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酒吧受伤

    柏浚旭车才开到金马坊的大路上,就看到一家酒吧门跑出了好些人,很乱的样子就让他心下一紧。(点墨中文 >随便靠路边停下,对纪可欣叫道:“你就呆车上,别下来!”就往酒吧里跑。

    一进去,就看到荣立正和全洪打在一起,而宋希辰被荣立的几个手下压在地上,眼角鼻子都是血。

    “S.hit!”柏浚旭没有思索,顺手捞起一把椅子就冲了上去,有几个人过来拦,被他用椅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打了过去,很快就近了荣立的手下。

    那几人看见他不要命地冲了过来,早吓得放开了宋希辰站起来自卫,被柏浚旭一椅子挥翻了两个。回拉起宋希辰,又冲过去解救全洪。

    就荣立在上,腿膝盖狠狠抵在了全洪喉咙上,一拳打得全洪口吐白沫,柏浚旭红了眼,挥了椅子就冲他劈头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荣立的手下被吓到了,冲过来抱住他的腰往后拖。

    荣立听到风声,只来得及偏头,椅子就砸在了肩膀和脖颈间,还是被他的手下把柏浚旭拖往后了,否则砸得更伤。他一看是柏浚旭,大怒,扔下全洪就冲了过来,半道抄起一个酒瓶呯地就砸了一半,直冲柏浚旭砍来。

    堙柏浚旭椅子被荣立的属下夺走了,只好抬手一挡,荣立的破酒瓶就戳进了他手中,他只觉得手剧痛,鲜血就哗哗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敢到我地盘上闹事!”荣立又扬起破酒瓶,正要再戳过来,突然又听到风声,回头,只来得及瞥见一张有些面熟的脸庞,就感到头上被重物猛击了一下,就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“可欣!怎么进来了!”柏浚旭不顾手上的鲜血,冲上去伸手就将她拉到后,蹲下抢过荣立手中的破酒瓶,对上来的人吼道:“不怕死的就上来!”

    他满手的血还有刚才的狠劲让那些人有些顾忌,谁也不想冒肚子上被戳个窟窿的危险,就僵持着。

    “浚旭,你在流血!”

    柏浚旭的手臂也不知道有没有戳到大动脉,如注的血水一样滑下来,看得宋希辰和纪可欣心惊跳。

    纪可欣上前,扯下柏浚旭的领带就给他扎紧手臂。柏浚旭一会就感觉头晕了,伸手搂住纪可欣支撑着,边强笑道:“别怕,我的人一会就来,他们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的!”

    酒吧老板闻讯出来时正是打得最乎的时候,又不敢上去劝,只好远远看着。这时看双方在僵持着,再不上去就不知道被打碎的东西找谁要交待了,只好鼓足勇气上前叫道:“大家有什么不满慢慢再说吧!先把伤者送到医院,否则出了什么事都不好交待啊!”

    他推了推荣立的手下,叫道:“快去看看荣二少怎么样了!”

    荣立躺那一动不动,也吓到了他的手下,一听店老板这样说,就赶紧冲了过去,边息事宁人地叫道:“先救人,以后再算账!”

    柏浚旭看纪可欣被吓到的样子,就将她往怀中用力带了带,安慰道:“别怕,他死不了的!就算死了,我也会让你没事的!”

    全洪吐了半天,总算有些清醒了,闻言冷笑道:“就是,死了活该!敢打本少爷,他活腻了!我靠,他要不死,老子找人砍掉他的手!”

    -- 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豪门焰:冷少的替身情人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