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九章 邪佛也救人(下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慧来也觉得没劲,叹声说道:“欸,可惜阿男不是我们要找的有缘人。( )走了也好。弥勒佛!”

    钟浩毅笑着说道:“慧来你看,我和无病为了等你,连午饭都没吃呢!”又冲店中喊道:“小二哥,炒几个可口小菜,再来壶好酒。”

    酒菜不一会儿就端了上来。钟浩毅举杯说道:“慧来你快说说,这一会儿工夫都跟梵阿舍**师学了些什么法术?”

    提起学法术的事,慧来有了精神!“那玩意儿……”突然发现自己措辞不对,道一声“弥勒佛”,赶紧更正:“那法术!简直可以说是天上绝无,地下除了梵阿舍**师就我慧来仅有!阿毅你看,我从大雨里走回来,上就沾不到一滴雨水珠子。你说厉害不厉害?”

    “利害、利害,除了没利全都是害!不吃了,我会房去了。”吕无病半是烦心半妒忌,推开酒杯回房了。

    慧来诧异问道:“这吕无病今天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钟浩毅笑道:“看见你法术突飞猛进,红眼病了呗!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慧来万分不己锏,说道:“先前还不是他让我去讨便宜的,现在居然不开心了?”又扭头对墙角的九呆说道:“九呆,你哥不吃你来吃。”

    “噢!”九呆早已饿慌了,只是看见吕无病脸色不对,不敢上前。现在听见了慧来唤他,欢天喜地地走向桌旁,盛满一大盘,同黑妞一起大快朵颐去了。

    雨下了一天一夜,总算把田间浇了个通透。

    第二天放晴,吕无病、慧来、钟浩毅和九呆、还有黑妞,离开双村往南行去。

    少年人心,吕无病早就忘了昨的不开心,一路上游山玩水,通慧来和钟浩毅有说有笑起来。

    数走走停停,眼前能望见了一座城。城边不远还有一个集镇,人进人出十分闹。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慧来、阿毅,昨夜我看了地图,如果路没有走错的话,前面应该就是仙居县城了。”又用手指向一旁的集镇说道:“只是不知道这个集镇什么镇。你们看这个镇如此闹,不入我们进去转转吧?”

    半大小子玩都浓,齐步望集镇上走去。

    镇口有座石拱桥,桥旁竖着一块石碑,上写两个大字“皤滩”,落款是吴芾,也不知这个吴芾哪朝哪代的人、什么来头?

    四人走过石拱桥,眼前是一条鹅卵石铺就的街道。年深久,鹅卵石被摸得光可鉴人,弯弯曲曲延向镇中,有些像龙的形状。街道两旁则是酒肆茶楼、商铺林立,一片繁华景象。

    许多人正在往镇里走,好像这镇上正有什么事发生。四人顾不上观赏皤滩镇的繁华,随着人流一起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走入镇中有一个戏台,戏台前的广场上人头攒动围了一个圈子。

    四人走上前往圈子内看,原来是有一个道士正在开坛做法。

    圈内正中央搭起了三尺高一个法坛,法坛上有祭台,祭台上香炉法器一应俱全。法坛四周则是竖满了四色旗帜。

    法坛上一共站有两人,一个道士一个道童。道士的年纪不大、也就二十出头,眉眼细长又配上一个鹰钩鼻子,显得有些沉。

    小道童倒是长得十分好看,杏目朱唇如粉雕玉砌一般。只是一双眸子大而无神、直愣愣不知道看向何处,一副模样有些象木偶!

    吕无病朝边上一个围观之人肩头轻拍,问道:“老哥,这个道士在做什么法呢?”

    “求雨。”此人说道。

    吕无病惊诧道:“求雨?难道此地也出了旱魃格?”

    这个人没有听懂,茫然地问道:“这位的旱魃格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你连旱魃格都不知道?旱魃格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钟浩毅说道:“无病,别说那些事惊扰人,事还不一定呢。我们还是先看道士作法吧!”

