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章 旧大师兄(下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我能有什么打算?佛家祖爷说要先找到辛无用、贝福行和付三公三个有缘人,之后才能去找三岛十洲,可又没说明白这三个人会在哪里。(^##最快的站^)慧来你想,茫茫人海要找到这三个人,好比大海捞针呢!我想先回一趟老家,看看老娘的病是不是真的好了,然后给老娘留些钱,再去江湖上逛一番,兴许就能瞎撞上那三个有缘人也说不定。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哎、无病,”慧来侧过说道,“不如我陪你回去看老娘,然后再一同行走江湖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吕无病腾站起,说道:“让我和一个和尚同行,实在太惹眼、太……太那个了!”

    慧来坐起来想了片刻,说道:“唉!想我被寺里赶了出来,连个去各处寺庙挂单的法牒都没有,再做和尚也会被人说成假的,不如就还俗了。只要心里坐着弥勒佛,是僧是俗应该无关紧要吧!”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这还差不多!走吧,到了常州城把僧衣换了,然后和我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弥勒佛!”慧来翻跃起。二人掸去上尘土,往常州城行去。

    常州城中,慧来换了俗家衣衫,再弄一顶帽子盖住头眉,二人又雇了辆马车,出城往华亭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慧来对吕浑兄弟姐妹六人的故事知道的少,一路上就有吕无病神乎其神、添油加醋地讲给慧来听。尤其说道吕浑也是华亭人,吕无病更显得无比的自豪!

    车轻鞭急,夕阳尚未垂落,马车已经到了天马山地界。吕无病手指天马山说道:“慧来你看,吕浑祖爷的驳兽就是在这座山上得着的!”

    慧来手搭凉棚向山上望去,赞叹道:“原来这就是邋遢的老家、天马山啊!既不高、也不大嘛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”吕无病叱道:“横山也不大,照样住过你的师祖佛爷,和我的吕浑师祖爷。当然,今后还会出个大大有名气的战神,我、吕无病!”边说,边用手掌把脯拍得“嘭、嘭”作响。

    慧来说道:“弥勒佛!无病,你是人,怎么可以同驳兽作比较?哦,怪不得佛说众生平等呢!”

    吕无病不等慧来话音散去,便扑向了慧来,喝道:“你家佛祖的话是让你这样歪解的吗?讨打!”两人在车上又扭作了一团。

    不久,马车已经驶过了天马山,吕无病和慧来突然同时开口说道:“不如我们也……”

    四目相对,都明白了对方和自己是同一个意思,哈哈大笑起来。吕无病对车把式说道:“王师傅,你就在这里停下,我们要下车。”

    车把式王师傅止住马车,说道:“两位小爷,眼见就要到华停镇了,现在正好乘着还能看清道路,赶紧赶路。你们要下车干嘛?”

    吕无病自然不会对车把式说出实,说道:“王师傅,你就别管那么多了,我们两还有要事要办。”说罢,将车钱兑付了。

    车把式王师傅找兑了车钱,说道:“天快黑了,这里前不着村、后不着店的,你们俩可千万要完话,驾车往华亭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二人看着马车走远,方才嘻嘻哈哈、打打闹闹向天马山而去。

    天已经黑了下来,无月夜。吕无病和慧来仗着所修功法,能看见山下隐隐约约的屋瓦。慧来说道:“无病,要不我们先去前面的山村,找家饭馆吃饱喝足了再上天马山?”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对,我也饿得不行了!咱们走快些。”

    二人疾步冲入村中,突然发现村中况不对。现在才刚刚到了酉时,村中人不可能全都睡下,可是居然没有一家屋里点着灯火,所有的屋子里都是黑乎乎的。除了能听见村子深处有一条狗在狂吠,就再没其它的响动了。

    吕无病和慧来顺着狗叫声寻去,三转两弯,看见一条三尺来长的狗对准山脚下狂叫个不停。那条狗也看见了吕无病和慧来,突然掉转头,朝着吕无病疾出过来。

    慧来看见,立即施展出坚甲咒挡在吕无病前,大喝一声,右掌拍出。

    那条狗并咬慧来,而是猛的往边上错开,一边狂叫、一边跑开了。

    吕无病手捂口、惊魂不定的说道:“吓了我一大跳!慧来,这回可要谢谢你了,要不是你挡着,我准被狗咬了。”

    “被狗咬?”慧来诧异的问道:“难道你没看见,是有一条人影扑过来吗?那条狗要咬的是那个人影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两手激动得扯住慧来,嚷道:“人影?我没看见啊。不会是鬼影吧?太好了,慧来你快说说,那条鬼影是什么模样?咱们也弄它一条鬼来杀杀。!

