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章 “上当”这个词的来历(上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慧来被一阵喧闹声催醒。(点dian墨mo中5文2网0诚意为您营造一个舒适的读书环境)出门去看,原来是吕无病和柳下男正在吵架!两人站在院中的水井旁,地上还有一个碎了的水桶,显然刚才是因为两人在争着打水,而把水桶拧碎了。

    慧来走过去坐在水井口上,道一声“弥勒佛”,笑呵呵地看着二人吵架,也不去劝。

    此时,李博带着不少人从门外回来,跑到吕无病三人跟前,说道:“二位少侠,能不能停一会儿,老夫有话说。柳下少侠,老夫已按你说得请来了大厨师傅,借齐了桌椅板凳,一干股东、亲戚和左邻右舍也都请得了,中午便会过来。只是桌凳场面得放在院中,所以能不能请两位少侠先回屋里说话?”

    吕无病和柳下男见没有了吵架地方,相互瞪眼“哼”了一声,各自走开一边。

    院中,八仙桌、靠背椅、趴脚蹬,不一会儿都码起了。厨师们洗、切、配,各样工序也已准备完毕。

    将至午时,客人陆陆续续登门,有提着礼物来的,也有抱着拳就来的,各自挑拣座位坐好。

    碗、筷、杯、碟,白酒、黄酒,已经摆在了桌上。厨房开始往桌上端放十样冷盘。

    李博见各桌都差不多坐满了,举杯说道:“诸位,李某今请诸位过来,是因为李某将要出门远游,所以想先把小寿提前过了。诸位,李某今请来的、是镇上最好的枫亭酒楼的厨师,希望诸位吃得满意,喝得畅快。请……请……”

    等酒过三巡、菜过五味,李博站起来说道:“诸位,席间诸位亲朋好友都来问我,怎么无缘无故地想起出远门了?我也不妨告诉大家,欸……就在前几天,李某收当收进一把酒壶,当出去白银八十万两整……”

    一把酒壶当八十万两银子,这是把什么酒壶啊?全场席面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李博吩咐家仆去把假火龙壶取来,放在桌上,众人都围上来看。只见这把酒壶瓷白胎细、釉润工美,壶八面更有八条火龙画得栩栩如生,是把极品瓷酒壶。

    等喧哗声稍停,李博说道:“诸位,就是这把火龙壶,可惜却是赝品。唉……”遂将如何收进此壶,如何被骗的事告诉了大家。

    在座众人都被李博所言惊呆了,全场顿时鸦雀无声,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李博接着说道:“诸位亲朋好友放心,李某今请诸位过来吃酒,并不是想向诸位借钱。李某只是想向诸位作个交代,李某破产了。诸位股东,李某本已上吊自杀、想一死了之,可天不遂人愿,居然没死成!这么着,诸位股东再容李某三,三之内我当清点铺中财货,再加上我这老宅家当、所有一切,全都变卖了,来偿还诸位股东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有几个股东看着李博可怜,本想上前劝上几句,可是转念一想,同自己也有着真金白银的牵扯,反倒不知应该怎么劝了,只好收回话来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李博见众股东和亲戚朋友果然没有人起来说话,装出已经绝望的模样举起假火龙壶,“哗啦”一下,往地上砸得粉碎。两行老泪落下,摇头叹道:“李博啊李博,如若你不是贪想着要发财,又怎会落得今天破产的下场?真是糊涂啊……”

    全场静默了好一会儿,李博说道:“诸位,我这是怎么了?诸位,扫兴事不提了,来,请吃菜、喝酒、喝酒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举杯动筷。只一会儿,就有人借故离席。渐渐地,人也就陆陆续续全都告辞了。

    吕无病、慧来和柳下男本来装扮成小厮摸样端盘上菜,见客人都已走完,赶紧围坐在同一张桌上,大吃大喝起来,慧来还不忘了将大鱼大扔给黑妞。

    李博上前问道:“三位少侠,方才老夫金演得还算成功吧?”

    吕无病三人嘴里早已塞得鼓鼓囊囊,只一味“呒”个不停,哪有闲暇说话?

