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五章 不吃人肉(上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只见满邋遢的九呆蹲坐在了店门口,一手抱着盘子,一手抓起食物往嘴里塞,然后再抓起一把塞给黑妞,一人一狗正在比拼饭量!

    吕无病瞪大双眼满脸惊愕,问慧来道:“你说什么,就这么个货色也会是有缘人?慧来你糊涂了吧,不可能,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钟浩毅说道:“那倒也未必。(点-墨-中-文-网 )想我一个瞎子也能做有缘人,叫花子又为什么不能做呢?”

    “可他是傻的!”吕无病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慧来,”钟浩毅疑惑地说道,“九呆又痴又傻,应该不会懂得什么法术本领。万一到了危难时刻,莫说是斩妖除魔了,恐怕他连自保也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慧来叹道:“是啊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可事贝福行、背佛行?欸……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重新将孕妇失踪案商议一番,草草吃罢午饭,分头前往三个村庄。

    吕无病看见九呆跟着自己,只好把九呆重新领回客栈,说道:“你老老实实呆在店中,我办完了事自然会回来,听见没有?”

    九呆好好像认定了吕无病,用力点着头答道:“噢、好的,哥!”

    吕无病无奈地摇了摇头,又吩咐店小二把九呆弄干净,方才出店而去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三人回到了客栈。

    九呆已经让店小二的干干净净,鸡窝头梳了起来,破衣烂衫换成了蓝布短衫。总算能看清九呆的模样了,也就十七八岁年纪,古铜色的皮肤,高大的材,倒也显得魁梧彪悍。只有脸上一对直愣愣的眸子,露出了本来的憨样。

    三人刚刚坐下,九呆就对着吕无病嚷开了:“哥,你行行好,我饿坏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这样说话?”吕无病无奈地摇着头,让店小二赶紧端来吃食。

    九呆照旧用大盘装满,蹲去门口吃。黑妞和九呆先交上了朋友,立即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吕无病把目光从九呆上收回,问道:“阿毅、慧来,你们在苦主家查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钟浩毅说道:“我去的两家说得一模一样。都说他们家的媳妇除了去过天台山东山脚下的清心观问仙之外,就再也没有出过院门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对,我到的那家也说去过清心观。慧来,你那里打探的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白去了!”慧来气呼呼地说:“我去的那家只会说本地的土话,我一个北地之人又哪里听得懂?连说带比划老半天,欸,鸡同鸭讲!”

    “算了慧来,”钟浩毅说道,“如此看来,十有**是这个清心观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店些什么,就搭起了话头:“原来钟少爷也知道清心观啊!”

    钟浩毅问道:“怎么了小二哥,清心观在你们这里很有名么?”

    店道:“清心观因为地处偏远,本来已经荒废了。可就在不久前,观里来了几个道士。有个姓马的道士会替人问卜求仙,大家都管叫他马仙长。这位马仙长可不得了,他通阳、晓八卦,天上地下、过去未来,就没有不知道的,而且给村人们算的卦、卦卦灵。钟少爷若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道:“清心观的事不重要,没有酒喝才是要事。快去拿壶酒来。”

    等店道:“慧来、阿毅,如果这个马仙长真有那么灵的话,我看他不是妖魔就是鬼怪。”

    钟浩毅说道:“话可不能这么讲。天下之大,奇人异事多了去了。我们不能光凭推断,就认定那马仙长是妖魔鬼怪。”

    慧来说道:“不管怎么说,清心观是目前唯一的线索,走上一遭总免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三人依旧把九呆留在客栈中,然后往清心观行去。

    清心观不大,就一座大,供奉着天、地、水三官大帝。道观四周有围墙围住,方丈室在大后,靠东墙是观中道士的休息静室,西墙则是一排杂房。

    观中,只见有百来个村人从大内一字长蛇直排到院外,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往大中看。原来大中正有一个中年道士、在给村民们占卜问卦。

    一个老汉在三官大帝神像前磕了三个头,然后走到中年道士面前,躬说道:“马仙长,昨夜我家那头老黄牛不见了,也不知还能不能找回来?马仙长,您老给我算一算吧?”

    只见这位马仙长点燃一捧香,口中低声念诵咒言,一步一摇走到三官大帝神像前,把香插入香炉,又磕了三个头,然后一步一摇走回来坐下,目不转睛地看着香头。

    等香烧至一半,马仙长开口说道:“老施主的牛死了。昨天夜里,有十几个逃散的官兵经过此地,你的牛已经让他们牵去、宰杀来吃了。如果不信,你可以去往东南角七里处寻找,兴许还能拾回一对牛角。”

    “信、我信,唉……多谢马仙长相告。”老汉将一串铜钱投入功德箱,黯然离去。

    排在后面的是一对中年夫妇,照例在三官大帝神像前磕完头,然后来到马仙长跟前。中年男子问道:“马仙长,我的儿子在庆元方将军的军队里参军快两年多了,还不见回来。早就给他说好的亲家一直在催……孩子们都大了,尤其是那姑娘家等不起呀!马仙长,您能不能帮着算一算,看我儿子什么时候才能退伍回家?”

    马仙长和先前一样点上一捧香,等香头烧到一半,马仙长闭上眼睛却不说话。

    夫妇二人看见,满面的急切。中年男子问道:“马仙长,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?求马仙长快快告诉我们。”边说,边将一把铜钱投入功德箱。

    马仙长睁开双眼,开口说道:“两位施主不必着急,你们俩的儿子现在没事。不过……战事马上就要开始了,你们的儿子将会在这场战争中被杀。欸……”又闭上眼睛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夫妇二人顿时手足无措,中年妇人已经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掏出一块碎银子扔进功德箱,说道:“马仙长,您快想想法子、救救我那苦命的孩子吧?咱们两口子可就只有这一根独苗啊!”

    马仙长缓缓说道:“办法不是没有,只是……你们都知道,贫道也不是说了一回两回了,此地供奉的三官大帝被你们村人冷落的太久。想要请三官大帝大显神通,你们必须为三官大帝披红挂彩、金塑银漆,让三官大帝重新看见你们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“马仙长说得是,我们明白、我们明白。”中年男子从妇人耳朵上扯下一对金耳环,摆在了马仙长面前的桌上。

    马仙长低眉看了一眼金耳环,举起左手掐指计算。算罢说道:“有得救了!”起走到香炉前,用黄符纸包起一包香灰,回到桌前说道:“这是三官大帝赏赐给你们的仙药,你们想办法送进军营,让你们的儿子服下。不出三,你们俩的儿子就会患上黄疸疫症。你们莫急,军中见你们儿子得了疫症,自然就会把他赶出营。届时你们可以将儿子抬回家,然后再来观中求一服仙药,让你们儿子服下,将养两三个月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马仙长,多谢马仙长!”中年夫妇简直是感激涕零,接过香灰包,欢天喜地地往观外疾走。

    吕无病三人站在外看(听)得分明,又一起走去角落。

    慧来轻声说道:“无病、阿毅,这里的村人对马仙长如此虔诚,看来这个马仙长确实有先知先觉的本事。可我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,你们有什么发现吗?”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慧来,我倒想请这个马仙长给算一算,看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凑齐五个有缘人?什么时候……”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