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楔子 佛也会打菩萨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丹耼 书名:邪佛王
    幽冥界,空中是红黑二色的光体混绞在一起,虽然昏暗,尚能看清一切事物。$点-墨 &

    “咔嗤、咔嗤……”一种声音在空中不停回,并不觉得很响,却又似乎能传达到幽冥界的所有地方、各个角落。随着声音寻去,根源来自第十八层“烊铜地狱”之后。

    烊铜地狱处在幽冥界第八重地境、阿鼻地,也叫做无间地,意思就是永不停歇的苦难地。

    在烊铜地狱中,关押的都是十恶不赦的鬼魂,要被铁链浑捆绑,然后将烊熔的铜汁从头顶浇下,鬼魂只得惨叫一声,便被滚烫的铜汁熔化作一股青气上升。等遇到凉风一激,青气又凝成鬼魂跌落在地。由一帮鬼卒阿旁再用铁链捆上,重新受那烊铜灌顶之苦。周而复始,永不停息。

    烊铜地狱之外的阿鼻地,也是有山有水、有花有草,有城有郭、有车有马。其间,来往行住的鬼魂与凡界中人的模样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烊铜地狱之后是一座万劫冰山,其高不下万仞,且山中冷无比、气象瞬变,没有鬼魂能翻越过去。

    在烊铜地狱和万劫冰山的中间,却偏偏生长着一亩见方的一块草坪,草坪上的草如天鹅绒般柔软。这块草坪,便是被幽冥界称作“地藏净土”的圣地。鬼魂只要能踏上这片净土,就可以直接从幽冥界飞升西天极乐世界、得证阿罗汉的果位。

    只是这块地藏净土的周围,还有一道无形的界墙,如果不是有大善心、发大愿望的鬼魂,绝难踏入净土半步。所以,自这片净土形成后,除鬼神以外能踏入升天的鬼魂不出十数。

    而“咔嗤、咔嗤”声,就是从这片净土上传出。

    只见净土中央站有六位僧人,皆着一土黄色僧衣,项间挂串念珠,便再无其他装扮。其中,四个僧人脸面朝里、分站四方,另两个僧人衣袖高卷、各持一柄方便铲,正一下、一下在草坪上挖坑,“咔嗤”声便是由此发出。

    有许多鬼魂在外将净土围住,朝着六个僧人看闹。有的说:“这六个僧人哪里来的?他们究竟是要干嘛?”

    有的说:“依我看,不简单!你们看,他们居然都能毫无阻碍地穿过界墙、走入净土,还在净土中央挖坑。料想定然会有不寻常的事发生!”

    有的问道:“他们在净土上挖坑干嘛,不会是要把谁埋了吧?”

    又有的笑骂道:“你这个糊涂鬼,新来的吧?只有凡界的人死了,才会入土安葬。我们都是幽冥界的鬼魂,要么去投胎、要么不得超生,哪里需要什么埋葬?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四周的鬼魂听见,都跟着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哇……呜……”突然响起一声大吼,比狮吼更猛烈、更高亢,惊得群鬼脸色煞白,齐回头望去。

    东处的鬼群往左右迅速分开,一头神兽冲破封界进入地藏净土。只见这头神兽也就和狼差不多大小,却生着一颗狮头,脑后鬃发盘卷如佛髻,浑的皮毛闪着烁烁金光,双眼瞪大若铜铃,朝着地藏净土上的六个僧人又是一声怒吼、疾扑而上。

    这是一头金毛吼,幽冥界无鬼不知、无鬼不晓,它就是地藏王驾前的神兽、名叫谛听。这谛听吼声能达天、地、人三界,慧眼可辨三千大千世界一切善恶真假,着实了得。

    四位守护四方的僧人中、离得最近的一位转过来,冲着谛听喝道:“小小畜生,居然敢对阿罗汉撒野!”字字皆混入狮子吼功喝出,将谛听惊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只见这位僧人右手抬起,作出一个拈花指印,就要点向谛听。

    “师兄且慢!”随着说话声,鬼群中走出一位僧人。这位僧人内着黄色僧服,外罩金蓝二色滚镶的袈裟。眉眼细长,一脸祥和。左手持一柄锡杖,右手当合十,说道:“还请这位师兄高抬贵手,饶了贫僧兽的命吧!”

    自称阿罗汉的僧人收回指诀,双手当合十回礼,说道:“这位师兄,你莫非就是幽冥界教主、地藏王菩萨吧?”

    地藏王将谛听朝回旁,说道:“正是。不知几位师兄又是来自哪处境界?贫僧好是眼生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两位在挖坑的僧人中,正对着地藏王的那位直起了腰,一边向前走来,一边说道:“地藏师兄的话好见外啊!怎么了,连贫僧我都不认识了吗?”