    李博无奈,又走到柳下男的背后,抱拳说道:“柳下少侠,你交代的事老夫都已经做完,不知道现在还要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柳下男稍一分神,瞄上的酱肘子被吕无病先抢抓了去,只好狠瞪吕无病一眼,扭头说道:“李老伯,你可以去变卖家财了。”

    李博听着一愣,说道:“柳下少侠,难道真要老夫去变卖家财?可这么一来,就算把老夫的家财全部卖了,也抵不了一半的债务啊,更何况老夫全家老小岂不是都要流落街头了?唉,老夫我还不如早些死去,也好一了百了。”

    柳下男说道:“李老伯真的以为一死就能百了了么?你没看见,今天你说你破了产之后,有哪个股东站出来说不用你还债务?又有那个亲戚好友说要解囊相助?我看他们今天只是碍着面子不发,等你一死,准要来你府上抢这搬那的去抵债,到时你的一家老小照样活不成。你就听我的,莫要再犹豫了。”

    李博听罢,叹一声、往府外走去。

    吕无病三人直到吃得酒足饭饱,方才开口说起话来。慧来问道:“阿男,你说你让李老伯整出那么大动静,骗子就一定会来吗?”

    柳下男说道:“怎么会不来?我让李老伯又摆酒宴、又到处去变卖家财,李老伯倾家产的消息早就满城风雨了。那个骗子是这样的贪财,他知道李老伯变卖家财之后就又有了银子,而他典当的那把假火龙壶已被李老伯砸碎,那他就一定会来赎当,好让李老伯变卖家财所得的银子在还没来得及赔了债务前、就先用来赔了他的假火龙壶。所以我算准那个骗子一定会再上当铺的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一旁说道:“你说的道理是有的,可那个骗子要是偏偏不再上当铺来呢?”

    柳下男扭头送给吕无病一个白眼,说道:“你以为那个骗子会和你一样傻啊?”

    吕无病见嘴仗又要开始了,心中大喜,剑拔弩张就要还嘴。

    慧来先说道:“阿男说得有理!要想成为骗子高手,那一定是即聪敏、又贪婪,绝不可能像无病一样傻。呵……”心中喜道:总算报了你在师祖佛爷面前说我傻得仇了!

    吕无病听见了喝道:“哇呀呀……慧来你这个险小人,你究竟是哪一头的?”又举起油腻腻的双手往慧来衣服上擦抹。

    慧来见自己的新衣服被抹脏,也伸出油手反击。

    只是苦了夹在中间的柳下男,一件精美的对襟长袍顿时被暗算无数。

    柳下男心中怒极,索也叉开双手往吕无病和慧来上抹去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三个人围着桌子你追我赶,相互用油手攻击。双手擦干净了,居然还伸进汤碗卤盘里沾污,然后再追、再抹。直闹了个把时辰,方才气喘吁吁地安坐下来。

    之后三天,三人便藏在了当铺的暗角中,耐心等待着骗子到来。

    直到第三天午时刚过,一个粗矮结实的中年人走进了当铺,口中大声喊道:“掌柜的、掌柜的,我要来赎当了,你快些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博听见了,从柜台后站起来看。见果然就是这个骗子再上当铺了,心中又喜又慌。喜的是自己总算等着了这个骗子,慌的是柳下男说过这个骗子会法术、有可能是个妖怪。李博只能一边强自稳住心神,一边慢慢从柜台后走出,说道:“先生来啦,不知先生所来,是要典当何物啊?”

    骗子瞧见李博脸面紧绷、神色慌张,以为李博是因为砸碎火龙壶、交不出当货,所以紧张。便大声说道:“李掌柜好记啊,只不过短短几天,就不记得在下了!在下是来赎那把火龙壶的。”

    李博掌拍额头,说道:“噢,对对对,您不就是几天前来典押火龙壶的客人嘛!这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骗子看着李博语无伦次的模样、喜在心里,说道:“掌柜的,还请你赶快取出火龙壶来,我交兑了银子也好走路。”

    [bookid=1347573,bookname=《以亚特兰蒂斯为名》][bookid=1099140,bookname=《玥之倾城》][bookid=1408904,bookname=《看浪子笑卧沙场》][bookid=1242524,bookname=《暖巢》][bookid=1305063,bookname=《昆仑诀》][bookid=1464293,bookname=《无尽穿越之魔界纵横》][bookid=1429072,bookname=《权国》][bookid=180129,bookname=《天涯何处不飞扬》][bookid=1393405,bookname=《天劫炼仙录》][bookid=1391985,bookname=《魔浪人间》]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