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52 复仇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伊丫 书名:十两银妻千金妾
    “桀,其实自小便是一个丐儿……”华文君目光望着窗外,幽怨而绵长,深深地陷入了那场回忆之中。(点墨中文 >

    严子诺屏息,赫连桀是个丐儿?她从来都不知道……

    “他还在濋姨肚子里的时候,便已经注定了他此生的坎坷……”

    二十几年前,鄂贵妃游仪濋是名贯京城的第一美女,选秀入宫,直接被封为了贵妃,曾引起了朝廷的轩然大波,众大臣纷纷上书弹劾鄂贵妃册命一事,轰动了整个京城,皇上可以坐拥三宫六院,但绝不能上一个女人……

    或许那时,当今皇上是真的曾陷入过那么一场美丽的之中,这没有人知道,只是,快乐的时光那样短暂……消失的时候,连抓都抓不住。

    鄂贵妃入宫一年之后,怀上了孩子,在那个时期,这是尤为敏感的,因为那时候,皇上边除了两个公主,没有一个皇子,鄂贵妃肚子里的孩子,无疑成了整个皇朝最受人瞩目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华文君叹了口气,口中有着打抱不平的怨愤。

    “狗皇帝轻信人,还有刘后那老妖婆的谗言,竟认为濋姨暗结朝廷大员,参与政事!”

    严子诺眉头一皱:“后宫不得干政?这个理由却是牵强了……若是我,定是栽赃一个后宫之罪,斩草除根。”

    华文君猛的看向严子诺,眼中闪烁不明,复杂的厉害,这一刻,她才清醒的认识到,严子诺绝非好欺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用这样看我,权势上,都是这样的,以前哪怕在台山脚下那鸡蛋大的地方,也藏满了勾心斗角,大院子里的不长时间,就能抬出一具尸体……”严子诺看似毫不在乎,只是,那声音合眼躲闪的眼眸中,都能看得出她的厌恶。

    华文君笑了笑,严子诺不是不善计谋,而是不喜计谋……倘若她要用计,也不可小觑的,一个能将世道看得如此通透之人,怎么会蠢?

    “是啊,宫墙高瓦,藏得不是荣华富贵,而是肮脏的谋……刘后之所以没用后宫的罪名,那是因为濋姨行事谨慎,濋姨不仅是汴京第一美女,还是个才女……濋姨在怀孕之前,皇上几乎都宿在她那,刘后下不了手栽赃,濋姨怀孕后,专门向皇上要了几名女侍卫,甚至让宫女宿进了内寝卧,防的就是刘后这一手。”

    严子诺双眼微亮,确实是个好办法……像是娘的作风。

    “可惜,还是躲不过……濋姨背后没有势力撑腰,这么个不成名的罪名,便被定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何罪?”严子诺声音悠冷。

    “流放……”华文君慢慢握起了拳头,“我爹是出镖时救下濋姨的,那时……濋姨刚逃出来,着肚子被人追杀……想必那些人,定是刘后的爪牙。

    我爹本想让她濋姨把孩子生下再走的,可,濋姨执意离开,我爹不好阻拦,就给了些盘缠……之后濋姨去了哪里,我们便不知道了,我第一次见到桀是在我三岁的时候,刚刚能记起事。爹从山下带回了濋姨和桀……那时候,桀好脏……呵呵,黑乎乎的小脸,乱糟糟的头发,破破的衣衫,只是那双眼睛明亮又很深沉……之后,便是一起习武……我们一起长大……”

    华文君将那段美好的过往直接跳了过去,因为那些,会让现在的她心痛,回忆的越多,心,就越沉重……

    “我十三岁那年,濋姨一天下山后就再也没回来……后来桀也下山去了,没有只言片语,我只记得他走的那晚天气很差,下着大雪……他的脸色也好沉,我本是端了莲子粥去给他的,却没想到,那成了我们离别前的最后一件见面……之后,一走,就是三年……一点音信也没有……我只是在爹娘一次午夜的谈话中才知晓,他和濋姨一直都被人追杀,从不曾安定过,来此之前,桀竟是还当过丐儿……那时候,我的心,好痛……”

