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26 回府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伊丫 书名:十两银妻千金妾
    坐在马车里,严子诺的心无比的低落。$点-墨 &

    要回去了吗?心里总有些忐忑,有些压抑,觉得那在山上只属于两个人的子再一次一去不返了……

    微微撩起窗帘,严子诺看着车外,骑黑色汗血宝马的赫连桀,眼眶有一阵的酸涩,他的脸色还是那么苍白,但精神好了很多,到底,到底那红墙绿瓦的牢笼里有什么?让他如此放不下,如此……拼了命的去争?

    今天一大早,赫连桀便命人整装出发,在山上耽搁了好几了,必须尽快赶回去。

    那时,严子诺尚未起,接连照看赫连桀几子已是疲惫不堪了,好容易昨夜才睡了个囫囵觉……

    “为何要如此着急回去?”严子诺微微蹙没,看着镜子里自己后端坐喝茶的男人……他似乎极其喜欢喝茶,为何自己以前都没有发现?

    “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如此简练的回答,真有他的风格……

    严子诺嘴角一丝苦笑,放下了车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们走了两,已是快马加鞭了,或许若不是严子诺担心赫连桀上的伤未好,他们能把两天的行程压至一天了。

    睿王府的大门近在眼前,严子诺突然有一种不想进门的感觉,那铁笼般压抑的感觉再次袭向了她,让她几乎窒息。

    她忘不了,在这幢豪华的府邸里,还有他的另两个女人……

    “王爷,您回来了……”青叔在门口恭迎,脸上带着安慰的笑容,王爷平安无事就好,就好啊……

    “桀……”另一侧,华文君满眼期盼的望着从那高头大马上翻而下的男人,一心的痴迷……

    严子诺在桃红的搀扶下,下了马车,华文君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一下。

    赫连桀上前,看着才几便瘦的有些不像样的华文君微微皱眉:“君儿。”

    华文君被赫连桀脸上责备的表吓得一僵,微微低下头来:“我听说你回来了……就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赫连桀不再言语,率先跨进了大门。

    严子诺随在他后,经过华文君的时候,微微停了一下。侧眼望着脸色有些黄的华文君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如此折磨自己,对孩子没有一点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!”华文君低叱,别开了脸。

    严子诺见她如此冥顽不灵,皱了皱眉,不再吭声,跨进了门槛儿。

    四周环视,却不见水涟漪的影,有些个诧异,今这般大的动静,水涟漪怎么可能错过?

    “夫人!华夫人!”突然,后众人急切的叫喊声让严子诺顿住了脚步,尚未来得及回,便感到一阵风从自己边飞过,赫连桀的影已是到达了后,将华文君滑落的子接到了怀里。

    赫连桀紧皱得眉头,眼中满是担忧和急色,严子诺回看到的却恰巧是这么一幕郎妾意的场面。

    赫连桀低喝:“请大夫!”

    言毕,抱起华文君站了起来,却与凝视着他的严子诺不期然地对视在了一起,心头一颤,脚下一顿……可,怀中的人似乎等不得……当下,赫连桀微微别开眼,抱着华文君从严子诺边擦而过。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”桃红担忧的轻轻唤着呆愣的严子诺。

    “我们,回去吧。”严子诺许久不语,最后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,心中的那股担忧变成了现实,这座繁华的府邸,尽管地处百亩,却没有一寸属于她,就连他……也不是属于她的……山上的药庐,虽然破旧,但至少,在那里,他们相亲相,至少他们,同甘共苦……

    “王妃,您别太在意,王爷只是担心华夫人肚子里的孩子……绝不是喜欢华夫人……”桃红不忍看着严子诺如此无神,那在台山的子,她见惯了严子诺与赫连桀的融洽,在王府之时,这样的况,连她都难以接受,更何况是王妃呢……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严子诺也不多语,转继续自己的路,只是走了两步又猛然停住,对桃红道:“咱们去华玉榭,看看水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看她干嘛呀?”桃红微微有些不满,赶了两天的路了,每个人都是一的疲惫,王妃不好好休息,看那个满是心计的女人作甚?

    不要多语,随我去就是了。“严子诺看着桃红撅着小嘴,一脸不愿的样子,无奈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华玉榭门前,冷清了许多,再不见往那些丫鬟婆子们的影了,仿若这里成了一座冷宫一般,让人觉得凄楚不已。

    “吱呀”

    严子诺推开门,看着屋内稍稍落了灰尘的桌椅,眉头皱得紧紧的。小步轻声的挪到珠帘之后,模糊的瞧见那覆了薄纱的雕花大上,一个影背对着她们侧卧着。

    “王妃?”一旁坐着的丫鬟坠子看到严子诺,微微惊了一下,立起了子就要行礼,却被严子诺制止了,伸手招了招,示意她出来。

    坠子看了眼碧纱橱后依旧不动子的水涟漪,这才轻轻放下手中的活计出了门。

    “你主子这是怎么了?”严子诺皱起的眉似乎从进府门就没有松开过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晓得,自从那王爷从华玉榭走后,夫人就一直这个样子,吃的不多,成里就这么躺着……原本的琴,也不见拨弄一下了……”

    坠子满脸的愁色,严子诺点了点头,撩起帘子进了屋,坠子赶忙奔到前,对着睡熟的人轻轻唤:“夫人,王妃来看您了……”

    轻柔的嗓音似是怕吵醒她一般,严子诺在桌子旁坐了,伸手给自己倒了碗茶,桃红站在一侧,也是好奇的瞅着那帘后的人影……

    一阵悉索后,帘子被挑开了,水涟漪瘦削的脸露了出来,深陷的眼窝似是几宿都不曾好眠一般,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严子诺的眉头皱得更狠了,怎么,才出去了几天,府中的女人都学会了苦计了?一个个把自己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严子诺语气中呆了一点怒气,一个也就罢了,两个人,个个如此,别说是赫连桀,就是她,看着也觉得颇为不耐,还是华文君好算计,第一个用了此计,倒还可以博得一些同……

    “王妃费心了。”水涟漪声若游丝,眼眸垂敛,竟是多了一抹冷清。

    严子诺顿了一下,起上前想要为她把脉,却被水涟漪躲了过去,严子诺一怒,道:“一个个均是如此,折磨自己能得到什么?他会来看你一眼吗?!连你自己都不晓得惜自己,谁还会惜于你?”

    随着严子诺的厉斥,水涟漪眼中的水珠子,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用看,也不用你们假好心,我是生是死,谁还挂念?”水涟漪哽咽着,严子诺叹了口气,又坐回桌旁。

    “呵,我倒确实想过你死的……”严子诺清冷的声音吓傻了所有的人,从来没人想过,清高,冷清的王妃会有如此歹毒的心肠。

    “但我却觉得,不值得,因为……他娶你……并非你的错。”严子诺幽幽的说着,眼中一片迷蒙的忧伤。

    本书由,请勿转载!   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十两银妻千金妾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