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53 一场迫近的阴谋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伊丫 书名:十两银妻千金妾
    “桀,你想做皇帝吗?你回来是为了报仇对不对?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诺儿!”赫连桀一声低叱,浑厚的嗓音被一股怒火充斥着,但那其中的惊讶却无法掩饰。(点墨中文提供阅读 >

    严子诺颤了一下,这才猛然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这些话,不要再让我听到!”赫连桀抓着严子诺的肩头,力道大得让严子诺轻呼……

    “痛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桀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微微放开严子诺,眼神有些不自在,最终还是敛下了眼睑。

    “君儿说得……都是真的了……”严子诺瞧着赫连桀的形,心里咯噔一声,心中有一块地方深深地塌陷了……空落落的……

    “君儿?”赫连桀猛的皱眉,漆黑的眼眸悠地一下抬了起来,双眼死死地锁住严子诺后紧闭的园门,眉头微皱……

    “啊?不是……”严子诺这才意识到自己吐口而出的话惹了麻烦,懊恼的咬着下唇,自己这是什么破记哦……

    “诺儿。”赫连桀重新抚上严子诺圆润的肩头,低头看着她的眼眸认真地道,“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,之前的事,是我的错,我不该娶了水涟漪和君儿,但我跟你保证,决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……”

    空空的誓言,严子诺淡淡一笑,不置一词,尽管赫连桀眼神认真,话语真诚,可,严子诺心中就是有那么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嚎叫,不可信!不可信!尽管,赫连桀从未对她许过任何誓言……这是第一次……

    自我防备的心理围栏太强了,赫连桀无论如何都打不进去……这是他为之前的所作所为应付的代价,一个受过伤的女孩,不会再轻易相信誓言的……

    但赫连桀并不知,严子诺淡淡的表让他心中狠狠地痛了一下,深吸了口气,赫连桀放开了自己的手,两人之间从严子诺大病以来的融洽,似乎在这一刻有点冻结……或许是谁都有了心防,又或许,都太要强……

    “回去吧,天凉。”许久的沉默让整个小道都压抑了起来,赫连桀双眸暗沉,率先转,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去牵严子诺的手,转的太快,他来不及看到后严子诺惯伸出的手,那么尴尬的停在了半空……带着不甘置信的眼神,看着那个走的毅然决然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唇角牵出的笑容太狼狈,竟是有了泪水的意味,这,就是那个刚刚还说不会伤害她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深吸了好几口气,严子诺才稳定了自己的绪,将快到眼中的泪珠了回去,昂首,迈着步子超前走了去,只是与赫连桀保持了五步的距离,不远……也不近。

    三步之后,赫连桀咬了咬牙,总觉得没有与严子诺并肩而行让他不习惯,他喜欢看着她,让她出现在自己的视线内,这样,他才不会心慌,不会害怕……

    只是,那个离他那么远的女人是谁?!顿时,赫连桀有些生气,停在那里等着严子诺的靠近,一手背在后,一手置于侧,想要在她靠近自己的时候伸出手牵住她……

    只是,她经过的太快……

    似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,那从自己旁目不斜视走过去的女人,带着一脸的冷漠,在自己的手还来不及伸出去的时候擦而过……

    赫连桀皱起了眉,微微叹了口气……

    “诺儿……”赫连桀出口唤她,只是,却唤不住……罢了,由她去吧……

    待他二人都走远之后,隔着一汪碧池,那玲珑的角亭里一袭广袖粉衣的女子,才从柱子后面露出脸来,眼眸中含着深深地幽怨,看起来是那样的骇人……

    水涟漪瞧着已是没有两人影的小路,抿紧了唇,心中冷笑连连……

    转向华玉榭走去,那里,如今是整个睿王府的冷宫,无人问津,她也整如木偶一般,只是呆坐着,不声,不响。

    赫连桀!严子诺!

    水涟漪心中暗暗发狠,对这两个让她噬骨憎恨的人,她绝不会再心慈手软了!

    砰地一声关了门,水涟漪看着桌旁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的坠子,大喝: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坠子手中还拿着没有做完的女红,被吓得狠狠地颤了一下,诺诺地应着,慌里慌张的收拾完针线小跑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水涟漪狠狠地扫落八仙桌上的所有杯具,噼里啪啦地声音使门外刚刚跑出来的坠子顿时停了脚步。形一转,轻步绕过花坛,悄悄地躲在了一侧尚未来得及关好的窗户旁。

    “赫连桀!赫连桀!!”华文君凄厉的大吼着,来发泄腔中无法磨灭的恨意和伤痛,他居然说要保护她!说不该娶她!