    地藏王看清这个僧人,不觉得双眉紧皱、怒目横睁,手中锡杖朝前一指,喝道:“原来是梵家的拔厄菩萨!你们不是依照誓约全都离开三界了吗,怎么又暗中潜了回来?今来我幽冥界的地藏净土,究竟有何谋?”

    拔厄菩萨双手背负,方便铲倒头横在后,说道:“地藏师兄说话怎么如此难听?你我虽然分处梵、释二家,却也都是佛门弟子,怎会不守誓约呢?难道地藏师兄看不出贫僧等皆是一具化而已吗?贫僧等的法早随梵多摩叶佛祖离开了这个大千世界。”

    地藏王说道:“既然如此,拔厄师兄为何还要来我幽冥界滋事?说吧,你们到底意何为?”

    拔厄菩萨说道:“也没什么,就是来借你这块地藏净土种一棵树而已!”

    地藏王诧异道:“种一棵树?你们在三界内留下化,就是为了来我的净土上种一棵树?拔厄师兄,依贫僧看,你就如实道出缘由吧!”

    拔厄菩萨说道:“也好,那就让贫僧慢慢告诉地藏师兄。此事还要从梵多摩叶佛和释迦牟尼佛的辩经说起,梵多摩叶佛自辩经输给释迦牟尼佛后,始终觉得释迦牟尼佛的经论以慈悲心为根本,绝不可能将三界一切众生度化成佛。而释迦牟尼佛的经辩皆以将来未发生的世界为主,有一定道理,却并不真实。所以,梵多摩叶佛认为自己只是在口舌上输给了释迦牟尼佛,而梵家的佛理不见得就真不如释迦佛理。因此,梵多摩叶佛依约率领众弟子及贫僧等的法离开三界,去到了三十六天天外。却又令贫僧等各留一具化在三界内、到幽冥界烊铜地狱后的地藏净土上种下一棵舍利树。并让贫僧等颁下法旨,只要在舍利树长成之前,释家教义能将一切众生渡化,梵多摩叶佛这才真正认输。如若不然,舍利树将一直生长,直到捅破阿弥陀如来佛祖在三十六天天际的封界,从新迎回梵多摩叶佛及所有教众。届时,梵多摩叶佛将以无边法力夺回梵家佛教的地位,用梵家教义来普渡众生。”

    地藏王听罢,“呵呵”冷笑道:“没想到梵多摩叶佛为宗佛,居然也作出这般小人行径。输了便是输了,又何必弄出这般无稽之谈来寻衅生事?你们梵家真是好没道理、好不要脸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拔厄菩萨喝道:“地藏,说话方便说话、论理便论理,为何出言辱没我梵家?你敢说我梵多摩叶佛所言乃是无稽之谈,那好,贫僧且来问你,你释家自释迦牟尼佛之下,又有几人成了佛?”

    地藏王答道:“呃……还没有!”

    拔厄菩萨说道:“那么好,让贫僧来告诉你!在我梵家教主之下,共有四位弟子参悟成佛。两相比较,梵家佛理应该远在释家佛理之上。更何况你释家教主本就是我梵家教主的师弟,释家不少佛理全是由我梵家佛理移植而去。你说,只因为一次辩经失败,我梵多摩叶佛岂能甘心?贫僧再告诉你一件事,就连你释家弟子,也因为修炼我梵家佛理、而得证了佛果!”

    地藏王被拔厄菩萨说得云山雾罩,更听说连释家弟子也因为修炼梵家佛理而成佛,心中哪里肯信?气得喝道:“一派胡言,拔厄,你居然把谎言也能说得天花乱坠!那好,你就说出来,是我释家的哪位弟子,因修你梵家佛理而成了佛了?”

    拔厄菩萨并不直接回答地藏王,而是自顾走到了树坑旁。

    树坑已经挖好,另一位在挖坑的僧人从怀里取出一颗蚕豆般大小的红色舍利子,放进了坑内,又用双手将泥土拢回,轻拍双手、缓缓站起。

    拔厄菩萨朝着他单掌合十、躬说道:“佛王,您的老熟人想要见见您!”

    佛王细声说道:“拔厄师兄,师弟早就说过了,师兄不必对师弟如此客气!”边说,边慢慢转过来。

    只见这个佛王,生的面如美玉雕琢、眸似煤精点厾,直鼻朱唇,活脱脱一个美男子。更为精彩,则在眉心之间,居然有一颗状如蓝宝石般的浑圆舍利子镶嵌,中有流光闪动。

    看得地藏王大惊失色,喊道:“是舍利子师兄,怎么会是你?这……这……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佛王微微笑起,说道:“目连师弟,没什么可奇怪的。师兄只是参悟了梵家教义,将自己焚烧去,得证千光舍利王佛果位罢了。”

    地藏王见佛王所言不似有假,怨道:“师兄,你可是世尊最得意的弟子啊,怎可改学梵家无的教义来得证佛果?难道世尊的佛理还不够好嘛?”

