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二章 妖怪喂奶(下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吕无病早已经将探天竹握在了手中,见假长柱嫂靠过来,手中探天竹向假长柱嫂咽喉,口中喝道:“你还在装?隐飞,快快将孩子放下,我吕无病饶你不活。( )”

    隐飞听见吕无病喊破了它的份来历,脸上显出了真的惊恐模样,说道:“你们不就是在刘喜家门口的三个少年么?尽然能够看破我的计策,还能跟踪到此地!嗯,也算你们有些本事。好了,你们可以走了,杀你们对我无用。”

    “隐飞,你也太过狂妄了。”慧来喝道:“你杀害此地婴儿无数,造下这般罪业,今天我们杀除你是因果报应。隐飞,放下婴儿快快受死。”

    隐飞见一个话,顿时笑得花枝乱颤,前衣下波涛翻滚,也不加管束。手指三人说道:“就凭你们三个小鬼头,也想要我命?哈……我看你们三个长得倒还蛮可,不如就一起做了我的干儿子吧?走,和为娘一起回去,为娘喂给你们吃。不过不许抢啊,为娘口只有两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妖妇休得放肆,看掌!”慧来哪里还听得下去?右掌对准隐飞面门急拍而出,左手却暗中抓向婴儿。

    隐飞后撤步躲开慧来抓向婴儿的左手,又腾出左臂隔开慧来右掌,形再往前纵,左手瞬间变作一只乌黑钢爪,扣住了慧来咽喉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,两人分开。

    慧来有坚甲咒护体,自然不会受伤,可是脖颈肌肤也被抓的火辣辣地痛。一时顾不上,又施展出系缚咒来缠绑隐飞的左臂,口中大喊道:“无病,快上啊!”

    话声未落,吕无病已经跃起二丈多高,手中探天竹使出“力劈华山”,直奔隐飞脑袋劈落。

    隐飞左臂被绑,急之下松开婴儿,伸右爪抓住探天竹,用力往边上一带,将吕无病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眼见婴儿就要跌死在地,一条人影快如闪电、把婴儿抢去了。原来是钟浩毅及时出手!

    隐飞大怒,右爪扯断左臂的无形绳索,双腿一蹬飞去空中。

    吕无病和慧来手搭凉棚看向空中,转眼间,空中就只能看见一个小黑点了。

    慧来摇头叹道:“弥勒佛!可惜让它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也只好显出满不在乎的样子,说道:“逃就逃了吧,我们又不能飞上天去追。还是先把孩子给刘喜送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你们小心,隐飞扑下来了。”钟浩毅突然大喊。

    吕无病来不及抬头看天,先将手中探天竹暴长一丈八尺,抖起一个枪花舞向空中。

    枪花舞到一半就舞不动了。原来被隐飞从空中抓住了竹梢。

    吕无病和慧来这才来得及看向空中,只见隐飞已从假长柱嫂变回了真。果然是一只夜枭,只不过比普通夜枭要大上许多,双翅展开足有两、三丈宽。

    隐飞用一支钢爪锁住探天竹,双翅拍动,像团乌云一样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吕无病“哇呀”一声大吼,混沌裂刃破空斩去。

    隐飞似乎知道混沌裂刃的厉害,右翅猛挥侧旋过体,躲开裂刃一击,左爪飞快无比地抓在了吕无病肩头。

    慧来见吕无病危险,生平第一次施展出了降魔咒,头顶三尺顿时有一座莲花座台升起。慧来大喝一声:“除魔!”莲花座台上的莲花花瓣变作一片片金色光刃、激向隐飞。

    光刃虽快,没想到隐飞的速度更快!看见一束光刃来,钢爪立即将吕无病扯翻在地,双翅振动侧飞而走。又突然打了个旋,袭向慧来后背。

    慧来的脑袋刚刚扭过来,前额就着了隐飞铁喙重重一啄,把慧来啄得头晕目眩、跌倒在地。若非有坚甲咒护体,此刻早应该脑浆四溅、一命呜呼了。

    再看隐飞,一扑之力已经用竭,双翅扇动又飞去了空中。

    它的目标是钟浩毅怀抱的婴儿,在空中借足了势,冲钟浩毅直扑而下,一爪对准钟浩毅头颅、一爪抓向钟浩毅怀中婴儿。

    吕无病和慧来急得同时大叫道:“阿毅快躲开、阿毅快躲开!”

