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身不由己

    一条长长的走廊,纪可欣慢慢走过去,走廊尽头有一道门,虚掩着……

    她看着门,迟疑地站住,不敢往前,似乎知道一推开门,就有不好的事要发生!可是她无法控制自己,就算预感到这样的结果,也只能不由己地往前,往前……

    她推门,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变得很小很小,她的手甚至够不到门把!她低头,看见自己的白裙下一双脚也变得好小,赤足踏在地上,留下一个个小脚印!

    啊……她无暇计较自己为什么突然变小了,只是焦急地推开门……

    就妈妈……妈妈你在哪?妈妈……

    上躺了一个女人,纪可欣想也不想就扑了过去,又哭又叫地摇晃着她,可是那女人却一动不动……

    纪可欣大哭着,声音都嘶哑了,那女人也一动不动……

    堙突然一阵刺耳的铃声响起,纪可欣猛地睁开了眼睛,发现是自己的手机铃声,她伸手打开灯,去拿手机,另一只手抚了一下脸,竟然摸到了一手的潮湿。(^##最快的站^)

    她竟然在梦中真实地哭了?

    纪可欣摸了一下枕头,发现枕巾上也是一片潮湿,呃!她赶紧抓起枕巾擦了擦脸,看看手机来电,顿时紧张起来,是妈妈的。

    “可欣,肖源病又复发了,现在送进去急救,可能要提早手术,你快来啊!”养母的心急如焚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!好,我马上来!”纪可欣挂了电话,看看时间才午夜二点。

    这注定是一个多事的夜晚啊!

    她赶紧换了衣服,也顾不上脸上的淤青会被养母发现,抓了副大大的墨镜遮挡了一些,别那么吓人就行了。

    匆匆赶到医院,丁琼芳一看到还是吓了一跳,纪可欣解释说是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去摔的。大概肖源的况很危急,丁琼芳才没有过多追究,拉着纪可欣絮絮叨叨地述说自己的害怕。

    一晚上就在忙碌和焦急的等待中受着煎熬,八点时护士开始为肖源做换肾移植手术准备。纪可欣和养母一直坐在手术室外等着,从手术开始到结束,近十个小时两人都一直等在外面。

    到下午夏医生出来说手术很成功时,两母女都流下了激动的泪,丁琼芳激动过度,顿时就昏倒了。

    正在纪可欣忙得手忙脚乱时,竟然遇到了江浩之。江浩之的爸糖尿病住院,他过来送饭,听说肖源住院,就顺便说过来看看,正好遇到纪可欣手忙脚乱,就一起帮忙安顿照顾丁琼芳和肖源。

    丁琼芳这一段时间都是在医院护理肖源,虽然纪可欣请了二个护理帮忙,可是被她退了一个,说不能乱花钱,自己闲着也是闲着,就亲自守着肖源。

    这些子又忙又担心,吃也吃不下,这一晕倒一检查,低血压加有些贫血,还有些疲劳过度,医生建议她住院休养,她抗拒着不住,被纪可欣不由分说开了住院条,还走了后门,把她和肖源弄到了一个病房,好护理。

    肖源麻醉已经醒了,还没力气说话,只是看着纪可欣苦笑,握着妈妈的手舍不得放开。

    纪可欣眼尖地看见他的眼睛湿湿的,就心痛地帮他擦去眼泪,笑道:“哭什么啊,现在不是很好吗?只要你没事,妈也没什么事,我们一家人都好好的,不就好了!”

    -- 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豪门焰:冷少的替身情人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