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章 逍遥派

    <---凤舞文学网--->    看着吴爽不自量力,却狐假虎威的表,林夕不有些好笑。--凤-舞-文-学-网--^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^www.xiaoyanwenXue.com^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那依你之意,便待如何?”林夕冷漠的看着吴爽,嘲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羞辱我师妹,我师傅还未开口,你便想一走了之不成?”吴爽还是想为孙彩婷讨个说法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林夕朝前走了两步,但仅仅是这极短的距离,就让吴爽感到一阵无形的压力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本不想来此,是你硬要我来。我来之后,却出的这样的事,更是我不愿看到的事。我刚刚已经给宗主说过,而且是再三的说过,我有重事在,停留不得,宗主不应声,难道就让我在这里等着不成?”林夕直吴爽的眼睛,狂妄的口气连孙天聂也夹在其内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吴爽刚要开口,却听得孙天聂在座位上传来一声沉重的叹息: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林夕和吴爽当即停下口舌之争,纷纷看向孙天聂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吴爽是出于敬畏,而林夕并非无极宗的人,他这样做,完全是出于自良好的修养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小兄弟,我今的举动,虽说是一厢愿,但也不是一时的冲动。”孙天聂慢慢的开口说道,“彩婷是我女儿,她的心思我最知道。从你们进门第一眼,我在她看你的眼神里,就知道她是喜欢你的。而且,你亲自护送她回来,我也认为是你对她也是有意的。所以才有了这一幕,是我为难于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林夕是吃软不吃硬的主,此时听到孙天聂这么说,急道:“宗主,是在下的过错。^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^wWw.mingshuyuan.com^你何须自责?是我太优柔寡断才会让令有今的难堪,实在是对不住。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孙天聂又是一声长叹,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我只求婷儿能早恢复过来。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林夕无言,他根本没有处理过这样的事,就更不晓得如何说了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一切都是我们自作多,小兄弟既然有事,那就请自便吧。有怠慢之处,还请原谅才是。”孙天聂慢慢说道,完全是一个父亲的沧桑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林夕想走,可是见到孙天聂这样,他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或许,这就是孙天聂的高明之处,擒故纵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想到孙彩婷对自己哀怨的眼神,白衣炫不知在何处,林夕还是决定离开这里。既然已经伤了人家的心,那么留在这里也是多余,而且看吴爽那么虎视眈眈和种种的刁难,呆在这里更是自找苦吃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如此,那么在下告辞!”林夕抱拳,对着孙天聂说道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好走不送!”孙天聂苦笑着对林夕说道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林夕看了一眼孙天聂,又看了一眼吴爽,转朝着孙彩婷跑走的方向看了一眼,拔腿便走,好似抛却了一辈子的杂念,下了重大的决心,永不后悔似的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刚出门没两步,天空中忽然黑压压的一片,仿佛如一片蝗虫,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,瞬间落在了林夕的面前,这个属于无极宗的院落里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林夕一惊,孙天聂终于要行动,要露出狐狸尾巴了吗?

    



    再次回转,看向出来的门内,那个正坐在堂内的孙天聂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林夕对于任何一个对自己有威胁的人,都不会有什么好态度,即便他有着良好的修养,即便他刚刚还是一个“前辈”、“宗主”的叫着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孙天聂一个闪来到林夕的面前,惊人的速度再次出现,林夕勉强躲过,与之对视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孙天聂却面对着那群来人,怒不可遏的说道:“仇天海,你逍遥派是什么意思,竟然这么多人来我无极宗?莫非要与我为敌不成?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仇天海——逍遥派开山掌门人!高层紫级实力。门派成立几十年而已,与根基颇深的玄刀门、神秘的无极宗相比之下,显得柔弱而渺小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但是,逍遥派既然能以这么年轻的份,在众多实力之下生存,落得一席之地,就必定有他的不凡之处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孙天聂,你莫要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,你心里打的什么算盘,能瞒的过别人,还能瞒的过我吗?”仇天海冷眼盯着孙天聂,嚣张跋扈的说道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仇天海,你把你的话说清楚!我无极宗做事,一向光明磊落,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?你倒是说与我听!”孙天聂气急,后的无极宗人都已经从房间里、院落里纷纷出来,站于孙天聂的后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”仇天海大笑着,“你以前做的的确是滴水不漏,可是从你落井下石玄刀门开始,到今之事看来,就显示出你的狐狸尾巴了!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玄刀门作恶多端,正道人士自当人人得而诛之,我无极宗甘冒灭门之险,前去讨伐。而你逍遥派又做了什么?只不过是一个缩头乌龟罢了!你说今之事,今又有何事?你不妨说出来听听!”孙天聂被仇天海弄的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哈哈,不错不错!”仇天海竟然拍起了手掌,嘲笑着说道:“趁人之危,在玄刀门腹背受敌之时,前去讨伐?这难道就是你说的人间正义?就是你说的人人得而诛之的行动?当玄刀门鼎盛之时,你无极宗又在干些什么?我逍遥派的确不敢与玄刀门作对,可是更不耻于做那种下三滥的勾当!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!……”孙天聂被仇天海的话语,噎的说不出半个字来,脸色涨红,难堪至极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问今之事?”仇天海步步紧,一副恍如天真却含讽刺的语气问道,“你令你女儿前去搭救林夕,使得林夕觉得欠你们恩,又想假意提亲,以牺牲女儿的幸福为代价,好趁机夺取断剑,此等心机,真的是禽兽行为!好在林夕识破你的诡计,并未上当,才让你的愿望落空罢了。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林夕并不感觉惊讶,首先他自己的名字,恐怕江湖中人无人不知了。其次,对于仇天海是如何知道这些事的,林夕也没有很大的困惑和疑问。因为他经历的迷茫实在是太多了,好像每件事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,却又都解释的过去。所以,林夕干脆不去理会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一切事,皆在意料之外,却又在理之中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林夕不有些好笑,此时他更是想看看这两人究竟是耍些什么把戏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[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^www.xiaoyanweNxue.com]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重生之媚魔当道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