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59 严子诺不为人知的身世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伊丫 书名:十两银妻千金妾
    “呵,呵呵……”段无烟也跟着笑了起来,只是看着傻傻的,脸清扬都忍不住鄙视他,微微侧了侧。(站 )

    严子诺无语了,渐渐地住了笑,看着段无烟有些不知所措,被赫连桀握着的小手,竟是出了一层的冷汗……

    “清扬,让他去书房等我。”赫连桀看不下去了,微微皱起了眉,让清扬将段无烟带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段无烟还想争辩,可看着严子诺慌乱的表,心中还是刺痛了一下……默默地在严子诺的注视下,退了出去,只是临出门前的那一眼,看得严子诺心惊跳……

    深……对,就是深,而且是那种刻骨铭心的谊……

    “桀……我觉得他喜欢我……”严子诺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,此刻,虽是喊着赫连桀的名字,却完全没有意识自己在跟谁说话,果然,手上的力道一重,严子诺被那钻心的疼痛拉回了神,看着赫连桀暗黑的脸,还傻傻的问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也喜欢他?”赫连桀怒火中烧,这小女人,就不能有一颗给他安分的!

    “啊?”严子诺呆了一下,连连摇头,笑话,这黑面神的表已是暗到了极点,自己承认才是傻瓜呢,虽然对段无烟并不讨厌,甚至有点好奇,似乎有什么东西牵引着自己去了解他,靠近他一般,当然,这话是不能说的,除非她想被打股……

    对,被打股,赫连桀罚她从来都不手软的,记得四年前自己跟隔壁的小狗子打架,输的一塌糊涂,哭着回来的,爷爷当时不在家,娘也是生病不能下,赫连桀看着自己的脸上肿的不成样子,甚至还多了个熊猫眼,二话不说,按着自己打了一顿股,还很疼呢……让她哭的更厉害了,那时严子诺第一次看赫连桀如此生气,娘在一旁都劝不住的,不过,后来听说那小狗子,被赫连桀打掉了三颗牙,他娘跑上门来哭,结果,被街坊邻居给堵回去了,笑话!找严大夫麻烦,那不是树敌吗?更何况,那小狗子可是十里八村的恶霸,平时严子诺也是躲着他走的,可那次,那臭生她前,她娘是青楼的头牌!她严子诺长大了,肯定没人要,他小狗子就将就一下,纳她当个小妾暖算了。严子诺脾气火爆,也不管自己是不是会吃亏了,上前就是一顿缠打……结果……

    严子诺不由自主的将双手背在后,捂上自己的,紧张的盯着赫连桀。

    “作何?”赫连桀不悦的皱眉,她那是什么表?好像自己会打她一样……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不要生气了……”严子诺眼珠一转,竟是撒上了,连相公这么麻的称呼都冒了出来,赫连桀却是微微眯了眼……

    “你又闯祸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真真是没法交流了,这都什么跟什么啊,敢他大爷的根本没生气,还害她担忧了半天。

    赫连桀无语的看着严子诺表转换了几轮,叹了口气,真是拿她没办法……掀开锦被,扶着严子诺躺下,赫连桀将她肩头的被子掖了掖,道:“再睡一下吧,晚膳的时候喊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严子诺乖乖的应了一声,看到赫连桀要走,忙伸出一只小手拉上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赫连桀回头,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段无烟晚上还会在吗?”严子诺问的小心翼翼,眨巴着大眼睛,无辜的看着赫连桀,害怕他被自己的这个问题惹得发飙。

    赫连桀却只是敛了下眸子,再抬起时,已是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“你希望他在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严子诺似乎没有想到赫连桀会把问题扔回给自己,呆了一下,想了想……

    “我,我不知道……”对段无烟,她有说不出的感觉……似乎应该是见过,却被自己忘记了……

    “好好睡吧,他是客人,怎么也要留下吃个饭的,不然岂不是我们待客不周。”赫连桀看穿了严子诺的迷茫,有些事,他不可能阻止,也不会阻止,毕竟,诺儿是时候该知道了的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心中堵着的石头放了下来,严子诺的小瞌睡虫也悄悄地爬了上来,没等到赫连桀把门关上,严子诺已是陷入了酣眠。

