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28 早该走的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伊丫 书名:十两银妻千金妾
    一晃眼,一个月过去了,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赫连桀似乎忙得很,整里早出晚归,又是甚至夜不归宿,偶尔回来也因着华文君的体,市场留在泠怡园,严子诺差不多,有一个月没有见到他了……

    晨起,严子诺看着镜子中面色不善的自己,微微蹙了眉,脸色有些发黄,眼下是淡淡的影,连那一方樱唇,也是淡无血色,桃红在她后忧心地看着。(提供阅读 >

    “王妃,近可是睡得不好?”

    “恩,有点……”最近,心里慌慌得,仿若有什么事要发生一般,昨天夜里梦到了什么,吓得她一冷汗,只是醒来之际,却又什么都不记得了……

    洗漱过后,桃红端来一盏熬得烂烂的鲍鱼粥,严子诺闻着那一股味道,只觉得腥味扑鼻,忍不住跑到一旁干呕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妃?你怎么样?”桃红伸手为她抚了抚后背,看着她稍缓的脸色,这才舒了口气,可吓坏她了。

    “端下去吧,我没有胃口。”严子诺疲累地歪在了贵妃榻上,心中不免自嘲,在这豪华的牢笼里待得时间久了,竟真的觉得自己是个贵妇人来了,在山间野地里疯跑的时候,何时见过自己的体如此孱弱?

    桃红本还想在劝说几句,在看到严子诺闭上了眼睛之后,便不由得闭上了嘴,端起那碗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却看到一风尘的赫连桀,后跟着飞扬和清扬,匆匆从小轩居的门口经过,桃红心中隐隐有些不快,端着粥碗,头脑一,便跟着赫连桀而去。

    书房门口,桃红气喘吁吁的追上了大步行走的三人,那晚稠稠的鲍鱼粥,已是洒了不少,但桃红此刻,已是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赫连桀就要进入书房,桃红紧追了两步,却在门口被飞扬一把拦住,低头怒斥着她:“做什么?这里是书房!”

    桃红抬起下巴,一脸的愤然:“我要见王爷!”

    “王爷还有要事,书房重地,可是你来的了得?!”飞扬眼眸凌厉,审视着桃红,让她不由得心底一颤,那气氛的小火焰也不由得弱了下去。

    此时,桃红才算看清楚飞扬的模样,胡子长了不少,轻轻的一片,布在已显瘦削的下巴上,桃红莫名的心里有些疼,但随即别开脸,撅着嘴道:“王妃没有用早膳,这已经是这几的第二次了,我要禀报王爷!”

    飞扬怒斥:“这都什么时候了!儿女长的事也拿来叨扰王爷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算小事?!”桃红尖声叫了起来,飞扬平时很是看重王妃的,今这是怎么了?!

    飞扬正待说话,却听到深厚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,同样面色疲惫的清扬露出了脸,对着桃红道:“王爷喊你进去。“

    桃红一听,扬起了下巴,在飞扬气哼哼的表中进入了书房。

    书房里,赫连桀一手撑着额头,揉着眉心,疲惫的脸色比清扬和飞扬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“看着赫连桀疲惫的面色,桃红顿时觉得自己有些逾矩了,一时踌躇不已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赫连桀也不抬头,似是累的极了,连声音也比平里轻了好多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桃红有些不知所措,要知道,自己说了,若王爷不当回事,那王妃知道了岂不是怪罪于她?定怪她多事……王妃那么清高冷傲的一人儿……

    正在桃红犹豫不决之时,一个小丫鬟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,桃红定睛一看,竟是华文君旁新拨的丫鬟巧儿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赫连桀猛然抬头,一双黑眸紧紧地盯着气喘吁吁的巧儿。

    巧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,呜呜咽咽地道:“王爷……华夫人有小产的迹象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桀猛然起,二话不说,大步迈了出去,巧儿自然紧随其后,就在出门的时候,巧儿似是才看到一旁有些呆愣得桃红,面色一怯,微微低了头,但那眼中闪过的光芒却隐藏的极好。

    桃红彻底被吓到了,华夫人小产?!那,那可是王爷的长子啊……待回过神,房里哪里还有人影,桃红当下什么也不管了,端着盘子朝着小轩居猛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王妃!王妃!”还未进屋,桃红便扯开了嗓子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严子诺刚刚才进入小眠,尚未睡着,便被桃红的大嗓门吵醒了,她猛的坐起了,望着门口,与此同时,桃红踉跄的影也跌了进来,手上还端着那碗鲍鱼粥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严子诺焦急的问,可是他出了事?

