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怀孕

    吃早餐?还是吃早饭?

    纪可欣看时间一分分过去,又是一小时过去也不见柏浚旭时,心一点点凉了下来。(点墨中文提供阅读 >

    这么说昨天晚上的短信吓到他了?

    真以为她想和他结婚,怕她纠缠就吓得连约好一起吃早餐都不敢来了?

    就纪可欣昨晚吐完了肚里所有的东西,早饿得前贴后背了,等过了十点,还不见柏浚旭来,她就上楼吃早餐。

    上来时觉得饥肠辘辘,点了一大碗牛面,可是当面端来,她才吃了几口就有强烈想吐的。她吓得放下碗,匆匆跑到洗手间,才蹲下,就哇地吐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好半天,连胃里的水都吐光了才止住吐,她坐在马桶上半天才缓过气来,摸了摸自己满额头的冷汗,她终于有些心虚了。

    堙她这是怎么啦?

    又是晕倒又是吐,她什么时候体那么差了?

    出来用水洗去唇边的污渍,她看着镜中的自己,发白的脸,凌乱的发丝,没睡够的憔悴……

    脑中莫名就想起母亲说的话:“那就用你的……做线……家庭和孩子也是你的线……”

    孩子?纪可欣猛然睁大了眼瞪视着镜子中的自己!

    不会吧……不会吧……一定不是!

    她恐惧地用手赶紧理顺了发,洗了脸,匆匆跑下楼对母亲说了声有急事就离开了医院。在外面的药店她买了两条早孕试纸,回到了母亲的家。

    当两条早孕试纸都显示了两条红杠时,纪可欣觉得自己一直紧绷的弦断了,她木然地回到自己的房间,躺在上缩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怎么办?怎么办?

    她一时觉得脑子里想了很多,又似乎什么都没想,就这样躺着……直到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她转动了一下眼睛,看看近在咫尺的包,却懒得伸手去拿,就让铃一直响着。

    固执的铃声,响完了又接着响起来,穿透力极强地全挤进她脑中,让她忍无可忍地终于坐起来,拿过了包,拿出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,谁找纪可欣,她死了,有事请烧纸!”

    她觉得从这一刻开始,她懂得了什么叫黑色幽默。

    “可欣……呜……我才是要死了!下次该你给我烧纸啊!”

    江蓉宝带着哭音的腔调将她从神游中成功招魂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蓉宝?发生了什么事?”纪可欣边问边用手抚脸,试图让自己更清醒一点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流血了……可欣,你快来送我去医院!”江蓉宝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怎么回事啊?周良呢?”

    纪可欣边问边穿鞋,匆匆拿了钱包就出门。

    赶到江蓉宝家才发现这位江女侠还一睡衣地在上哭,屋里乱七八糟的,似乎才经历过一场战火。

    “你们打架了?”纪可欣无法想象周良那善良忠厚的老实人竟然会和江蓉宝动手。

    江蓉宝呜咽着:“没打架,他砸了东西就出去了,我不知道去哪里了!他手机扔家里没带出去!”

    “啊!怎么会这样?”纪可欣边给她拿衣服,边问道:“到底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就憋了几句口啊!谁家夫妻不吵架,有他这样欺负人的吗?砸了东西就走,还过不过子啊!呜呜!”

    -- 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豪门焰:冷少的替身情人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