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62 意外的相遇,却早已相离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伊丫 书名:十两银妻千金妾
    段无烟出门的时候,清扬已是拿了他的包裹立在了门口,段无烟皱眉喝道:“谁让你这么快的?!”

    清扬哑口无言……

    飞扬却憋了笑,脸色通红,原来一物降一物啊……清扬平时看起来一副冷冷的样子,没想到有个这么混得主子。$点-墨 &

    “你小子笑什么?!一看就跟你主子一样没好心肠!”段无烟在赫连桀上受了气,自然得发泄一下,很不幸的飞扬没认清形势,遭了头灾。

    “爷,不收拾包裹,你怎么回去?”清扬尴尬过去,堵了段无烟的嘴。

    “先不回去。”段无烟皱眉。

    “爷!”清扬不赞同地大叫,都说红颜祸水,虽然王妃是国主亲妹妹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鬼叫什么?我去给诺儿画幅画,画完就走。”段无烟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拉开步子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主子,咱们回去吧。”凉亭里,坠子看着面无表倚在亭柱上的水涟漪,敛下了眼睑。

    “天气越来越凉了。”水涟漪微微启了口,只是那近乎于呓语的声音,让人听不真切。亭子的池塘里,已是浮了一层薄薄的冰,那平里欢快的锦鲤,也不见了踪影。就像这天,寒得让人心痛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水涟漪看着那浮夸的白雾由着自己的樱唇而出,惨淡的笑了一下,或许……她会老死在这凋零的亭子也说不定……

    突地,一丝冰凉滴落在池子里,起一圈不起眼的涟漪,接着,是第二滴,第三滴……本以为是下了雨,却不知,一抬头,水涟漪竟是看到了一片片白色……

    “下雪了……“水涟漪微微瞪大了眼,心因着一抹惊奇而兴奋了一下,只是,仅仅只有一下……接踵而至的失落斥满了她的心……

    “芳雪落天际伶人歌楚凄

    自古红颜多哭泣泪落洗菩堤……”

    或许是一时感触,久未清歌的水涟漪竟是被触动了心弦,淡淡的忧愁漫上心头,微微张开了口,一串轻灵的音节自她口中溢出,平添了一丝凄楚。

    坠子惊了一下,微微有些诧异,只知晓水涟漪是凤彩楼的头牌,原以为是以色侍人,想不到,还有这么一副才,不凝神细听。

    “英雄划剑依歌去人影稀

    谁知明是分离台上望珍惜

    我歌声与君兮何再重提

    君不闻曲相寄天下皆足矣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匆匆穿过花园的段无烟听到那若有若无的歌声很是诧异,来此之前,他对睿王府并没有做什么探寻,只晓得,一年前赫连桀娶了个挡箭牌回来,自己暗访睿王府多次,除了看赫连桀将自己的大肚子师妹接进了府,段无烟很是无语了好一阵子,敢他睿王府什么人都有……只是……

    段无烟望着远处的小水亭,不知道唱歌的,是哪一个……脚步,不由自主的朝着水亭移了过去,轻轻地,不忍心打搅那唱歌之人。

    “英雄划剑依歌去人影稀

    谁知明是分离台上望珍惜

    唱一曲别离谁在君怀里

    昨相依今又相离歌伶笑泪滴”

    坠子心头一酸,她虽奉命监视水涟漪,但水涟漪的苦无奈,她也是看在眼里的,知晓,她此曲唱的是自己,坠子只能叹了一声无奈……

    “一出悲戏终离佳人老矣

    唯戏幕里英雄美人在交替

    笑谈千年传奇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什么传奇……都只是骗人的鬼话!这世上,没有奇迹,谁的缘分,都是命中注定的……”撩了最后一个音,水涟漪悲伤地绪转瞬间布满了痕,是啊,唯有戏幕里的故事才能千年轮回,她水涟漪一届青楼红尘女子,又怎么可能得到……

    “好听!凄楚余音,绕耳不绝,姑娘尊姓?能否再来一曲?”

    一道戏谑的声音在水涟漪背后乍然响起,将她腔里的悲愤击得碎落一地。不悦的皱起眉,水涟漪心下暗自恼火,她再不受宠,在这睿王府还是暗地里看笑话的人多,何人如此大胆,竟是欺到她脸上来了!

