说道:“呵,诸位,替我吕无病报仇事可那个盗跃的上还有我们的一千两银票不是?如果我们能把银票抢回来,然后再夺他几千几百两做罚款,我们不是又有赌本了吗?好啦、好啦,我就做一回客。这总成了吧!但是满月姐。你不会真让我去故女吧?那也太,太那个什么了!”

    三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毛满月说道:“你想得到美!我是说让你扮成客,谁又让你真去故女了?再说就算真让你去**女,你上有银子吗?哈,好了、好了。你只要假扮成一个想**女的毛头小子,然后进入艺芳馆走到三楼。把盗神展雄从房内惊出来就算完。怎么样?。

    吕无病长喘一口气,说道:“就这么简单?我还以为真让我去**女呢!这事好办,我进去了说完就朝艺芳馆内走去。

    毛满月不忘嘱咐道:“无病,只要完成了任务就行,可千万不要被那故女们迷花了眼啊”。又对慧来和钟浩毅说道:“我们各就各位,活拿盗跃

    三个人纵向各自的岗位。

    吕无病大摇大摆走到艺芳馆门前,就被门口两个花枝招展的粉头椅住了胳膊。左边的粉头说道:“还是公子你聪明,知道撇开了同伴独自来快活!待会儿小媚一定把公子伺候得忘了回家该走哪条路。”一边说。一边把前**往吕无病手肘上猛蹭。

    吕无病一个懵懂少年,哪里又经历过这种场面?耳边的话语象吹着软风,手臂上贴着的**象琳面杖摊面,也不知道该应答些什么,只有一张面孔涨得通红,早忘没了要勇闯勾栏院的潇洒劲儿。

    右边的粉头看见了掩鼻笑道:“公子,你的脸怎么那么红?公子不会是第一次来我们这种地方玩吧?”

    吕无病“儿:双眼喝道!胡说八道,小爷我是老吃老做的老客。炽

    “咯,”两个粉头忍不住大笑起来,哪里听说过称自己是老客的客?叫小媚的**粉头贴近了吕无病的耳朵轻声说道:“我的亲亲好公子,你要真的是,童子鸡”姐姐我不但不要你花钱,事后姐姐还送一个红包给你,好不好?。

    吕无病双臂一抖、挣开了两个粉头,大喝道:“谁要你的红包?小爷我怀里有的是银子。今天来你们艺芳馆,我就要找最贵最漂亮的姑娘,和你们俩个,不相干。”说罢赶紧朝门里冲去。

    两个粉头见勾引不住吕无病,只能冲着吕无病的后背骂上几声,又回到门口招揽生意去了。

    没了粉头们的贴依偎,吕无病迅恢复了大模大样的姿态。可没走上几步,堂里的其他粉头们又涌了上来!

    勾栏院里的粉头们自然个个都是“樱桃樊素口、杨柳小蛮腰”穿着背子、抹,戴着珠钗金步摇。上还擦满了各样香粉,足以把一个,正常男子熏得“”致勃!一句话,这些粉头们你只能说有不喜欢的。但却无法讲有不漂亮的。

    吕无病急忙窜上楼梯口,扭转来大喊:“不许动,全都不许动!”

    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半老徐娘走了上来,笑问吕无病道:“这位公子。你一定是第一次来吧?妈妈我给你挑一个漂亮姑娘怎么样?。幕来这个半老徐娘就是艺芳馆的老爆子老鸠子以前的称谓。

    “那”那你能不能先让她们全都退了去,我就和”和你说话”。吕无病根本不懂在勾栏院里该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“咯,,原来公子喜好这一口啊!可惜妈妈我老了,早已经不接客了。除非”除非公子是个“童子鸡”那妈妈我倒贴你一晚上也无妨!咯”老爆子喝退了粉头们,又一边说着话、一边眉飞色舞地靠向吕无病,脸上居然也会升起两朵红云!

    吕无病双手急摇。说道:“误会了、误会了。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来”哎呀,该怎么说呢?”

    老爆子诧异道:“公子,有那么多姑娘你瞧不上,妈妈我倒贴你你也不干,那你来艺芳馆干嘛来了?”

    看着大堂里的客和粉头们狎戏调笑,脑中又想起以前在茶馆店听老茶客们的说话,吕无病生出了急智,马上学着眼前那些客的嘴脸笑道:“妈妈这里的姑娘们一个比一个漂亮。简直让我都看花眼了。不过说起话来还要属和妈妈最亲了,不如就由妈妈来陪我吧?”

    老爆子脸上又乐开了花,上前搭住吕无病肩膀说道:“我就说嘛,公子,有妈妈来陪公子,待会儿一定让公子知道什么才是享乐人生。什么才叫飘飘仙!”

    吕无病伸手指向三楼,说道:“妈妈,能不能带我去最高那层?那里比较清静”我怕万一被熟人遇上,回家就不能和父母亲交待了!,    “知道、知道,咯”。老爆子改搀住吕无病的手,两人并肩朝三楼走去。此时的老爆子内心一定在幻想着,怎样对面前这只“童子鸡。下口!

    一路应付着说话,吕无病总算走到了三楼。

    网进入一间空房,老爆子便急不可耐地脱去了背子,露出绣着大红牡丹的抹。苗条的腰肢加上一对微,简直比豆慧年华的少女材还要好!

    都不知道吕无病是真的看痴了、还是存心摆出一副痴呆模样?双眉高高挑起、两眼不眨一眨,合不拢的嘴巴不晓得是想说话、还是耍流口水。

    老爆子看见了抬起手背捂嘴偷笑,精心保养的肌肤细嫩洁白,在灯光下泛起一层莹光。

    老爆子细腰轻扭、几步款款,靠在了吕无病肩头,一边去解吕无病衣带,一边说道:“公子,你喜欢点着灯呢、还是把灯吹灭了?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,干你们这一行的、也不洗一洗就和我干那事儿?。吕无病问道。

    老爆子说道:“妈妈我很久没有接过客了,上自然是干净的,公子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不行,连吃饭前都要洗手,何况干那事儿能不洗干净么?再说,,再说我这个人有洁癖

    “哈”公子敢来勾栏院玩。居然还有洁癖?”老爆子大笑不止,说道:“好、好、好,就依着你。你先歇着,妈妈我洗干净了就来。”扭出门。下楼关照龟奴打水去了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