    “去、去、去。”慧来推开吕无病,说道:“你连个鬼影也瞧不见,还谈什么杀鬼?”双眼却紧张地朝四下张望。

    狗已经跑远,村庄寂静了下来,别说是人畜响动,就连个昏虫鸣叫都没有。

    吕无病见慧来神紧张,影响得自己也觉得有些惊悚,说道:“慧来,难道真遇上鬼了?你又看见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“好像没有什么动静了。”慧来说道:“怪事!村中既然有鬼,那一定有祸事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走到一户村屋前敲门,“砰、砰、砰”。慧来喊道:“请问,屋里有人吗?”

    屋中无人应答。慧来再敲再喊,屋里还是不吱声。

    二人换了一家再敲,依旧没人理睬。吕无病奈不住了,喊道:“再没人答话,我可就破门而入了。”说罢,掌发暗劲震断了门闩、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隐约看见桌上油灯,吕无病取出火镰、火石将油灯打亮。再看,沿上半趴着一个男子,地下倦伏着一个女人,还有一双小脚丫从女人下露出。

    吕无病和慧来暗道不好,一个窜向男子,一个去看女人。吕无病伸两指去探男子鼻息,说道:“慧来,这个人死了。你那里如何?”

    慧来将女人趴伏的体扳翻了过来,底下还有一个男孩子,伸双手去探鼻息,都死了。慧来站起、双手合十,说道:“弥勒佛!这二人都已经往生了。”

    吕无病双眉微皱,说道:“瞧着他们上并没有伤痕血迹,而且我们进来时门也是拴上的,怎么就全都死了呢?难道真是有鬼作祟!”扳正男尸,伸手去摸男尸心脏,看看是否还有一丝生机。

    手指刚碰到男尸前,感到指尖上绵软一片,像没有骨一般。吕无病再在男尸口仔细摸索,惊道:“真是八臂兜风掌!”

    慧来诧异地问道:“什么是八臂兜风掌?”

    吕无病说道:“那是我封神门的独门功法,现在无暇多说。你快看看,那个女的、和孩子的前是不是也绵软一片。”

    “噢,”慧来伏下去,看了看女尸,转而去摸男孩尸,说道:“无病,果然如你所料,这个男孩的口也是软绵绵的,就像没有骨头。还有那个女的,你自己来摸吧!”

    吕无病看一眼女尸,挠头说道:“慧来,女的就别摸了!要不再去别家看看?”

    二人又进进出出七、八家,各家皆是只有尸体没有活人。

    走到屋外,吕无病说道:“看来整个村的村人都被屠杀了,唉!”

    慧来问道:“无病,既然是闹鬼,那这些村民又怎么会死在了你门中的八臂兜风掌下?”

    “已经不是第一回了!”吕无病也不隐瞒,将所知道的事全都告诉了慧来,一直说到师傅吕儒下山追杀吕飞星。

    突然,吕儒无病大喊一声“不好”,往村外奔去。

    慧来急忙跟上,喊道:“你发觉什么事了,快说啊?”

    吕无病奔得更紧,大叫道:“此地离我老家枯柱村才四、五十里路,我得尽快赶回去。啊呀,急死我了!”

    慧来也跟着着起急来,喊道:“那就再快些啊,你跑得太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太慢?”吕无病喝道:“好,让你见识见识快的!”将混元罡气运足在了脚底板,拼命狂奔起来,转眼便把慧来拉开十几丈。

    慧来岂肯示弱?大喝一声“弥勒佛”,运足念力急追而上,两人跑了个并驾齐驱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有一条黑影暗暗贴上慧来侧,一起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诗曰:

    初行漫道夜昏沉,

    相伴江湖有露风。

    谁晓师门出孽子,

    平常百姓尽夺魂。

    [bookid=1487099,bookname=《彩虹之眼》][bookid=1393405,bookname=《天劫炼仙录》][bookid=1455540,bookname=《觅龙传》][bookid=1204165,bookname=《国徽下的祈祷》][bookid=1596780,bookname=《天机天机》][bookid=1128985,bookname=《星宿列神》][bookid=1341700,bookname=《双魂问天》]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