    猛地回头,水涟漪倒竖了柳眉瞪着眼前作揖之人,墨黑的发,披了他一,顺着肩头滑下,甚是好看,看不清脸庞,但那宽而饱满的额头,却显示了一抹贵气,玄色的衣衫衬着欣长的形,俊美拔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!”水涟漪冷声质问。

    段无烟却是微微皱眉,心中暗叹,那凄楚之人似是一去不返了,本来还想好好安慰佳人的,只可惜,佳人转便翻脸不认人了……好不容易有他一个不错的听客,又肯赏脸赞美,她应是感恩戴德的,哪知……唉……想他段无烟场混迹无数,竟是第一次踢了铁板。

    “在下……”段无烟直起子,却在看到水涟漪的面容时呆住了,同样呆住的,还有对面直立怒视着他的水涟漪……

    “是你!”水涟漪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口中,那尚未喊出的名字被水涟漪喝断在了口中,段无烟抿了唇。

    “呵,想不到,你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……”水涟漪疾步步下亭子,站在段无烟跟前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儿,你听我说,当年我因为有急事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水涟漪冷笑一声,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赫连的师妹?”段无烟皱眉问道,他并不识得华文君,只是,也顿然忘记了华文君是怀有孕的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像吗?”水涟漪冷嘲地回头。

    段无烟脸色冷冽,不像……儿不会武艺,不可能……那她是……那个倒霉的挡箭牌?听赫连说,那女子是从青楼接出来的……青楼……

    段无烟只觉得背在后的手,越捏越紧,骨骼分明的手指被捏的嘎吱作响,本以为忘记了她……却不想,再次遇见,却叫他如此心痛。

    “呵呵,哈哈哈哈……”水涟漪仰头大笑,有些疯狂,她疯了,她快疯了!她一心错付于他,在她名门望族的份尚在之时,他却辜负了她……再见,却是如此境地……

    “三皇子,不,我现在,该称您一声国主了……”水涟漪停下笑声,看着段无烟冷冽的脸,浓浓地嘲讽着。

    “儿……”段无烟此刻心中如蚁噬一般,当年的事迅速的窜了出来,迎面扑来……

    “奴家现在名唤水涟漪,闫在三年前,已经死了,死在那场皇权之争里了。”水涟漪说得云淡风轻,之时眼眸中的寒冷如三尺冰冻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段无烟敛下了眼,亦掩去眼眸中的伤痛,父皇传位于他之时,黎妃之子不甘,竟是趁他微服探视小诺之际发动了政变,将当初支持他的闫家全家抄斩……等他闻讯回去的时候,闫家上下,已是一片血流成河了……而儿亦是不知所踪……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还能在这里看到你……”狂肆过后,水涟漪只剩下了凄凉……自己的命,还真是苦,深深过的男人抛下了自己,在她危难之时不知所踪,待到自己落入风尘看破红尘之后,却又给了她一个活下去的机会……那人人羡慕的汴京神话,却在新婚第一夜彻底破碎……本是持了安稳过的心嫁进王府的,却不料,竟是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……水涟漪阿水涟漪,你前世到底做了什么坏事,苍天要在今生待你如此不公!

    “儿。”段无烟亦是低叹了一声,想要伸手,却僵在了半空,她说的没错,此刻,他即使认她,又能改变什么呢?都怪他,怪他当初没有细查,听信了段无冶的鬼话!竟认为她被人糟蹋后杀害了……毕竟那时,闫家无一人生还……

    “我可以带你走……”许久,段无烟艰难的吐出这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水涟漪似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,转好笑的看着段无烟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段无烟皱眉……他还没想好……

    “国主,天方夜谭的事,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。”水涟漪冷笑的眼眸里,那唯一的一点星光灭了下去,“你有了王后,妃子,当初的婚约早已作废了。”

    本是应该平静,最平静的说出来的,只是为何,心中仍然酸痛?

    她曾是他未过门的妻子……可如今……她沦落红尘,又嫁为他人之妇,即使仍是完璧那又如何……那高高在上的西夏太后,容得下如此狼籍之人吗?与人共侍一夫,她水涟漪原本并无所谓,但此刻,她受够了……宁肯一生不嫁!

    段无烟黯淡了双眸,是啊,他有妻子了,她亦嫁人了……他们还能怎样?突地,想起之前,她所吟唱的那首歌……她应该很赫连吧……不然,为何如此伤心,毕竟,赫连利用了她……

    但,一想到她被别人占有,段无烟就觉得心中闷疼,酸涩无比……第一次反问自己,权利对他……真的重要吗?失了小诺……也害了儿……

    再抬眼,那抹轻盈的影已是义无反顾的朝前走去了,没有回头,没有……回头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一章是段无烟和水涟漪的……呵呵,亲们没想到吧……其实每一个女人都有一个故事,越是事故的女人,越是被伤的淋漓……伊丫的笔下,真的没有看着让人无比怨恨的女主哦~只有男主……因为伊丫一直都觉得,女人的感,来的要比男人深沉……在此,伊丫向各位有过被伤害经历的女同胞们致以万分的敬意,我们虽然受过伤,但我们依然在天天向上!

    本书由,请勿转载!

    ,点墨中文()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十两银妻千金妾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