    “华,华夫人……”桃红印着剧烈的跑动,上气不接下气,已是说不上一句完整的话了,严子诺一边帮着她顺气,一边道:“慢慢说,慢慢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华夫人有小产迹象……王爷,王爷去了泠怡园……”好不容易说完话,严子诺一愣,下一刻,便已快步步出了屋子,边走边对桃红吩咐:“带上我的针包!”

    桃红无措的答应着,眼看着严子诺走远,赶忙把手上的粥碗放下,去寻严子诺的针包。

    一路小跑,桃红在泠怡园的门口追上了严子诺,却见她怔愣在门口,桃红不解,王妃风风火火的赶来,怎的不进去?

    上前,桃红踮起脚尖朝里看,却被眼前这一幕狠狠地震撼了……

    华文君此刻正坐在上,双手缠绕着赫连桀的脖颈,看不到她的脸,因为,她那张经销细致的小脸此刻正被赫连桀挡得严严实实的,赫连桀双手撑在华文君侧,但那暧昧的动作足以告知大家,这两人在做何事了……

    在桃红还未回神之际,严子诺已是猛然回,大步朝外走去,她不该来的……

    “王妃!”桃红吓了一跳,转去追,也顾不得自己的喊声惊醒了屋内的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故意的!”赫连桀狠狠地拧起双眉,看着华文君无辜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我不知道她会来……”华文君无辜的说着,自己让巧儿骗他来此,本只是为了多点两人相处的机会,刚刚那一吻,也是自己迫的,可,真的没想到严子诺会看到……她就算再大胆,也没大到亲给别人看啊……

    看着赫连桀眼眸中深深的不信任,华文君觉得受伤极了……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她极少喊他师兄,她喜欢喊他的名字,可此时此刻,看着赫连桀眼中的枭,华文君害怕了……

    一句师兄将赫连桀浑的杀气褪了下去,是……他是她的师兄,即使再讨厌,也要记得师父师母的再造之恩……还有景炼……

    想到景炼,赫连桀顿时握紧了拳头,千算万算,却没料到他会背叛他……

    “我,找到景炼了。”赫连桀淡漠而语,看着华文君瞪大的眼睛不再言语,转,跨出了泠怡园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开开门……王妃……”小轩居内,桃红猛拍着门,却得不到屋内人一点的回应。

    严子诺将自己狠狠地埋在锦被内,从来知道,从来都该明白的,他娶了她们,必是要圆方,要她们传宗接代的……可,真到自己看见了,那又是另一回事,没见时,她从来不会想象,着自己不去想象,不去想洞房夜里,他们如何缠绵,他对她说过的话,是否也会响在她们的耳边。

    可此刻……那旖旎翻滚的画面充斥了她整个脑海,挥不去,赶不走……

    “啊!!!”严子诺有些抓狂,揪着自己的头发宣泄的大喊起来,吓得门外的桃红颤了一下,也让那只大步踏进来的脚生生顿在了小轩居的大门外……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”桃红哭了,不再是呜咽,嚎啕着,仿若那伤在严子诺心中的痛,同样的伤在了她的心口一般……

    突地,一双锦靴立在了桃红面前,桃红抬起盈满泪水的双眼,虽看不清,但也晓得那时赫连桀,桃红赶忙擦了擦眼泪,焦急地拍着门,道:“王妃,王妃开开门……王爷来了……网页来跟你解释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诺儿……”赫连桀声音低沉,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按上那扇薄门,紧接着,“啪”的一声,什么东西在他眼前的木门上生生砸碎了……

    “滚!”严子诺的声音传来,带了三分狠厉。

    赫连桀浑僵硬,后头动了动,想要说什么,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……什么,也不能说……

    转,大步离开了小轩居,像是在逃避,又像是在生气。

    “王爷!”桃红在他后高喊,却换不来他一个转

    就在桃红高喊的同时,严子诺猛地打开了门,殷红的眼眶,看着那坚硬的背影一步步离开她的视线,泪终于承受不住重量,低落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走吧……早该走的……

    本书由,请勿转载!   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十两银妻千金妾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