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章 刘伯温做卧底(上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刘伯温已将《道德经》的本末讲完,举双手抱拳对陈友定说道:“大将军,也不知伯温有没有猜对?”

    陈友定说道:“这本书本来是闽中一个贪官的,写在散乱残破的竹简上。(站 。)有属下说这本书是奇书,一定不会有很多人看过,不如拿就拿它来考天下才子,所以本将军才命人抄录下来做考题。至于刘先生说得对不对,本将军自己也不知道!诸位才子有知道的吗?”

    天下才子们都把头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陈友定看向毛满月,问道:“想必毛公子不会让本将军失望吧?”

    毛满月说道:“大将军,一张破画二百两!你一本破书……”

    陈友定哈哈大笑:“破书也二百两!”

    毛满月站起,清一清嗓音说道:“《道德经》,本是老子西出函谷关时,送给关令尹喜的经书。后来被尹喜的不肖子孙给弄丢了,便说原书在尹喜成仙后给带走了。然后那些尹喜的后人们你背一句、我记一言,把原本只有两千余文的《道德经》修补成了八千多字!为什么呢?因为他们都坚信自己记住的是对的,谁也无法删去对方的,所以剔除重复句式,把不重复的都记了下来。但他们又怕自己说的不对,恐留与后人耻笑,就臆造出一个叫河上公的隐士、用献书给汉文帝的故事让这本《道德经》流传开来。再后来就是刘先生说得故事了!”

    原来《道德经》还有这么一段故事,众才子为毛满月的演说鼓掌叫起好来。

    只有坐在主席座上的朱子荣觉得不对,的是真话,那你我岂不是白念了大半辈子的《道德经》了吗?”

    龚从儒顿时惊出一冷汗,了,多少代都白念了,多咱们二人算什么?”

    此时文吏已将众才子默写的答卷批对完,把前十名抄成一份名表递呈陈友定。

    陈友定扫了一眼,把名表递给燕支部花、刘伯温和朱、龚两位老先生传看。见四人并无异议,又回递给文吏,说道:“你来念一下。”

    文吏拿起名表念道:“毛满月、郭得刚、周利波……”

    柳下男听完慧来说话已经不奈,“哼”一声说道:“随你们胡闹去,我不管了。”转离去。

    钟浩毅说道:“无病,还不快去拦住阿男?”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我为什么要去?”

    钟浩毅说道:“不是你把阿男惹火的吗?”

    吕无病双手抱,抖着一条左腿说道:“他去哪儿就去哪儿,我才不去拦他呢。”

    柳下男已经走远,钟浩毅和吕无病只能同时发出一声“唉”!

    吕无病叫道:“你们俩别‘欸’了,满月姐已经比进前十名,快去祝贺她吧!”

    龙香会已经散会,吕无病三人朝毛满月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毛满月昂首踱开了步,将四百两白银分交给吕无病和慧来,说道:“怎么样,没有丢了你们的脸吧?”

    吕无病三人则不停地赞美起毛满月来。

    等候在一旁的邢府下人领大家去钱庄把银子兑成银票,又在城中玩转一圈,这才回到五勇将军府。

    夜晚,五勇将军府内,大家又围坐在一桌喝酒言欢。

    邢义勇对毛满月说道:“首先,本将军要祝贺毛公子在今天的龙香会上闯进前十名,并预祝毛公子明天勇夺头魁!”

    毛满月面带桃花,羞涩的说道:“义勇大哥,人家都已经换回女儿装了,你怎么还叫人家毛公子啊?”

    吕无病在一旁起哄,手指毛满月笑道:“快看,脸红了、脸红了,哈……”

    毛满月气得立刻放弃了女儿的矜持,嗔道:“我脸红是喝酒喝的,怎么着?要你多嘴?”伸手去扯吕无病耳朵。

    吕无病急忙讨饶:“不说了、不说了,请你保持住书生本色、不要做毛手毛脚的毛公子!”

    邢义勇劝住二人,说道:“我今天还在城门口遇上你们说的那个阿男了!”

    吕无病兴奋地问道:“真的、大哥,你没有和他吵架吧?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大哥又不是无病,怎么会见人就想吵架?”邢义勇笑道:“你们在龙香会上发生的事,分分秒秒都会有探子来报给我。探子说有个叫柳下男的少年厉害无比,居然敢只一人上场质疑龙香手帕的真伪。我一听就知道是你们常提起的阿男,心中自然对阿男也很钦佩。过了一会儿,城门守军来报,说柳下男要出城了,我赶紧从城楼上奔下来,想和柳下男结识一下。没想到刚抱拳搭躬,手肘就被柳下男托住,腰顿时弯不下去了,整个人还有种要被掀在一旁的感觉!想我邢义勇的力气虽不能说天下无敌,可是被一个文弱书生能够轻易抵住,这也太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吕无病高声说道:“阿男那么没礼貌,大哥你还不和他吵?骂他呀!”

