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24 盟戒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伊丫 书名:十两银妻千金妾
    “啊……呵呵,不说这个了,我给你们看样好东西!”程录神秘的从怀中拿出一样包裹。(提供阅读 >

    严子诺好奇的凑过来,赫连桀依然岿然不动地喝着水,他不动,程录自然主动送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程录笑得得意,将手帕一点点的揭开,三四层手帕到时将那物件包裹得很是安全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这么宝贝?”严子诺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程录的手将最后一层手帕揭开,却见一只拇指般粗细的一枚扳指,云白透明的色泽,中间带着浓墨般的石絮,像是连绵不绝的远山……

    “一个扳指,有什么可看的?”严子诺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“小嫂子,你可别小看这没扳指,你再仔细看看……”程录淡笑,用手帕托着递到严子诺手中。

    严子诺轻轻地拈起扳指凑近眼帘。

    呵,好一幅雄山壮水之图!甚至那飘在两座山头之间的石絮,竟似飞雁……

    “神来之笔啊……”严子诺忍不住赞叹,不知哪位工匠打造的,竟有大家风范。

    “呵呵,此物只应天上有,人间那得几回闻啊……小嫂子,这可不是什么人打造的,这是一块天然之石!此物价值连城,便是值在此处。”程录得意地笑着,就说是宝贝了,哈哈!

    赫连桀依旧漫不经心的品着茶,对那扳指不发表看法,也不予以关注……

    “桀,你就不感兴趣?”程录一撩衣摆坐在赫连桀对面。

    “武林盟主的山水戒罢了,有何可好奇的?”

    赫连桀倒是说得轻松,严子诺吓得差点没拿稳,跟着,程录几乎从凳子上蹦起来去接那扳指。也幸好严子诺还算反应快,用子挡住了那几乎要掉在地上的扳指……

    赫连桀瞬间起,将严子诺从地上拉了起来,低喝道:“掉了就掉了,拼什么命!”

    “喂,那可是武林盟主的扳指!”严子诺小心地将扳指放到那层层铺开的手帕里,包好了双手稳妥地递给程录。

    程录也是心有余悸,死死地抓着手帕,塞进了自己怀里……

    “对了,你怎么得到的?”严子诺顺着赫连桀的拉扯坐在他边,看着程录将那扳指收好,才将心放进了肚子。

    “你猜!”

    程录难免得意。

    严子诺挑眉,一届商贾,这么个宝贝定是买来的。

    “买?哈哈,笑话呢……我想买,也得有人卖啊……不对不对。”程录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趁火打劫?武林盟主家里遭了贼,被你抓了?”严子诺努力的开动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呵,这可真是抬举我了……敢,我还当了捕快……”程录再次摇头,只是神色间一时有些不满了……

    “这也不是,那也不是……难不成是你打擂台得来的?”

    “欸!这次对了!”程录重新扬起了笑脸。

    “呵,吹牛也不分场合,我像是那么好骗的吗?”严子诺不信的瞪大了眼。

    “哎!桀,你可得给我作证啊!”还是你叫我去争的呢,若非如此,我干嘛大天,凉快的酒楼不待,跑去打太阳底下曝晒啊!

    赫连桀微垂眼眸,并不去看程录眼中的委屈和控诉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师弟。”仅此一句,严子诺恍然大悟,但下一刻,又蹙起了小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武功又不高,你的师弟同出一门,怎么可能打赢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程录不看置信的站了起来,第一次听说,真是第一次听说啊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?”严子诺不满的看着鬼叫的程录。

    “桀的武功不高?呵,几百年难遇的笑话……你,你怎么得出来的?我跟他打了几年了,要是能打的赢他,我就当师兄了!”程录哇哇乱叫,严子诺却是越听越诧异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严子诺望向赫连桀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!”程录不等赫连桀开口,便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没问你,安静点!”严子诺瞪了程录一眼,死死地盯着赫连桀。

    赫连桀微微蹙没,将手中的茶碗递到严子诺唇边,淡语道:“喝点茶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话呢,你别打岔。”严子诺推开赫连桀的手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赫连桀也不掩饰,清脆的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可为什么每次我打你你都不还手?”严子诺疑惑,若真是武艺超群,那他怎么会不是自己的对手?凭自己那三角猫的功夫,怎么可能取胜?

    哇哇乱叫的程录顿时无语了,坐在凳子上,摇了摇头……原是为了这个……

    “舍不得。”赫连桀也不掩饰,这恐怕是他这辈子说得最麻的话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严子诺的无语,与程录的惊讶都充分证明了赫连桀说了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……

    程录擦了擦嘴角,在赫连桀凌厉的眼神下若无其事地说:“我什么都没有听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严子诺想要说话的时候,赫连桀突地捂住口鼻,一口鲜血就这样毫无预警的吐了出去……血水依旧顺着指缝好看的纹理慢慢的凝聚,低落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!”程录脸色大变!立刻起上前。

    严子诺一把扶起赫连桀,将他放倒在上,从怀中抽出针包,三针下去,赫连桀安稳了血气,却依旧干咳不已……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程录看着严子诺熟练地手法,双眉拧紧,小嫂子医传世家,会医并不奇怪,但,桀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醉生炎……”严子诺脸色难看的看向上干咳不已,脸色苍白的赫连桀,心头一阵酸楚……之前还在跟他斗嘴,还在惹他生气……此刻,却看到他毫无生气地躺在上……而她却无能为力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!

    严子诺得泪,霹雳啪啦的落了下来,这几,是她泪水最多的子,几乎一生的眼泪都在这几天流光了,流干了……

    “醉生炎?!”程录大惊,为何他没有得到任何消息!!

    “要怎么解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呜呜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严子诺死死地咬着唇,程录的脸色顿时一片铁青……

    “诺儿……”赫连桀看着边泪流不止的严子诺,努力地伸出手,抹上她脸上的泪水,“莫哭……”

    “桀……”严子诺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爷,您在里头吗?”门外,小二的声音有些拘谨。

    “何事?!”程录厉喝,没了之前戏谑的心,程录烦躁极了。

    “有人让小的把一把东西交给里头的。

    程录与严子诺对视了一眼,两人眼中都是不解和错愕,什么人会给她东西?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店小二立刻捧了一个小盒子走了进来,程录接过,看着那巴掌大的盒子不解,店,告诉小夫人,反……反……什么行之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想不起那文邹邹的一句话,小二已是流了满额头的冷汗……

    “反其道而行之?”程录接话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呵呵,还是爷文采好……”店小二拍着马,却不料,程录瞪了他一眼,低喝:“行了,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掉了好多收藏啊……为嘛?伊丫已经排除各种苦难更文了……呜呜,伤心啊……

    本书由,请勿转载!   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十两银妻千金妾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