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章 九呆假冒将军(上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毛满月揶揄道:“是太好了!如此一来,你们几个还去什么地方杀人呢?”

    吕无病三人“啊呀”一声,全都愣在了当场。(诚意为您营造一个舒适的读书环境)没有人杀,就表示柳下男不会再现阻拦大家。也就是说,唯一可能找出柳下男的方法也失去了!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邢义勇宽慰众人道:“其实大哥已经没什么事了,你们也不必那么担心。对了,既然敌军已经退去,你们就不用再随我去守城,大哥自己去一趟大将军府,就回来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邢义勇突然手捂口、双目怒突。

    众人一齐上前扶住邢义勇,问道:“大哥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邢义勇勉强冲众弟妹们一笑,实在忍不住,一股污血夺口而出,整个人直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众人大叫着“大哥”,把邢义勇抬回房中榻上,邢义勇却紧闭双眼不肯醒来。

    只一会儿,府中下人把大夫和陈友定都请来了。等大夫诊查完,陈友定上前问道:“大夫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大夫说道:“大将军,邢将军应该是中毒了。”

    陈友定急问道:“中的是什么毒?可还能解吗?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,老夫行医三数十年,却也查不出邢将军所中的是什么毒。唉,其实是什么毒都不重要了,毒气早已攻入心脏,就算是大罗金仙在此,也救不了。”大夫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听见,一个个都泪流满面,就连钟浩毅一双瞎瞳、也落下泪来。只是碍于还没有到最后时刻,所以都忍着没有嚎陶大哭。

    陈友定怎么肯罢休?双手抱拳对大夫说道:“大夫,请您再想想法子吧?无论是牛黄马宝、还是红花紫草,再金贵的药我都买得起。哪怕大夫说是要龙肝凤胆,我也会派所有兵将去寻,只要能救活了我的义勇兄弟。大夫,闽中八郡的安危不能没有义勇啊!”一通话说得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大夫也是老泪纵横,又是摇头、又是摆手,长叹一声道:“唉……大将军,邢将军的恩德闽中百姓谁人不知啊?如果能救我回邢将军,老夫宁愿拿一家老小的命来换也不打紧。可是……可惜……唉……”说罢,默默起药匣。

    陈友定说道:“大夫,本将军还有一事相求,望大夫一定要答应本将军。”

    大夫说道:“大将军有事尽管吩咐,只要是老夫能做得到的,老夫决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陈友定说道:“就是邢将军的伤,请大夫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,哪怕是至亲骨也不能说。因为这关系到闽中百姓的安危,行吗?”

    大夫说道:“大将军请放心,老夫我懂得个中道理。老夫指天发誓,若是消息从老夫嘴里漏出,老夫甘受天火灭门的报应。”

    陈友定说道:“大夫言重了!”

    大夫背起药匣,说道:“言再重,也及不上大将军和邢将军守护闽中的责任重,老夫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送走大夫,众人被陈友定召唤到了大堂。刚刚落座,邢府下人就来禀报:“大将军,府外有位刘伯温刘先生造访。他说他知道了邢将军患小伤,想来探望一下邢将军。”

    陈友定惊道:“他怎么会知道义勇伤了?”

    毛满月说道:“大将军,估计是刘伯温昨在城楼上看见义勇大哥的左臂负伤,所以今天来探究虚实来了。但他一定不会知道、大哥已经卧榻不起。”

    陈友定放下心来,对下人说道:“你随便找个理由,把刘先生挡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不等下人退去,毛满月急道:“大将军不可。既然刘伯温是来探究虚实的,就不能把他挡回去。刘伯温此人一向谨慎小心、算无遗漏,大将军要是把他挡回去,他一定会起疑心的。再要是数不见义勇大哥露面,闽中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陈友定说道:“这可如何是好?现在义勇昏迷不醒,总不见得就这样让刘伯温进来探望义勇吧?”

