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自信摧毁

    有的事一开始了就无法停止了,一如舞蹈……

    纪可欣的梦魇,也是她曾经生命的一部分……

    犹如穿了童话中的红舞鞋,一旦开始了旋转,就无法停止下来!旋转旋转……音乐舞台是她的可卡因,犹如被注入了过分的剂量,她慢慢忘记了疲倦,忘记了生涩……只为台下那抹白色舞蹈着……

    一开始只是试探,舞到兴奋时她忘记了一切,忘记了曾经让她受伤的原因,她的脚伤,而让自己越来越挑战难度……

    就于是一切都成了必然,当她听到自己骨趾交错开的声音,痛得跌倒时,她知道今晚终于可以结束了!

    聚光灯冷冷地打在她上,她强撑起被汗湿透的脸,看向那半隐在台前的男人……只看到他白色的衣服,他酷帅的脸隐藏在黑暗中,无法看到表……

    纪可欣什么也没说,慢慢坐起来脱下了舞鞋,然后提着舞鞋,一瘸一拐地走向舞台边……

    堙她走得很艰辛,冷汗一颗颗掉下来,她也不抹一下,一直到站住柏浚旭面前。(诚意为您营造一个舒适的读书环境)

    他环抱着自己的手臂,目光悠远地看着她,晶亮的眸子在幽暗的光线中失去了昔的晶亮,似乎蒙上了一层雾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吗?够抵消你的怨气了吗?”

    纪可欣将舞鞋递到他面前,平静地问道。

    柏浚旭的目光落到她赤.的脚上,她没有掩饰地缩起来,就这么点距离,又能缩到哪里去呢!

    于是他就看到她脚趾上裂开的伤口,受外力破裂的指甲,浸出的血迹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茫然迟疑,与其是问纪可欣,倒不如说问自己。

    “浚旭……你就真的……那么恨我吗?”纪可欣手中的舞鞋掉在了地上,再也无法支持住自己疲累的体,晕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一切都陷入了黑暗中!

    朦胧中似乎听到了争执声,又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哭声……

    “只有一个名额……我们无法负担两个人的学费……只能放弃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!我好喜欢好喜欢小提琴……你让我去吧……等我赚好多好多的钱再接你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做……是你自己技不如人摔伤的……不关我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才是我爸爸的孩子,你只是一个没有爸爸妈妈要的孩子……你有什么权利和我抢……你去死啦!”

    “不要!不要!我再也不争了!别赶我走……”

    纪可欣嘶声大叫着,感觉自己被撕扯着,终于在疼痛中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可欣……可欣!醒醒!”

    她努力聚焦看着在自己上方焦急的面孔,那英俊的脸,满含焦急的眼神让她茫然,一时想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!

    “你醒了?做噩梦了吗?”很温柔的声音,轻抚在她脸上的感觉也很轻柔,她觉得像此刻柔软的,让她忍不住的想沉溺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梦了?你哭了!”他在她边躺下,伸手自然地将她拥进了怀中。他的唇自然地吻去她眼角的泪,浑然一切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浚旭?”纪可欣迟疑地转眼,看到已经是在酒店的房间里了,她的舞裙已经脱去,换了一条干净的睡裙。上也很干净,似乎有人帮她擦洗过。她动了动脚,脚好像也被包扎好了!

    -- 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豪门焰:冷少的替身情人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