    严子诺双手猛地握紧,她的心也痛了……

    “那他回来是为了复仇吗?”严子诺喃喃。

    华文君直视着严子诺清冷的小脸,点了点头:“他不复仇,刘后也觉容不下他,皇朝向来长幼有序,郑王爷是刘后亲子,但毕竟小了桀三岁,更何况,桀有军功在,濋姨虽不是皇后,却也是名门望族……桀对郑王的威胁太大了,刘后定要为自己的儿子铺平道路的……”

    严子诺黯淡了眼神,为了复仇啊……为什么……他们就不能安安静静地,如在台山一般过着平稳的子呢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,桀的上背了太多的苦难了……虽然我知道我没有资格……但我还是想求求你……如果,如果他因为大局做了什么让你难受的事,请你一定要原谅他……”华文君拉住严子诺的手,赫连桀对她的亲,让她无以为报了,她此刻,只希望他能活的快乐一点……哪怕只有一点点……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尽力……”严子诺不敢给什么承诺,因为,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要承诺些什么……未来太迷茫了,她不知道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,她要怎么做……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叩叩叩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华文君即将出口的话,华文君,眉头快速的蹙了一下,放开了严子诺的手。

    门被推开了,巧儿端着一个木托盘走了进来,小巧的步子迈得极是稳当,一万烧灼精细的青花瓷碗摆在上头,老远的,华文君便闻到了那一股苦涩的药汁味,脸色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严子诺瞧着她脸色的变化,笑了一下,之前那沉重的堵在口的霾扫去了大半,接过巧儿手中的瓷碗,轻轻舀了一勺,吹拂后才送到华文君嘴边,华文君快速的瞄了一眼一旁敛着眼眸的巧儿,看了眼严子诺凑到她唇边的药汁,又看了看严子诺。

    严子诺瞧着华文君一直不张嘴,有些不解,抬眼看她时,却在她眼中看到了一闪而逝的恐惧……恐惧?

    严子诺慢慢收回伸出去的手,她……是在害怕她会害了她的孩子吗?

    心,有些受伤,刚刚,她还喊她姐姐……可……

    叹了口气,严子诺不再计较,毕竟两人斗了那么久……要想成为朋友,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给你下药的,这碗药中没有滑胎药的味道,不然,我喝给你看?”

    “不”华文君赶忙接到,摇了摇头,“我信你。”

    华文君接过药碗,仰起脑袋,一口气倒完了,严子诺有些不敢置信,这么苦的药……

    “给……”华文君将空空的碗还给严子诺,还冲她笑了一下,唇边沾染的漆黑的药汁,让她的笑容别有一番风韵……

    “我信你。”更何况,你还怀着桀的孩子……即使那药有什么,也不会让你试的!

    严子诺点了点头,将空碗递给巧儿,自己从上站了起来,帮着华文君躺好,掖了掖被子,道:“你好好休息吧,我先回去,有什么事,就让巧儿到小轩居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华文君应了一声,子确实有些乏了,看着严子诺消失在门后的背影,华文君缓缓地闭上了眼睛……

    从泠怡园出来,严子诺心中总觉得惶惶的,赫连桀回来是为了报仇……但看起来并不是报仇这么简单了……杀了刘后,郑亲王岂会善罢甘休?那接下来……就不是谁是谁非的问题了……那将是一场皇位的争夺……如果不能取胜,那肯定就是死路一条……但如果桀能胜出……那他岂不是就要登上皇位?皇位意味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……三宫六院……严子诺心中豁然一惊!意味着更多的女人……那她呢?她是不是将会成为第二个鄂贵妃呢……

    严子诺心中愈来愈寒,呆呆的向前走,知道撞上了一片僵硬的膛,撞红了鼻头,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赫连桀紧皱着眉,看着眼前失魂落魄的严子诺,不悦,大手拉开严子诺捂着鼻子的小手,轻轻的查看:“想什么那么入神?睁着眼睛也能撞上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桀!”严子诺不理会他,却是猛的拉住他的衣襟,“你想做皇帝吗?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呜呜……加班加到九点……让我死吧……谢谢亲们的支持!

    本书由,请勿转载!

    ,

    www.dianmo520  .com  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十两银妻千金妾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