    佛王说道:“好?若是真好,那为何你还没有得证佛陀果位?”

    地藏王说道:“舍利子师兄,师弟我曾发下大心愿,‘地狱不空誓不成佛’,这事师兄也不是不知道啊!师弟尚未成佛,又怎么可以怪罪世尊的佛理不好呢?”

    佛王笑道:“哈……那么除去你,世尊还有哪位弟子成了佛呢?”

    地藏王不觉语塞,“呃”了老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佛王继续说道:“自从世尊拈花露笑,将衣钵传给摩诃迦叶之时,我便开始修习起梵家教义,只短短七载,就得证了千光舍利王佛果位。再看摩诃迦叶,如今只是成了个为阿弥陀如来佛祖看管藏经阁的阿罗汉罢了!”

    地藏王说道:“师兄,你是我们众师兄弟中的智慧第一,论辩才,师弟绝非师兄对手。可你今为梵家来为难我释家,就大大地不该了。难道师兄就不念及自己同世尊的师徒之吗?”

    佛王笑道:“哈哈……师弟,缘起缘灭,何来的师徒之?我连自己的躯都能*了,岂会眷顾什么师徒之?坲行无碍,师弟,你们崇尚的什么慈悲心之论根本无用。”

    地藏王听罢皱眉说道:“师兄,看来师弟说得再多也是无用,那师弟就只能用法力来阻止师兄了!”将手中锡杖抛起,变作一条银龙扑向佛王。

    一旁的拔厄菩萨跃到佛王前,手中方便铲直拍银龙鳞头面,“嘡”一声巨响,银龙变成锡杖被拍了回去。拔厄菩萨却也受不住地藏王法力,一股坐倒在地。

    佛王伸手将拔厄菩萨扶起,说道:“拔厄师兄,目连师弟是世尊弟子中的神通第一,还是让师弟来吧?”

    拔厄菩萨说道:“佛王,地藏虽强、拔厄尚能抵受。佛王只管守护住舍利树苗长出,你我便大功告成了!”

    佛王点头说道:“师兄说得对,那就有劳师兄了,师弟这就去守护舍利籽实出苗。”说罢,走回圈中呈跏趺座坐下,右手手掌按地,左手结施与愿印,一心护持起舍利籽实出苗。

    地藏王见状,大踏步往圈中冲去。

    拔厄菩萨岂能容地藏王接近?右手方便铲横抱前,左手施展出大无畏印,口中念诵“拔除一切厄”咒。顿时,四周的空气随着拔厄菩萨的咒言开始变化,像海浪般一层层涌向地藏王。

    地藏王将锡杖也横在前,右手施展大手印,将气浪硬生生阻住,脚下却再也无法向前踏出半步。心中一急,召请咒言吼出。

    随着咒声响起,十方空中落下十员武将,分明就是幽冥界温、李、钱、刘、杨、康、张、岳、孟、韦十位太保。

    十大太保为首的温元帅开口问道:“教主,我兄弟十人已领命前来,请教主下令。”

    地藏王喝道:“十大太保听令,速速攻入前面众僧所围圈内,捣毁中间树坑。”

    十大太保听见,舞动起各样兵刃冲向四位罗汉所围的圈中。

    四位罗汉看见,面向四方呈狮子座坐下,各自手上结印、口中念起咒言。有一个巨大的光罩幻出,挡住十大太保上前。

    十大太保齐齐挥动手中兵刃,想要将光罩砸破。却不料四位罗汉的诵经声中有斗大的金色“卐”字飞出,十大太保每一次的打击,都被一个个“卐”字挡回。

    片刻,地藏王见十大太保还是破不了光罩,心中焦急万分,沉声喝道:“拔厄,贫僧为了护教,只能施展出雷霆手段。你若是识趣,就速速退开去,否则,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拔厄菩萨岂会被地藏王喝退?答道:“地藏师兄的雷霆手段贫僧倒是从未见过,何不施展出来,让贫僧也开开眼界!”