    毛满月叫道:“骂什么骂?你就知道吵架。”又扭头对邢义勇说道:“义勇大哥,你是不是直接就揍他了?对,先把他揍个半死,然后‘咔嚓’一刀砍了!”

    “哪有随便杀人的?哈……你们俩人在龙香会上针锋相对的事我早就知道了!”邢义勇对毛满月说道。

    毛满月不罢休的问道:“大哥,那你就轻易放他出城了?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好相与,我自然要放他出城。为了一点脾气就难为人,可不是你大哥的作派。”邢义勇说道:“但是说来也怪!我让开一旁,这个阿男并没有急着出城。他对着我仔细看了好一会儿,然后扔给我一颗丹丸,说‘你应该就是五勇将军吧!你把这颗丹丸吞下,然后卸甲归田,我可以保你八十岁前不见阎王。’说罢,头也不回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阿男这算什么话?大哥别去睬他,阿男这个人总是神神叨叨的。”

    钟浩毅说道:“不对。阿男一向才智过人,他这么说必定是有道理的,大哥不妨就按阿男说的做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、不行,大哥卸甲当然可以,但怎么可以归田呢?”慧来急道:“义勇大哥,你这一生是有使命要完成的……”顺势就想把有缘人出东海寻找三岛十洲的事讲给邢义勇听。

    还没等慧来把话说完,邢义勇便说道:“慧来说得对,我这一生是有使命要完成的。老天既然让我拥有这一的神力,我就要为闽中百姓们守住太平,纵使鞠躬尽瘁、死而后已,也决计不会卸甲归田?”看见毛满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又问毛满月道:“满月妹妹,你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毛满月抬起头来说道:“义勇大哥,那颗丹丸还在吗?”

    邢义勇从怀中掏出丹丸,说道:“还在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毛满月说道:“大哥,那个柳下男虽然傲慢无礼令人讨厌,但你就相信他一次,吞下丹丸卸甲归田吧。”

    邢义勇哈哈大笑道:“满月妹妹,陈友定大将军为人侠义、却不懂笼络人心,所以手下能战的大将并没有几个。如果大哥再卸甲归田,闽中这块令人垂涎的肥沃之地立即就会被各路诸侯侵占、瓜分。到时候闽中将烽火连天、血流成河,而闽中的百姓更会是流离失所、饿殍遍野。大哥怎能忍心?……不说了,如果能够为了保卫闽中百姓们而战死,那才应该是我邢义勇的归宿。”说罢,手指朝窗外一弹,丹丸不知弹飞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毛满月轻叹一声,哀怨地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来、来、来,大家喝酒!”邢义勇再招呼大家举杯。

    吕无病举起酒杯说道:“对,今朝有酒今朝醉,谁又知道阿男在说些什么?喝酒。”

    后面再喝的酒不知道为什么,酒劲大了许多!只一会儿,便一个个都醉倒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邢义勇依旧去城楼上主持城防,吕无病几个则来到了小教场。

    辰时一到,小校场上才子们都坐满了。陈友定、燕支部花、刘伯温、朱、龚两位老先生也已入座。

    靠前的十张几案是前十名坐的,几案上预先办好了笔、墨、纸、砚,和一把算盘。才子们也猜不出这些物件会应了什么试题?

    陈友定挥手示意一旁的文吏上前说话。

    文吏站出来说道:“昨选出的前十名才子们,今天的试题比昨天多一些,不过也都是才子们时常修习的、并不难。第一道题、是默写《诗经》中的诗一篇。第二道题、是用算盘解一道加减题。第三道题、是作一首五绝诗。第四道题、是听一段琴曲,然后照样弹出。第五道题、是观一局棋局,接着正确走出黑白子双方之后的各五步。诸位才子怎么样,应该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十位才子危坐正襟、安之若素,一个个都显得很有信心。毕竟都是十年寒窗苦读出来的,要是连这五样基础能力都没有,还谈什么天下才子?

    文吏看见诸才子们的表暗自偷笑,接着说道:“诸位才子,因为龙香会将在今天结束,时间就会比较紧迫,所以这五道试题都要在一柱香内完成。”又拿出一个纸箱,说道:“十位才子的姓名已经写成条放入了这个纸箱内,待会儿由在下在纸箱内随意抽取,抽到哪位才子,哪位才子就率先进行比试。”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