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6 出城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伊丫 书名:十两银妻千金妾
    天色蒙亮的时候,桃红急匆匆的推开严子诺的屋门,心中有些忐忑,自己竟然睡过了头,要不是清扬来喊她,她指不定睡到什么时候呢……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”桃红睁大了双眼看着眼前径自涂抹的女人……这是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严子诺起,对着镜子又照了照……铜色的镜子里,哪里还有严子诺原本的面容,眼前的女人就是一个样貌普通,甚至有些点丑的妇女,脸颊下侧一小片红色的胎记显眼得很,除了眼眸中那一抹清冷晶亮的光芒,桃红实在找不出哪里还有严子诺原来的影子……

    “夫人您怎么……这么个打扮?”桃红诧异地上前,将洗漱的东西置于桌子上,不可思议的看着严子诺。(提供阅读 >

    “不光是我……”严子诺拉过桃红,将她按坐在凳子上,拿起眉笔便是一通乱画,骇得桃红不时地叫喊。

    桃红望着镜中的模样,真真是哭无泪,这哪里是睿亲王府的大丫鬟,这明明就是个村姑……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能不能不要这个样子?”桃红委屈的瘪着嘴,却惹来严子诺的一记冷眼,浑瑟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这是什么?我们出来还有要事要办,易装而行方便。”严子诺将东西都收拾了一下,唤来一名随行的侍卫,让他将房钱结了,自己领着桃红便朝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普通的马车,普通的马夫,一路上,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,眼看着快要到城门口了,严子诺微微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城门似乎是刚刚开启不久,人并未很多,但那看守城门的侍卫却个个精神得很,仔细的观察着每一个进出的人,一双双眼睛似乎都呆了钩子一般……

    “车里是谁?”马车在出城门的地方被拦了下来,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,带了三分警惕。

    “是位夫人,要回娘家的。”车夫老老实实的回答,那守卫仔细看了车夫,觉得他并为撒谎,遂放过他朝车上一跃而上,猛的掀开了帘子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咳咳咳咳……”严子诺用手帕子捂住自己的嘴,猛烈地咳嗽了几声,桃红会意,连忙扶住她,扭过那张被严子诺涂抹的很不像样的脸,对着守卫微微一笑,憨憨地道:“大哥,俺姐姐得了肺痨,被夫家赶回了家……您行行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肺痨……

    严子诺脸上一阵青白,这丫头这张嘴哦……下手猛的掐了她一把,桃红脸上的讪笑一僵,脸色极其难看,似要哭出来一般……

    那名侍卫微微眯了眼:“看夫人穿着,不似有钱人,这马车,要雇,少说也得一两银子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看您说的,我姐姐要不是因为染了这个劳什子的怪病,怎么会被夫家休弃?我姐姐劳心劳力服侍他们家,怎么休了我姐姐,难道连个路费也不给出了?实话告诉你不怕你笑话,这车子,是姑爷家给的,我们,还真没出一钱银子!!”说话间,桃红已是“气”红了小脸,严子诺也配合的“哭”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那侍卫似乎被搅得烦了起来,不悦的瞪了桃红一眼,翻下了车,车内,严子诺咳嗽的更是大声了一些,连带着哭泣声也因此而扭曲起来……仿若那种事真的发生在自己上一般……

    “过去吧。”侍卫挥了下手,车夫赶忙坐上了车子,挥起马鞭,狠狠地“啾”了一声,那马匹便乐颠颠的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严子诺的马车刚消失,后城门处,一匹黑色的马疾驰停了下来,马上,一个黑色铠甲的士兵翻而下,大喝:“郑亲王爷有令,追查逃犯,今不开城门!”

    那探查严子诺马车的侍卫皱起了眉头,道:“郑亲王的命令?可有皇上的章印?”汴京城的护门,没有皇帝的命令,谁也不得擅自开合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来人从怀中摸出一张淡黄色的帛绸递给侍卫。

    “属下遵令。”侍卫看了帛绸,确认了印章确实是真的,立刻下令将城门关闭。

    “头,你说,什么逃犯居然让皇上把城门都关了?”看着黑色铠甲的士兵越走越远的背影,侍卫后冒出了一颗脑袋,正是看守城门的巡卫。

    “管那么多作甚?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!”侍卫冷冷呵斥,吓得那颗凑前的脑袋立刻缩了回去……

    而严子诺的马车内,此刻却是惨叫声连连……

    桃红一声高过一声的讨饶声,让前面装扮成车夫的侍卫们低声笑着,摇了摇头……

    “夫人,哎呀……夫人,您饶了我吧……我再也不敢了,真的……再也不敢了……啊!”

    车内,严子诺与桃红滚成一团,严子诺正伸出双手凑到空隙便毫不犹豫的下手,使劲儿的搔着桃红的痒痒……

    “死丫头,居然咒我得肺痨!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严子诺嘎嘎笑着,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,山野里自由的气息完全的散发着,对着桃红上下其手,不多时,桃红便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……只能气喘吁吁的躺在马车的板子上。

    严子诺也累了,伸出指头戳了戳桃红的脑门,看她半死不活的样子,严子诺舒了口气:“看你下次还敢,下次,我就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敢了不敢了……”桃红连忙讨饶,按住严子诺那伸到跟前示威的素手,脸上满是讪笑,“桃红真的不敢了……好夫人,饶了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严子诺捏了捏桃红的鼻子,在另一侧坐了,一瞬间的释放和发泄,让她感到有些轻松,从早晨得知赫连桀的伤势到现在,她的心中一直如压了块巨大的石头一般,喘不过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夫人!”帘外,随行的侍卫猛的出声,将一个条子递了进来。

    严子诺急切地接过,那米黄色的宣纸上还带着点点的温度,细长的纸被卷成一个长筒,中间系了一根丝带,这明显是一封飞鸽传书。

    “严子诺小心的打开,当墨色的,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时,严子诺心头顿时松了口气……他还能提笔,看来清扬带过去的药有效了,但……

    严子诺握紧了手中的条子,心只是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,她知道那霸道的毒药到底有多厉害。

    掀开帘子,严子诺对这两名侍卫道:“加快脚程,我们务必在明晚赶到台山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而被严子诺紧握在手心的薄纸上,只有短短的两个字:等你……

    本书由,请勿转载!   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十两银妻千金妾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