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29 受伤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伊丫 书名:十两银妻千金妾
    赫连桀来到自己的书房门口,守门的飞扬只觉得他浑一股凛冽的寒气人,不抖了下子。(站 。)

    赫连桀猛的推开房门,又砰地一声阖了上去,一旁的飞扬一个踉跄,扶着墙壁,这才稳定了自己的体。

    他何时见过王爷如此震怒,向来淡然,甚至是冷漠的王爷,从没这样发怒过……飞扬皱了皱眉,莫不是华夫人又出了意外?那个女人还真麻烦,三天两头的闹些事出来。

    屋内,赫连桀双手撑着檀木桌面,气的浑都有些颤抖,抿紧了唇,脸色铁青,她要他滚,她何时对他说过如此重的话?!她居然让他滚!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又是一声巨响,上好的檀木桌顿时被他砸了一个坑出来,没有内力护体,赫连桀的手骨上一片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门外,飞扬再次受到了惊吓,整个人就想要冲进去,却被赫连桀一声厉喝制止了脚步,乖乖的守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疲累的坐在桌子后的木椅里,赫连桀从没像现在这般感到力不从心过……景炼背叛了他,在他一直倾力寻找他的时候,居然带着黑鹰阁埋伏他,多年的师兄弟的分全然不顾,居然用醉生炎想要置他于死地!

    甚至卖了消息给刘后,企图在台山困死他,若不是药庐四周有八卦机关,此刻,他和诺儿怕已是首异处了……

    想到严子诺,赫连桀咬死了牙!他倾力保护她,着她……为何,她就是不明白呢?!不明白他的苦心……

    景炼……诺儿……诺儿……景炼……

    赫连桀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整整一个下午,什么人都不敢进去,因为任谁都听得见那屋内不时传来的噼里啪啦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“王爷怎么样了?”华文君托着尚不算太明显的肚子,走到书房门口,看着脸色难看的飞扬,担忧的眸子一直望向书房。

    “华夫人请回吧,王爷此刻不想见客。”飞扬冷冰冰的回答,双眸甚至根本不看向她。

    华文君顿时暗生怒气,大步上前,她就不信,她今天进不去!

    飞扬拧紧了没,一手横陈在华文君跟前,但华文君根本不加理会,着肚子朝前走,飞扬有些顾忌,不敢用力去拦,趁此时机,华文君推开飞扬步进了一片狼藉的书房。

    “桀……”华文君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,从小到大,她何时见过赫连桀发这么大的脾气?但转念一想,又是为了严子诺那个女人,心中不免不甘。

    “出去!”赫连桀背对着门,站在窗前,西沉的太阳将他的影子拉的老长,墨发披了一,却微微有些凌乱,一锦服已是布满了风尘。

    “桀……你这是怎么了?”华文君小心翼翼的避开地上的碎瓷,绕道赫连桀后,伸手想要去拉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出去!”又是一声厉喝,赫连桀狠狠地甩开华文君的手,转,一双漆黑的眸子里布满了血丝,有些可怖,华文君不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桀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让我说第三遍。”赫连桀敛下双眸,那愤恨的气焰瞬间敛下,淡漠重新笼罩了他,却比之前更加的让人心寒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担心你,你……跟严姐姐吵架了?”

    “严姐姐?你何时对她如此亲切了?”赫连桀毫不留的嘲笑,今的他确实反常得很,华文君心下计较着,想要再说什么的时候,赫连桀已是转在离她较远的椅子上坐了。

    “别想着再玩上午时的花招,君儿,你该知道,我有多么讨厌被人算计。”赫连桀说得咬牙切齿,华文君心里颤了一下,算计他是忌,就算在山上时开玩笑逗趣亦是如此,所以,他们向来都不会拿他取乐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上午她让巧儿骗了他来,自己装着肚子疼,趁他上前之时抢楼了他,薄唇覆上的时候,她明显看到了他眼中的惊怒,稍一挣扎,却是被她带着倒向铺,他差点压倒她的肚子,吓得她一头冷汗却不松开樱唇,就那样吸着,咬着,却不料,严子诺随后进了来……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有什么用……”赫连桀一手撑着额头,一向清冷的语气里,多了一丝落寞……对不起有什么用啊……

    “我来,是想告诉你,我不想随景炼回去。”华文君拉下脸,撅起了小嘴。

    赫连桀一声冷笑,随景炼回去?此刻景炼怕是正筹备着如何杀他,又哪有心思要她回去?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他是你的丈夫。”

    华文君刷的一下抬起了头,咬着唇,道:“那你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君儿,我们……什么都不是!”赫连桀咬着牙从嘴里吐出这句话来,新婚第一夜,他要避开刘后眼线,不敢去诺儿房中,第二夜,她要他为她树威,才不至于在府中被人欺负嘲笑,他想她世可怜,依了她……这个月回来,她体不适,他待在房中照看她几夜无眠,累了就在桌前打个盹儿,如此,换来的是什么?!

    是景炼的背叛,是她的挑拨!

    赫连桀心中疼痛无比,攥紧了拳头,似乎下一刻,就要袭上华文君委屈的小脸一般,吓得她又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!”赫连桀不等华文君把话说完,便截断了她的话,脸上丝毫没有晴朗一分,反而更加沉。

    师傅被杀,师母殉的那,他去晚了,只看到一屋子血流成河,华文君腆着肚子跪在血泊中,不哭不喊,似是吓傻了……

    师母尚有一口气在,却是悬着,看到他来眼中放了光芒,一把抓住他的手……

    “桀儿……桀儿……”师母气若游丝,手上的力道却很有力,将他的手掌,掐出了一道道青紫……

    “师娘……这辈子……最,最对不起的,就是……就是君儿……当,当初……阻止,她,下山……寻你……若是,是我没有,阻止……她,她也不会,变成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别说话……我会就您的,没事的……”赫连桀将她的体微微托起,却被她制止了……

    “师娘,知道……没多少,时,时间了……只求,一件事……”殷红的血从她口中流了出来,如蜿蜒的小溪,染红了赫连桀前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您说!”赫连桀跪下,将耳朵凑近了。

    “娶,娶了君儿……保,保护她……弥,弥补……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桀只觉得双手一轻,那原本死死攥着他的双手颓然而落……赫连桀心中顿时弥漫了一股酸楚,看向一旁呆傻的华文君,心中顿时不忍……

    只是,他不明白,为何师母要这样要求……

    “君儿,师兄呢?”赫连桀轻声地问,似是怕吓到她。

    “师兄?谁?呵呵,谁是师兄啊……景炼?我的丈夫?哈哈哈哈……他走了,一个月前就走了!丢下我们走了!”

    华文君有些歇斯底里,赫连桀看着手舞足蹈的她,心中一阵难过,到底是谁下的毒手……师傅避世多年……却不肯放过他!

    “桀,你真要赶我走?”华文君啜泣的声音将赫连桀拉回了现实,满屋子的狼籍让他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飞扬!”

    飞扬听到声音,大步迈进了书房,抱拳等待命令。

    “收拾一下。”赫连桀丢下这句话,子便朝外走去,可在门口顿了一下……睿王府如此之大……可他该去哪里呢?

    回首,望了望小轩居的方向,赫连桀叹了口气,她此刻,怕是不愿见他的。

    下一刻,赫连桀已是迈出了正居,出了王府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因为有亲提出疑问,伊丫就把解释章超前提了,本来是要等到景炼出现之后才会说的……呵呵,希望不要怪异才好……谢谢lingniu98送的鲜花~伊丫好幸福呢啊!

    本书由,请勿转载!   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十两银妻千金妾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