    要知道钟浩毅怀抱婴儿,而且双眼又看不见,如何能抵得住隐飞一扑之力?

    钟浩毅倒是不慌不忙,半侧过耳朵倾听着飞扑下来的隐飞。等隐飞扑到头顶五丈来高时,钟浩毅腾出左臂高高擎起。左臂霎时幻化成一把弩弓,一支淡蓝色弩箭急而出,又在半道分成两股,分别中了隐飞的双目。

    隐飞双目已被瞎,鲜血和着蓝色弩箭化作两滩血水、撒落下来。又悲鸣一声,振翅要逃。

    吕无病和慧来已经翻站起,慧来见隐飞又要逃走,即刻施展出系缚咒,两根无形绳索缠绑住了隐飞的双翅翅根。

    隐飞正要负痛飞逃,凭慧来的力量又怎么能拉扯得住?还没等慧来用力往下拉,整个人已被隐飞提起了十来丈高。

    吕无病仰头大叫道:“慧来你快跳下来,再高就要摔死了。”话还没说完,慧来又被带高了三十多丈。

    钟浩毅左臂的弩弓已经隐去,大踏步跨到吕无病面前,把怀中婴儿塞给了吕无病,从腰际抽出一把弹弓,对着天空空弹了一发。

    天空中顿时狂风大作,把隐飞吹得象断了线的风筝、东倒西歪,向下滑落。离地十丈处,慧来趁机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钟浩毅知道慧来已经安全,把弹弓插回腰际,又从背后取下雕胎长弓,也是空拉弓弦,有一支燃烧着火焰的长箭突然现出、架在了弓弦上,“嗖”,破空去。

    吕无病看见急得大叫:“反了,阿毅,你反了呀!”

    还没等吕无病喊完,火焰长箭自动扭头向了隐飞。

    只见长箭从隐飞前入、后背透出,又变作一张火网反卷回来,把隐飞硕大的躯紧紧缠裹住。跟着“嘭”一声巨响,隐飞被炸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慧来都看呆了!好一会儿,才上前拍着钟浩毅的肩膀,赞道:“阿毅,真有你的,原来你的本领这么高啊!”又扭头叫道:“无病、无病……咦,人呢?”吕无病不见了!

    “我在这儿呢!”吕无病的声音。

    慧来循声望去,原来吕无病横躺在了地上。慧来急切得问道:“无病,你怎么又躺下了?你伤得真有那么重吗?”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伤倒没有那么重,只是皮伤而已。可是刚才阿毅把孩子塞给我的时候,是大头冲下的!我一条胳膊痛得动不了,一条胳膊抱着孩子没法翻转,又怕孩子脑袋充血,就只好重新躺倒在地了。喂、别说了,快扶我起来呀。”

    慧来和钟浩毅听罢哈哈大笑,一个上前托起吕无病,一个赔着不是抱过婴儿。等慧来替吕无病包扎好肩头伤口,三个人兴高采烈往塘头村走回。

    村人们已经在村口等候多时了,远远看见三人回来,全都急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眼尖的村人喊道:“刘喜你快看,钟少爷怀抱的婴儿是不是你儿子?”

    刘喜一边拼命往前跑,一边大叫道:“没错,是我儿子,我认得那襁褓。”等跑到钟浩毅三人面前,“噗嗵”一声跪倒在地,激动得又哭又笑,说道:“多谢钟少爷,多谢三位活菩萨,我刘喜给三位磕头、给三位磕头……”

    慧来从一旁扶起刘喜,钟浩毅将怀抱婴儿递了过去,说道:“刘老哥,你还是快些抱孩子回家,好让家中嫂子也早早安下心来。”

    “噢,噢!”刘喜早已经开心的糊涂了,钟浩毅说什么就是什么,抱着儿子往家中奔去。

    围着得村人们有的鼓着掌、有的翘起大拇指,口中“活神仙、活菩萨”赞美声不断。

    钟浩毅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,只是站着微笑。慧来双手合十,忙不迭地回礼。只有吕无病,偏将受伤的肩头在村人面前,全心陶醉在村人的赞美声中。

    诗曰:

    三弓普济难人宁,

    双耳听天胜目明。

    今有善侠持大道,

    人间不叫祟横行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