    毛满月也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吕无病目光落向了蹲在墙角的九呆,突然大喊道:“我有办法了!”把在座众人都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陈友定急忙问道:“无病,是什么办法?你快说。”

    因为是陈友定动问,吕无病也不好意思拿腔拿调,说道:“大将军,我看九呆的材和义勇大哥差不多,不如让九呆穿上大哥的铠甲冒充大哥。然后着下人把刘伯温引进大堂,由大将军同刘伯温干旋,我们则和九呆假冒的义勇大哥在花园内打拳玩耍,让刘伯温远远看见却瞧不真切。只要大将军把刘伯温唬弄走,就算大功告成了。”

    陈友定脸上先喜后忧,说道:“办法是不错,可是论说话我不一定是刘伯温的对手,待会儿万一被他用话拿住,本将军可没有办法阻挡他走向你们。”

    毛满月说道:“大的办法无病已经想出,至于大将军所说的就无须多虑了。到时只要他刘伯温敢踏进花园,我管叫刘伯温抱着脑袋羞愧而走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就好!那你们还不快些去准备?”见无病几个都去奔忙了,陈友定冲下人说道:“去,把刘先生请来客堂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刘伯温被请进了大堂,看见堂上坐着的是陈友定,急忙抱拳说道:“原来大将军也来看望邢将军啦!不知道邢将军伤得重不重?伯温略懂一些医术,如果有需要,伯温愿尽绵薄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刘先生不用急,请先坐下说话吧!”陈友定说道:“来呀,给刘先生看茶。”

    刘伯温并不坐下,反而显出很焦虑的样子说道:“大将军,伯温哪有心思喝茶?昨看见邢将军左臂负伤、几乎都举不起来了,伯温心中很是焦急,不如让伯温先给邢将军治一治伤再说吧?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不劳刘先生了!义勇左臂只是皮伤而已,已经不妨事。刘先生不信请看。”陈友定一边说着,一边指向花园中的众人。

    刘伯温从窗口望去,只见邢义勇穿铠甲背对自己、坐在了一个石墩上,还不停地挥动着左臂,像是在指点吕无病几个打拳。

    有钟浩毅在,大堂内陈友定和刘伯温的对话自然听得一清二楚,然后再指挥九呆这样动、那样做,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“刘先生,还是请坐下喝茶说话吧?”陈友定说道。

    刘伯温果然是个谨道:“大将军,伯温这次是特来拜见邢将军的,不如让伯温先拜见过了邢将军,大家再一起坐下来说话吧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个……也好,也好!”陈友定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刘伯温见陈友定神色犹疑不定,心中狐疑起来,快步绕出大堂,朝花园走去。陈友定只能陪着一起走向花园。

    刘伯温的一举一动钟浩毅已经告诉了毛满月,毛满月赶紧迎头拦了上去,说道:“原来是刘伯温、刘军师!请问刘先生来此做什么?”

    刘伯温抱拳说道:“毛姑娘好,在下此次是特意来拜见邢将军的。”

    毛满月故意望向刘伯温双手,说道:“呦,原来刘先生喜欢抱着拳拜访人家,刘先生好节约啊!哈……”

    刘伯温听见了尴尬不已,说道:“这个,这个……在下以为邢将军上有伤,想尽快前来为邢将军医治,所以来时匆忙忘了携带礼物。”

    毛满月笑道:“不要紧的刘先生,我们义勇大哥他什么都不缺。”又扭头对着花园里喊道:“义勇大哥,刘伯温、刘先生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就听见九呆假冒的邢义勇瓮声瓮气说道:“怎么,大将军还没杀他啊?要不是蓝玉逃得快,哼!”

    一旁吕无病凑趣的说道:“义勇大哥莫要气恼,昨无病已经把蓝玉那个吃大便的痛打了一顿,无病送给大哥的宝马就是从他那里抢来的!”

    慧来跟着说道:“是啊大哥,你先消消气。刘先生和那个蓝玉不同,刘先生是大将军请来的座上宾,待会儿你骂他几句就是了,可千万莫要一怒之下把他给捏死了。”

    假邢义勇沉声喝道:“一丘之貉!”

    显然,九呆说得话都是钟浩毅在小声教他!

    陈友定说道:“刘先生请移步。有本将军在此,义勇他不会放肆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、是,大将军先请。”刘伯温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。

    陈友定傻了!本来想帮上一两句腔,没想到自己这句话根本不在配合之内。

    那一头钟浩毅急道:“无病快去帮忙。“

    吕无病赶忙迎上前去,一时间却又想不出来要说什么,只好挡在刘伯温前,瞪大双眼把刘伯温从头看到脚,又从脚看到头。

    刘伯温被吕无病看得浑发毛,问道:“吕公子,在下有什么地方不对吗?”

    有了来言,自然也就有了去语。吕无病装成和毛满月耳语几句,然后说道:“刘先生没有什么地方不对。我不找刘先生,我找大将军有话说。”然后象生拉硬拽般把陈友定朝外推。又扭头对毛满月说道:“满月姐,你快请刘先生过去,别让大哥等急了。”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