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02 婚礼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伊丫 书名:十两银妻千金妾
    前厅里,赫连桀一喜服,直着躯站在大堂中央,周边是前来恭贺的官员,高堂上,只有一名老妇,闭眼沉静的转着念珠。(提供阅读 >

    “新娘子来咯。”门外,喜娘一声高喝,两名女子扶着一个穿红色喜袍,盖着大红盖头的女子便被扶入了门槛。

    赫连桀接过那段大红绸缎,将女子牵着,到得高堂跟前站定,冰冷的脸上依然没有多少表,反倒多了一抹暗,让喜娘也有些尴尬,不晓得怎么调节气氛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到了,就行礼吧,莫误了吉时。”端坐八仙椅上的老夫人,淡淡开口,赫连桀冲着喜娘示了一个意,喜娘慌忙高喝:“好,好,一拜天地!二拜高堂!夫妻对拜……好,礼成,送入洞房!呵呵,祝新郎新娘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。”

    赫连桀从团蒲上站了起来,却并未拉着新娘子入洞房,因为高堂上的老夫人在礼毕的第一时间便站起了

    “兰姨?”赫连桀蹙眉,唤住了起要离去的老夫人,“您,不喝杯喜酒吗?”

    “不了……”老人叹了口气,“小姐去得早,看不到这个场面,我今,替小姐坐在这里,王爷,兰姨心里,不好受……还是让我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老人说的有些心酸,让一旁的新娘子揪起了心,一双纤手,握紧了红绸。

    “那兰姨,看看诺儿再走吧……”赫连桀语气中多了一丝淡淡的祈求,透露了心中的担忧。

    却还是没能阻止老人的脚步:“我没脸见她,小姐若在世,也没脸见她。”

    赫连桀心中有些郁结,抿紧了唇,望着老人在婢女的搀扶下远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桀?”新娘子有些忧心的唤了一声,拉回了赫连桀的思绪,一言不发,扫了一眼周围好奇的人群,径直拉着新娘向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严子诺静静地坐在窗前,望着渐西沉的暮色,心中一股股酸涩涌出,她已经这样坐了一整天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用点晚膳吧……”桃红担忧的站在门口,已经一天了,一天的时间,王妃都没有用一点膳食,这可怎么行呢?

    “天都黑了?”严子诺似乎是突然才意识到一般,苦涩一笑,还是放不下啊……挪动了一下双腿,一股酥麻之感侵袭全,让她忍不住的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待子稍微舒缓了,才起坐在桌前,慢慢的吃了几口,虽面无异色,但,桃红还是晓得,严子诺心中定然不舒坦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严子诺放下碗筷,看了一眼空的屋子,淡淡的开口询问,但,只说了一句,便住了口,原本想问赫连桀回来了没,却忽然意识到,今夜,他必不会来她房里的。

    “王爷去了西屋。”水涟漪不识趣的再次来到严子诺的小轩居,语气中难免带了火气,看来,是得了什么消息。

    严子诺不言语,只是叫人多备了一副碗筷,示意水涟漪坐下一起用膳,桃红虽不乐意,却也不敢违背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怎么还有心用膳?”水涟漪到此时,显得有些沉不住气,不是她太大惊兰夫人没等新娘子入洞房便起离开,心中有些窃喜,严子诺进门时是怎么个光景她不晓得,但至少她进门时,兰夫人可是笑脸相迎的,王爷生母两年前过世的,所有人当中,只有严子诺见过老夫人,听说,王爷的母妃曾是宫中盛极一时的鄂贵妃,遭人陷害才带着睿王爷流落在外,也是那时结识了严子诺,老妇人虽然不在了,但兰夫人可是贴伺候老夫人的,王爷对兰夫人就像对自己母妃一般,兰夫人不喜欢华文君,对她来说,可算是一件好事,但,没想到的是,王爷在偏院行了礼,便直接将那女人安排进了西屋。

    想她跟严子诺,都是单独别院,严子诺的小轩居尚没有她的华玉榭大,而那个女人一进来,居然便让夫君如此重视,之间安排在了主居的西屋,跟夫君同住一个院子,如此这般,她怎么还能忍得住?!

    “水夫人来我这,所为何事?”严子诺又夹了一箸菜,细嚼慢咽,吃的好不文雅。水涟漪不动筷子,瞪着严子诺半天,终是不服气的叹了口气,一甩衣袖离开了,在严子诺跟前,竟是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水涟漪一走,严子诺放下碗筷,轻轻抚了抚口,那里有些憋闷。

    优势洞房花烛夜啊……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”桃红担忧的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三年前,也是这样的夜晚,他来我家提亲的……掏光了上所有的银钱,他一年的工钱……才十两……他嘴拙,不会说话,只是将银子:‘到此处,轻轻地笑了笑,那时的记忆那么美好,没有权利,没有奉承,同样的,也没有心痛。

    “王爷怎么说?”桃红也被吸引着,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他?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摇了摇头。”严子诺微微叹了口气,“于是,爷爷又问:‘那是给你娘买药的?你娘的病又重了?’他还是摇头……我爷爷就纳闷儿了,说:‘那你小子干嘛来了?’”

    桃红没想到,他们家王爷也有如此木讷的时候,咯咯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王妃,那王爷是去干吗了?”虽然心里早有定论,但桃红还是忍不住的问下去。

    “是啊,干嘛去了呢?”严子诺嘴角弯起,带了点点的笑意,那晚,她躲在门后,看着赫连桀憋红了脸,却说不出一句话的时候,心里也替他急过,就那么句话,怎么就说不出口呢?她自己都恨不得跑出去替他说了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桃红见严子诺不吭声了,连忙催问。

    “后来?后来他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也没说?”桃红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也没说。”严子诺幽幽的叹了口气,这辈子,她没有听到他的一句甜言蜜语,连求亲,也是如此沉默啊……

    “那祖爷爷怎么能把王妃嫁给王爷呢?”桃红不解。

    “是老妇人开的口,说她这个儿子子冷,嘴拙,不会说话,这是两银子,是王爷干了一年的体力活攒下来的,娘俩儿个省吃俭用,凑得彩礼。爷爷听了,二话不说,就答应了这门亲事……”严子诺说到最后,多了一抹幽怨,要是当初爷爷没有答应……

    桃红听出了严子诺口中的忧伤,适时地住了嘴。

    “又是同房花烛夜啊……”严子诺一声感慨,带了无尽的愁思……

    “睡吧……”起,严子诺撩开内室的门帘,步入了内间,今晚,他必不会来了……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屋外那抹鲜艳的红色影也僵直了,在门外,修长白皙的手紧紧地扣住门扉,去无论如何也不敢推开……

    诺儿……你可是后悔嫁给了我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伊丫的新书《十两银妻千金妾》多多支持哦~~

    本书由,请勿转载!   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十两银妻千金妾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