    睿王府的书房里,段无烟正慵懒地坐在那一向没人敢碰触的雕花大木椅里,悠然的转着手中的狼毫,时不时地瞥一眼门外。

    “爷,你跑来这边,那西夏怎么办?”清扬不赞同地皱起眉,也难得的说了好长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爷我来此地散心,必是有万全之策的,你小子瞎什么心?”段无烟一副痞痞的模样,长长地墨发因着他子的歪斜滑向了一侧。一手放在曲起的膝盖上,黑色的锦靴沾了些泥水,却依然厚颜无耻地蹬在赫连桀铺了虎皮的大木椅上,他大爷的竟是脸不红心不跳。

    “你来,到底为了什么事?!”门外,赫连桀的脸色沉,大步迈进来的时候,鹰眸死死地瞪着那木椅之上逍遥自在的人。

    “认亲。”段无烟头也不回,依旧把玩着手中的狼毫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个好时机。”赫连桀断然喝道,此时,皇朝权利关系一片混乱,只有诺儿份简单,才不会引人注意……段无烟若要插一脚进来……赫连桀眉头越皱越深,一想到诺儿会被拖上众人缠斗的中心,他的心就忍不住的害怕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难得的,段无烟停下了他的毫不在意,严肃的甚至有点忧愁的看着赫连桀,“可母后,怕是等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赫连桀心中一颤。

    “御医说母后旧疾突发,又因为……那是母后心中永远难以逾越的门槛,郁结在心,所以……病重卧已经半个多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把诺儿从我边带走?!”赫连桀微微提高了声音!

    “你别这么激动……又不是永远,我只是想带她回去看看母后……说不定母后心一好,病就好了呢?”段无烟赶忙解释,这头暴龙,他都什么还没说呢……

    “休想!”赫连桀断然拒绝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!你小子只不过是个姑爷,我们可是……”段无烟嚣张的气焰在说到此处,却生生的卡住了……他们是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怎的不说了?”赫连桀挑眉,他本没有这么恶质的趣味,只是每次看到段无烟,他那邪恶的因子都要忍不住的爆发一下……也算是替诺儿报复一下!

    “赫连桀!”段无烟怒吼,却换来赫连桀的嘲笑。

    “想说你们是诺儿的亲人?母后还有亲哥哥?段无烟……你觉得诺儿会信吗?即使诺儿信了,若她要问当初为何抛弃她,你们有脸面说吗?”赫连桀不说则已,一说竟是将段无烟震得微微颤抖……

    是啊,要怎么说?难道说当初他们为了皇权之争,竟是硬生生的将她换了出去?若不是严太医心软保了小诺一命……母后当初,怕是要以绝后患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也很心痛的……”段无烟自知此话无力的很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赫连桀讽刺的笑了笑,并不言语。

    清扬有些看不过去了,插言道:“王爷,我家爷也是关心王妃的,不然不会站在这里了……王爷还是给我家爷留点面吧。”

    “天作孽,犹可活,自作孽……”赫连桀没有接下去,遇见严子诺之前,他便认识了段无烟,也知晓他在寻找自己失踪多年的妹妹,只是彼时他尚未登基,西夏也正处于政权混乱的局面,那时他找诺儿,并非是认亲,却是为了斩草除根,为了他的皇位!

    虽然那时赫连桀并没有多大的感想,甚至于微微赞同段无烟的做法,毕竟,在那吃人的红墙绿瓦中,只有权力才能生存……

    “够了!”段无烟低吼了一声,是,他是作孽!尽管诺儿出生时他才十岁,但却是参与了那场狸猫换子的谋,甚至是他亲手将诺儿递给小太监的……那时,诺儿出生,还不到一个时辰……甚至是母妃用了打胎的药……为的,是陷害当初同样有资格争权的黎妃……

    他是没资格……

    “我一会就走……”段无烟垮了双肩,看上去颇为凄凉。

    “诺儿想你留下来用晚膳。”虽然有些不愿,但赫连桀还是说出了口,毕竟……那份血浓于水的亲,总是在无形之中牵引着他们……

    “什……真的?!”段无烟先是愣了一下,下一刻,却是开心的傻笑了起来,呵呵,真好……可以跟他的小妹妹一起吃饭了……

    “别得意的太早。”恶质的,赫连桀冷冷的兜头破了段无烟一大盆冷水……

    “你就见不得我好!”段无烟气急了,忍不住差点一拳挥上赫连桀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被你发现了。”赫连桀凉凉的开了句玩笑,差点惊掉段无烟和清扬的下巴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伊丫还觉得自己写的应该很好猜的说……长得像……又对小诺那么好……唉……失败……

    本书由,请勿转载!

    ,

    点墨中文()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十两银妻千金妾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