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二章 不速之客

    货到临头,依然不会忘记自己的安危。( )林夕的话语,白衣炫又怎能不懂?

    可是自己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林夕这样生死未卜吗?

    白衣炫从张老汉的嘴里听到了林夕的嘱托,心里更加的焦急。那种恳求的言外之意,就是将自置之死地的意思。

    看着白衣炫的莽撞劲头,张老汉开口说道:“你自己认为,你的实力比之林夕,怎么样?”

    白衣炫呆了一下,说道:“他自然是比我强的多。”

    没有自卑的含义,语气里全部是对朋友有此成绩的自豪。

    “他尚且抵挡不过,你去,岂不是白白送死?而且还浪费了他的心意、辜负了他的嘱托?”张老汉一语击中白衣炫的要害。

    果然,白衣炫愣在了那里,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见到自己的话语起了作用,张老汉趁打铁的说道:“如果林夕有危险,早就遭遇不测了。如果他还活着,你现在去也是无异,说不准会让他的况更糟糕。所以,你现在是提高你自的能力最重要,等到有能力解救他的时候,再去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白衣炫慢慢的安静了下来,他是有些鲁莽,但是他并不傻。考虑到林夕临走时候的话语,白衣炫安静的坐在桌子旁边出神。

    可是,白衣炫的脸上,忧愁之色一直未减。等到有足够的实力?那得等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秋宏羽!白衣炫忽然想到了秋宏羽。

    白衣炫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希望,急急的对着张老汉和张倩说道:“两位,我有急事要离开,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说着,白衣炫就匆匆起,正离去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要去吗?你不是尹凡的对手的。”张老汉慢慢说道。

    白衣炫回头一笑,说道:“不是,我是去请救兵,他一定会救出林夕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是……”张老汉试探的问道。

    白衣炫摇摇头,歉意的说道:“对不起,我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忽然,白衣炫的脑海中响起秋宏羽的传音:“衣炫,林夕现在没事,你不必惊慌,也不用来找我。如果他有危险,我自然会保他无事。”

    白衣炫呆呆了僵在了门口,嘴里喃喃的说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随即,白衣炫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。嘻嘻一笑又返坐在座位上,有秋宏羽的保证,那他还担心什么呢?想必,整个凡间的武林高手,都敌不过这个神界第五人的一击吧?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张老汉看着白衣炫的表,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白衣炫轻轻笑笑,“我会应林夕的话语,回我的家乡。”

    看着白衣炫的转变,张老汉祖孙两人有些不知所以然。

    虽然猜到有人千里传音,但是可以绕过自己的能力,着实让张老汉汗颜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两人的恩师,必定是位高手中的高手,那种高度,是自己也遥不可及的程度。”张老汉心里暗道。

    临行这时,白衣炫来到马厩,看到自己的“旋风”和林夕的“烈火”依然在那里,可是现在却只有自己一人,不有些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“旋风”看到白衣炫的出现,兴奋的嘶鸣几声,雀跃不已。

    而“烈火”却未看到林夕,困惑的眼神里有几丝不安。

    白衣炫看着“烈火”的表,心里更加的难过。

    伸手轻轻抚摸着“烈火”的额头,白衣炫喃喃的说道:“你是不是在想念你的主人?他没事的,很快你就会和他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白衣炫虽然跟“烈火”这般的说,可是他的心里也没谱。况且“烈火”根本也听不懂他的话语,这番话,也只是白衣炫自我安慰的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看到白衣炫轻轻解开“旋风”和自己的缰绳,“烈火”终于由开始的不安,转变成彻底的歇斯底里。开始亢奋的嘶叫。

    那种幽怨嘶叫,使得白衣炫的心更加沉重,更加的无助。

    张老汉祖孙两人,在马厩外面看着“烈火”近于通灵的表现,感叹之余也不免有些神伤。

    “烈火”终于执拗不过白衣炫,随着“旋风”慢慢的走出马厩。

    白衣炫上“旋风”,然后好意的让张倩乘坐“烈火”,可是,“烈火”却不领,张倩根本进不得

    如果张倩用强,当然可以制服“烈火”,可是她心里却不愿意这般做法。

    考虑到自己的“旋风”也可能不会让张老汉骑乘,白衣炫无奈的下了马,对着两人歉意的笑笑,表示无奈。

    而此刻,整个武林之中,却正在酝酿着一场争夺宝物的疯狂行为。血雨腥风,只是还欠缺一个导火线。

    林夕丢失断剑的消息,以惊人的速度蔓延了整个武林。

    相信的、不相信的,总之都是知道了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尹凡还是隔三差五的来击打林夕作为发泄,当然每次过来,都不会忘记询问断剑的下落。

    林夕就在修炼与被打之中,这样的子里过活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林夕虽然实力进步了不多,但是抗击打的能力,却增长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,让林夕高兴了许久。尽管他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活着出去。

    脸上的肿伤早已痊愈,但是上的伤却从未断过。随着抗击打的能力越来越高,林夕受伤的况也越来越低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况之后,尹凡当然又加重了力度,但是依然保有分寸。他怕一不小心打死了林夕,这样断剑的下落就永远不得而知的。

    尹凡却不曾想到,这种近乎训练方式的击打,反而成就了林夕。

    力度一天天的增大,林夕抗击打的能力也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是福是祸,其实也就是两种完全不同角度的看法。

    这,当尹凡刚刚从密室出来,手下人相告:“西瓜老农来此造访!”

    尹凡眯着双眼思索了片刻,对着手下人说道:“带我去见他!”

    玄刀门议事厅里,西瓜老农早已等候多时。一见尹凡出现,就开口问道:“断剑,是否早已被你得到了?”

    对于西瓜老农的质问,尹凡冷眼视之,鄙夷的“哼”出声来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重生之媚魔当道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