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一章 急切

    片刻之后,张倩端着腾腾的饭菜进入了房间。ωωω點墨ㄎ中文网②O

    白衣炫早就洗漱完毕,坐在桌子旁边。

    白衣炫本就潇洒英俊,加上他一干净的洁癖,此时洗漱完毕之后,更显得精神十足。

    也难怪,在上昏睡了这么久,不精神才怪。

    张倩的心里一阵鹿撞,脸上不自觉的一阵发烧,将饭菜端到桌上,对着白衣炫笑道:“吃吧!”

    白衣炫拿起饭碗,刚要和以前一样的那么狼吞虎咽,忽然觉得有佳人在此,不应该那么的失态,于是在印象里搜索林夕吃饭的样子,有模有样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不时的傻笑着,没有多说的话语。

    食至半饱,白衣炫想起那的惊心动魄,不由得再次问道:“那我应该是活不了了,你是怎么救的我?”

    张倩轻笑一下,说道:“别光顾着问,先吃饭,我慢慢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白衣炫听话的点点头,继续扒起了饭菜。

    而张倩在一旁将那自己和爷爷张老汉赶去相救的形说了一遍。当然,她把赶去相救说成了路过相救,她不是有意隐瞒,而是为了她和爷爷此行目的有所顾忌。当然,也有意隐去了林夕的节。

    她是怕白衣炫问起林夕的事,虽然知道这是迟早的事,但是拖一时,算一时。

    白衣炫听完,奇声说道:“莫非你爷爷给我吃的那是什么灵丹妙药,才会有这般的奇效?”

    张倩点了点头,笑道:“你不妨试一下,看看你的实力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?”白衣炫好像明白了什么,灵识释放出去,竟然惊奇的发现他的灵魂到达了中层蓝级实力,而且已经是跃跃试的接近高层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令白衣炫兴奋不已,旋即问道张倩:“这么贵重的东西,给我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跟你当救我们想比,又算的了什么呢?”张倩打断白衣炫的客,轻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?既然你们有这种东西,怎么自己不用呢?”白衣炫大脑短路的形又开始出现了。

    张倩脸上一红,“这个以后再告诉你,还是快些吃饭吧!”

    白衣炫眨了眨眼睛,说道:“我吃好了,林夕呢?我要将这个消息告诉他,他一定也会很开心的!”

    说着,白衣炫就出门,看看林夕在何处。

    张倩闻言,看到白衣炫的举动,不由得大惊失色。该来的,始终是躲不过去的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……”张倩急忙叫住白衣炫。

    白衣炫回头,对着张倩露出灿烂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怎么了?我都醒来这么久了,他也不来看我一下。等会儿有他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白衣炫在那里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张倩闻言,却更加的无助了。“该怎么办?该怎么告诉他?”张倩急的如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张老汉此时进了房间,看着白衣炫站在这里并不惊讶。

    “张老伯?谢谢你的救命之恩!”白衣炫对着张老汉笑道。

    张老汉点点头,表示听见。

    还是那副颤巍巍、拄着拐杖的老头模样,张老汉径直走到桌子处坐下,微笑着看着白衣炫。

    白衣炫粗枝大叶,当然不会注意张老汉的眼神,也走到桌子处坐下,对着张老汉说道:“老伯,林夕呢?他不会也是受了伤,还没有醒来吧?”

    张倩的脸色有些苍白,而张老汉的脸色有些严肃。

    白衣炫一连说了几种可能,可是见张老汉祖孙两人依然是那副表,忽然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林夕呢?你快告诉我,他人在哪里?”白衣炫抓着张老汉的手,急急的问道。神色之间已不再那么洒脱和笑嘻嘻,变得有些着急而担心。

    “。”张老汉鼓励的看着白衣炫,试图让对方可以放松一些。

    其实,也怪他们优柔寡断,一直保持着那么严肃的表,才会让白衣炫这么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在你昏迷的那段时间里,的确发生了一些事。”张老汉慢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衣炫的神色为之一紧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很清楚,那些人为什么追杀你们两个吧?”张老汉决定从头说起。

    白衣炫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,他们并没有因为你的昏迷,而停止那些疯狂的举动。就在三天前,他们又来到此处。林夕他……”张老汉将那形说出。

    “林夕他怎样了?”白衣炫大急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生死未卜!”绝的四个字,仿佛判了白衣炫的死刑,由张老汉的嘴里说出。

    白衣炫傻住了,呆立了片刻,眼里的光芒可以杀人,恨恨的说道:“是不是玄刀门?”

    张老汉摇摇头。白衣炫皱眉,难道不是玄刀门?

    “不只是玄刀门!无极宗、逍遥派、一些闲隐高士,都是一起来的。”张老汉并不隐瞒。

    白衣炫再次傻住,仅仅一个玄刀门,就够他们两人受的了。而现在林夕一人,却独自面对了整个武林。

    “最后怎么样了?林夕他到底是什么况?”白衣炫声音冰冷,仿佛如地狱里的冤魂。

    “据一些知的人士透漏,林夕应该是被玄刀门门主,尹凡带走。”张老汉哪里是从什么知人士的口中得知?他明明就知道那形。

    “玄刀门!尹凡!”

    白衣炫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五个字,就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去干什么?”张倩见白衣炫的神色不对劲,急忙拉住白衣炫的衣袖,切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能去干什么?当然是去救他了。”白衣炫大声的喊道。

    张倩神色一暗,想不到白衣炫竟然这样跟自己大吼,但是考虑到白衣炫急切的心,她也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你想不到知道,林夕临走之前,跟我们说过什么?”张老汉慢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衣炫看着张老汉,“他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恳求我们,要好好照顾你,将你送至你的家乡,北方冰寒之巅!”张老汉盯着白衣炫,希望他能清醒。

    白衣炫一呆,神色发杂多变,泪水无声的盈满眼眶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重生之媚魔当道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