    吕无病一想也对,就不理睬那个人了。

    人群中,有人见法坛上的道士还在摆弄各样器具,忍不住冲法坛上高声喊道:“黄道长,你怎么还在磨蹭?你究竟能不能求下雨来?要知道大家可是凑起了一千两血汗银子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有人附和道:“是啊黄道长,你就快些吧,他们都等了快大半个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黄道士停住祭台上的摆弄,细长双眼扫了一圈围观人群,走上前说道:“众位施主稍安勿躁。贫道早就说过了,这一千两银子并不是贫道拿来私吞的,是为了修缮三清观而同众位施主结的善缘。众位施主可知道,数前天台县境内也是一连数月不曾下雨?贫道碰巧刚好路过,一场法事作罢,倾盆大雨下了整整夜,田里的稻禾蔬果棵棵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慧来嗤之以鼻、吕无病就要发飙,被钟浩毅劝住,钟浩毅说道:“无病、慧来,我们先不与他计较此事,我们且看他能不能求下雨来。若是求下雨来也算是功德一件,若是求不下雨来,哼哼、我钟浩毅也决计饶他不过!”

    黄道士继续在说:“……开坛做法将就时辰要对,方位要对。现在时辰刚刚好,请众位施主噤声,静待贫道做法降雨。”

    九呆听见了吕无病三人说话,居然想起为他哥出头!壮实的躯挤开人群来到前围,伸手指着法坛上的黄道士喊道:“你这个道爷、太太行行好,可一定要求下雨来,否则我哥他们几个会给你吃大板的,哦?”

    黄道士听不明白九呆在说什么,反正知道不是什么好话,就没想多搭理九呆,双手抱拳向法坛下搭了一躬,回到祭台后。右手掣出桃木剑,左手法铃高高举起“叮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人众见法事已经开始,就再没有人说话了,一双双眼睛期盼的望向法坛上。

    只见黄道士让小道童站在法坛中央,然后焚化三道符纸,左手捏诀、右手舞剑、脚下踏起禹王步(这禹王步很有意思,据说是大禹治水时断了腿、变成了瘸子。之后,道教就将大禹瘸腿走路的样子演化成了作法时的步法。),绕着小道童转起圈来,口中还声声咒语唱个不停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一刻时,黄道士绕回祭台后,双手捧剑剑尖指天,口中叱道:“敕令,玄黄同体,天佑八荒。今吾禀天,求雨滋养。上宫司曹,速披吾令。甘露喷发,万物不伤。”说罢,将桃木剑搁在祭台上,转后踏两步、站到小道童面前,双手托住小道童脸腮朝向天.口中大叱一声“发”,双手同时又在小道童前猛捏猛抓。

    小道童忍受不住口疼痛,口内“嗯”一声喊出,双眼眸中突然闪出两道电光、直向天空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空中闷雷四起,乌云密布。顷刻间,黄豆大的雨珠打落下来。

    人群顿时喧嚣起来,一个个通通跪倒在地、大谢苍天,高喊着:“黄道长、活神仙……”

    吕无病四人则躲去了上街沿避雨。

    慧来说道:“没想到这个黄道士还真有如此神通,这里的人们花的那一千两银子值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狗神通?”吕无病不屑的说道:“我看是妖法才对!你没看见那个黄道士施法时,居然要在过,道士求雨会用这种方式的。”

    “法坛上的另一个人是道童?”钟浩毅诧异道:“可我听着怎么像个年轻女子?”

    吕无病笑道:“哈……算了吧阿毅,我宁愿相信自己的眼睛。上次你还说阿男是女的呢!如果那个道童是你女的,黄道士施法时怎么可以在他上又摸又抓,而且还老是盯在她的部拧住不放?呵……”

    慧来脸上也浮起了和吕无病一样的歪笑,说道:“这次我同意无病的。弥勒佛,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信也罢,就当我没说。”钟浩毅无奈一笑,“现在下雨没处去了,还是先找个客栈落脚吧?”

    四人在皤滩镇上找了一家叫“常来”的客栈住下。

    诗曰:

    格妖现世气修深,

    云散擒龙会战神。

    怎料慧来成法子,

    梵家也救有缘人?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