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章 半爿西湖醋鱼(下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吕无病听罢血沸腾,猛拍桌子喝道:“岳爷爷真乃忠义英雄也,你的曾祖爷爷也着实让人钦佩。(点墨中文 >老板,快些拿酒来,我要喝酒。至于那半爿鱼的事,我就不同你计较了,不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老板急忙将酒壶酒杯端上,等吕无病一杯下肚,说道:“小爷,你要吃鱼不是还有半爿吗,我可以马上做来。”

    三人本来还在缅怀岳爷爷,听见老板说话,兴奋地拍打起桌子,“快、快、快”一通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又一盘湖醋鱼端上了桌,三双筷子快如闪电杀入盘中。转瞬,鱼全没了。鱼头自然归了黑妞,汤卤被吕无病拌进了米饭中,慧来再添了两大碗饭。只有柳下男饭量小,从怀里掏出丝帕抹净嘴,不吃了。

    柳下男招呼老板过来,问道:“老板,这里附近有没有客栈宿店可以投宿?”

    老板说道:“小爷,想要投宿你还得回城,城外可没有开客栈的。哦,如果三位小爷不嫌简陋,我家还有两间厢房空着,倒也还算干净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赶紧说道:“老板,他们就要一间。三个人挤一挤就得了,何必要两间那么麻烦!”

    柳下男双眼瞪向吕无病,说道:“难道要让我和你们挤一屋?你……吕无病,我告诉你,你脑子不行、本事低微、而且还是个小气鬼,你做人太失败了!”

    吕无病被骂得脑子发昏,冲口说道:“两间就两间。老板,两间厢房都租下。”说罢,心中又懊悔不已,怎么这个柳下男和慧来一样,居然把我付钱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了!唉……

    此后七天,三人将杭州的文人古迹,山水名胜游了个遍。什么灵隐寺、岳王庙,宝石山、虎跑泉,六和塔、钱塘江……一处也没有放过。自然,三个人吵吵闹闹也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到了第八天,三人游兴已尽,整肃行囊离杭州而去。

    行至午时,大道前岔开二条路,柳下男扭转说道:“好啦,两个傻蛋,你们要往南走,而我要往西去,咱们就此别过吧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和慧来听见大惊,一点前兆都没有、柳下男就提出要分手了!慧来说道:“阿男,咱们在一起还没玩够呢,你怎么突然就提出要分道扬镳啊?”

    柳下男笑得有点勉强,说道:“我还有要事在,必须离开。再说和你们两个傻蛋一起玩,也没有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谁还偏要留你了?”吕无病故作潇洒,说道:“你自管去走你的阳关道,我们过我们的独木桥。何况你又不是我们要找的有缘人,万一搭上命……”突然看见慧来朝自己使眼色,知道自己就要说漏了嘴,赶紧捏住话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有缘人?”柳下男吼道:“我都对你说了多少遍、我是男的,你这个傻瓜脑袋整天在想什么啊?”上前揪住吕无病的衣襟往道旁拖,“来,今天我非要和你比一比,看究竟是谁撒得远、尿得高!”

    “你松手、你松手,比就比,难道我还怕你不成!”吕无病一边嚷、一边心中暗想:瞧阿男从来就没有一丝一毫男子气概,没准真是女扮男装,我可不能让他拿话给唬回去了!撩袍解带掏出宝贝,一泡尿就撒了出去。

    柳下男斜眼瞧向吕无病胯间的宝贝,脸上不经意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、还有两朵桃红在脸颊下暗藏。

    吕无病见柳下男迟迟不动,笑道:“怎么着阿男,没辙了吧!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”柳下男飞快解开腰带,也一泡尿撒了出去,距离和吕无病撒得一般远近。

    吕无病扭头看着柳下男胯下宝贝,说道:“阿男,你居然和我撒得一样远,呵呵!”心中难免有些失望。又看看自己的宝贝,再看看柳下男的,说道:“咦!阿男,你的小鸡怎么和我的小鸡长得那么像?”

    柳下男断了尿立即把宝贝藏回裤裆,说道:“我比你大不了多少,所以我们的小鸡自然长得一般模样。不过要不了多久,我的完,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,只能用大笑来遮掩。

    三人围在一块儿,柳下男抱拳说道:“山不转水转,咱们就此别过,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和慧来一个抱拳、一个合十,感觉喉咙被堵说不出话。眼看着柳下男扭向西走得没影了,两人才转回神来。慧来“欸”一声说道:“三个人玩一块儿多开心啊,真是舍不得阿男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?”吕无病喝道:“咱们是谁?咱们是要去寻找凡尘子的有缘人!你就知道玩得有多开心。告诉你,你要是耽误了我作战神,我可和你没完。”

    慧来听见了自然不让,说道:“我知道,你现在已经证实阿男是男的,所以就蛮不在乎了。”

    “哇呀呀……气煞我也!”吕无病伸掌拍向慧来头顶。

    二人又打打闹闹,往南行去。

    走了一天的路,眼看太阳就快下山。前方正好有个小镇可以落脚,二人往镇中行去。

    小镇口有牌坊,上面写着“道墟”二字。二人进入道墟镇,只见街道很短,估计也就二百多步,站在街头就能看见街尾。

    二人走进镇上唯一一家客栈,还没开口说话,店小二已经开了腔:“二位小爷今怎么会来到此地?呃……二位小爷可是要投宿?在本小店过了今晚,明天早些上路吧,晚上千万别出店去啊。”

    慧来见这个店小二神色慌张、言辞不通,问道:“了一通没头脑的话。你究竟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店道:“二位小爷6也别多问,小的领你们去上房歇息,明一早离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等进入房中,吕无病一把扣住店小二手腕,沉声喝道:“看你言辞闪烁,一定有什么事发生。快说,如若不然,哼哼,休怪我手下无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手腕被扣,痛得冷汗直冒,讨饶道:“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这才将手松开,说道:“若有半句隐瞒,我再捏你的脖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、不敢,道:“二位小爷,此地不太平、正闹鬼呢!”突然看见吕无病和慧来向前冲来,吓得店小二双手护住脖颈蹲在地上,大喊道:“二位得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和慧来听说此地闹鬼,心中早已兴奋不已,岂会不信店道:“的话我们自然相信。只是还要请小二哥将闹鬼的事详详细细告诉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二位道:“也不知从那天开始的,此地方圆百十里就出了怪事。谁家家里只要有吃的孩子,过几天就会不翼而飞。开始还以为是有人拐卖小孩,苦主便报到了县衙。县衙自然派出衙役查探,却毫无线索。后来,不时有人在荒郊野外发现孩子的骨骸,只有白骨散乱一地,像是被啃吃了一样。此地除了农田就是平野,不可能有什么凶猛野兽出没。再说谁家的孩子不是照看得好好的,怎么就会无缘无故失踪了呢?二位,这不是闹鬼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说话间,听见屋外店堂一阵喧哗。有一群人涌入了店中,一个个都是背弓跨刀、腰粗膀圆。

    诗曰:

    莺歌燕舞拒盘桓,

    月下西湖倒映山。

    咥尽醋鱼思武穆,

    一行嬉戏过临安。

    [bookid=1564516,bookname=《重生之等我你》][bookid=1441067,bookname=《平民公主》][bookid=1543067,bookname=《魔力神珠》][bookid=1578032,bookname=《千军醉》][bookid=1565473,bookname=《长桥千古月》][bookid=1523051,bookname=《战国铁与血》][bookid=1311103,bookname=《爷爷的传奇》][bookid=1441982,bookname=《不死斗神》][bookid=1538040,bookname=《翅膀的痕迹》]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