    不该娶她……

    一瞬间,水涟漪如被抽干了力气一般,跌坐在地上……泪,流了下来……她委屈!她不甘!虽然她出红尘,可那是她的错吗?!如果不是自己父亲好赌卖了她,她也不回去那种脏地方的!清官又如何?歌伶又怎样?从那里出来的,都跟女一个样!都一个样!!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……”水涟漪将自己的脑袋埋进了双膝,哭的压抑,痛彻心扉,窗户旁的坠子也暗暗地敛了眼睑,将眼眸中一闪而逝的同盖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你对不起我……对不起我……”水涟漪喃喃,有些泣不成声……如今后悔,当初又为何要娶她?让她成为了整个汴京城的童话,人人羡慕,人人嫉妒……其实他们都不知道,她水涟漪,是整个睿王府的笑话!!

    “哼!真没用。”屋内,一个冷酷的声音陡然想起,辨不出男女,让水涟漪猛的止住了哭泣,也让窗外的坠子微微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!”水涟漪胡乱的抹了把脸,红肿的眼睛看向对面翘着二郎腿挑眉看她的黑衣人,黑色的面巾遮住了容颜,只有一双眼睛暴露在外,闪着轻蔑的光。

    “来看看你被男人抛弃的鬼样子。”来人说话磁却不低沉,双手撑着膝盖微微靠前,仔细的瞅着水涟漪窘迫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!”水涟漪涨红了脸,咬牙切齿的看着他!

    “啧啧……别生气,你可是凤彩楼的头牌……”来人闲闲的把玩着桌上唯一仅存的茶盖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!”水涟漪噌地从地上站了起来,这个人,不是第一次来了,但每次来,都没有好事!水涟漪抿紧了唇,上次……想到上次,水涟漪心中又是一痛,上次他来,让她知道了她嫁入睿王府,只是赫连桀的一个挡箭牌,为的是保护严子诺……怪不得……怪不得他每次去皇宫,带的都是自己,也只有在哪里,他才会对她温柔有加……怪不得……怪不得他不碰她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一副怨妇的模样,我来,自然是为了帮你!”来人将桌子上转着的茶盖狠狠地拍在了桌面上,再拿起手时,桌上,只剩下了一堆粉末……

    水涟漪害怕的退了一步,这是威胁……赤果果的威胁!

    “怎么帮?”水涟漪警惕的看着来人。

    来人并不说话,只是从怀中拿出一个信封扔给了水涟漪。

    “就按这里写的做,我会保证,你能得到自己想要的……”

    水涟漪半信半疑的拆开了信纸,双眼扫过字迹,生生的顿住了,猛的抬眼去看依然悠然自在的坐在凳子上的人,不敢置信……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做不做由你……做了,你还有一丝成功的希望……不做……你就在这里等到成为青丝白发,明黄花吧……”

    水涟漪恶狠狠地攥紧了手中的东西,眼前的人在嘲笑她,她知道……但却无力反驳……或许,他说的是对的,她不试,便没有得到赫连桀的可能……

    “好。”水涟漪口中的字,吐得有些艰难,但,在最后一刻,还是坚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黑衣人一笑,道:“烧掉。”

    水涟漪呆了一下,才知道,他说的是手中的信,心思一转,便道:“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着我的面。”来人似笑非笑的瞧着她,似乎看出了她想要留下证据的企图,眼中又露出了轻蔑。

    水涟漪懊恼的抿了抿嘴,不甘心的拿出火折子,将这封信烧成了灰,黑衣人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成功之后,有下一步行动我会再联系你。”说完,影已从之前坠子藏的地方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那人飞几个起落翻出睿王府的围墙时,坠子才从不远处的灌木草丛中走了出来,嘴角一丝嘲笑,转,快速的朝着外头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亲们说伊丫这是遭得什么罪?!大半夜走三公里走回去!!!抱歉,昨天没有更,因为伊丫回去的时候……已经一点了……累的跟狗一样……爬都爬不起来……万恶的出租车!打不到……,>_<,……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,请勿转载!

    ,  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十两银妻千金妾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