    地藏王摇头说道:“拔厄糊涂!”扔去锡杖、双手合十。

    突然,地藏王变做了十丈高大的鬼王模样,若骷髅,肌肤墨蓝,两鬓红发似火焰般高耸,头顶中间光秃一片,像山丘般凸起。脸上眼若铜铃、双眸发绿,两眉煞白、嘴唇血红。浑只在腰下围一条黑色罴皮围裙,数根彩绸搭在双肩、无风飞舞。

    又见地藏王大吼一声,两爪插入自己咽喉,自咽喉开始向两边扯裂开来,直达小腹。能看见腔内没有内脏,却有一团烈火熊熊燃烧。一条火舌突然出,将拔厄菩萨卷裹住,硬拖回腔中。

    佛王眼睛余光看见,大喊道:“拔厄师兄,我来助你。”

    拔厄菩萨在地藏王腔内的幽冥地火中勉强稳住形,喝道:“佛王莫要为贫僧分神,只一心护持舍利树出苗便好。贫僧虽然是一具化、施放不出**力,但照样能拼着一死阻住地藏。说罢,双手双脚暴长,用力撑住地藏王腔。

    佛王说道:“也好,那就有劳师兄了!师弟只需片刻就好,还望师兄能忍受的下来。“收回心神,又认真护持起舍利树出苗。

    地藏王被你拔厄菩萨在体内把腔撑得疼痛难忍,哪里还有力气前行?只能将幽冥地火燃到极致,火焰由红转金、由金转蓝,焚噬着拔厄菩萨。

    拔厄菩萨只是一具化,强自咬牙硬撑,无奈忍受力已快接近临界,眼见就要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此时,佛王面前的土壤轻轻一动,有株芽苗从土中探出。佛王看见会心一笑,站起来走出光罩,向地藏王迈步行去。

    十大太保看见,将各样兵刃转攻向了佛王。

    只见佛王周有一道接一道的火彩华光晃出,把十大太保一个个震得东倒西歪、跌地不起。

    佛王等靠近了地藏王,眉心之间蓝色舍利子出一道光华,同地藏王腹内的幽冥地火搅在一起。“嘭”一声,舍利光华和幽冥地火一同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拔厄菩萨趁机逃出,气喘如牛、汗珠如浆。佛王扶住拔厄菩萨,说道:“多亏了师兄,大功已告成!”

    拔厄菩萨回看一眼舍利树苗,笑道:“这就好、这就好,若不是佛王出手,舍利树岂能得种?”

    地藏王受舍利光华一击,只能还回了法,说道:“舍利子师兄,你们如此辛苦、种下一颗业树,难道就不走不动,守到他长成么?”

    佛王微笑道:“目连师弟,这株舍利树受过梵多摩叶佛施咒。只要它在你这块地藏净土中得种出苗,就算释迦牟尼佛重回、大如来佛祖亲临,也是毁它不去的,根本就无须我们守护。要想灭去此树,你们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在此树长成、捅破三十六天封界之前,把三界一切众生全都渡化成佛。如若不然,梵多摩叶佛将重返三界,以无边法力清除释家统治,再来渡化众生。哦,我还要告诉你,舍利树长成,估计只需区区二千年,你们可要好自为之了!”

    说罢,朝四位梵家罗汉挥手示意,六人一同幻去不见了。

    东岳大帝、十阎王、五道将军等众大小鬼神此时刚刚赶到,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,围着地藏王直问。

    地藏王此时已是心乱如麻,被众鬼神你一言、我一语,只会直愣愣呆立在了当场、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反倒是只经历了半截的十大太保,同众鬼神说起了故事。纵然只有半结,众鬼神也听懂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五道将军走到舍利树苗前,伸右脚猛地踩下,又用力拧了几拧。抬起脚来再看,舍利树苗丝毫未损。换东岳大帝上去踩,也是徒劳。

    十大太保各用兵刃去掘树苗旁的土,土壤已变得硬似金刚,根本掘它不动。

    总巡判官钟馗吐出一团烈火去烧,树苗不但没被烧去,反倒还有明显长大的迹象!

    众鬼神不觉啧啧称奇,重又把地藏王围住。

    地藏王无奈的说道:“看来要想凭我幽冥界之力毁去舍利树、已是不能。诸位,贫僧要去西天走上一遭,向阿弥陀如来佛祖禀明此事,看看如来佛祖可有办法破去此树。诸位,贫僧去也!”说罢双手合十,朝地藏净土上空腾飞去……

    诗曰:

    斗经释胜梵出天,

    又叹佛无灭世缘。

    非种幽冥坚舍利,

    无悲悯渡三千?

    [bookid=1532760,bookname=《缘起缘落尽欢颜》][bookid=1346045,bookname=《蝶恋媚佳人》][bookid=1311103,bookname=《爷爷的传奇》][bookid=1391985,bookname=《魔浪人间》][bookid=1423137,bookname=《凌虚阁》][bookid=1181374,bookname=《荒诞姻缘》][bookid=1415351,bookname=《逆天剑神》][bookid=1565473,bookname=《长桥千古月》][bookid=1424913,bookname=《天玄令》]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邪佛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