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章 巧妙的口舌之争

    “呵呵!,该道歉的倒是老汉我了。(点-墨-中-文-网 )”张老汉爽朗的笑笑。

    林夕还以微笑,表示自己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张老伯,有一件事,在下已经困惑多时,不知道当讲不当讲?”林夕停顿片刻,看着张老汉慢慢问道。

    “直说无妨!”张老汉倒是极为爽快。

    “老伯您……是不是紫级强者?”林夕回头朝着张倩看了一眼,发现张倩美丽的双眼正盯着躺在上的白衣炫,一时只想着心里的疑问,倒是没有多想甚么。“还有张倩小妹妹,是否也属于紫级级别高手呢?”

    张倩正出神,忽然听到林夕谈及到自己,猛然回过神来,疑惑的看向林夕和张老汉。

    “哦?何以见得?”张老汉饶有兴趣的看着林夕,既不说是,也不说不是。

    林夕定了些许神,缓缓说道:“老伯的谈吐之间,无时不透露着强者的风范。以及您的见多识广,辨认我实力的能力,都说明您不仅是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林夕也不敢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如自己所想,但是压抑在自己心里的疑问,仗着几来的接触,所以他宁愿这般相问,也不愿意一直这么僵持下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张老汉再次笑出来,“老汉我的见识多,并不能证明我就是习武之人呀?我老汉一把年纪,自然经历的事较多,所以你说的这个理由证明我是否习武,极是牵强。”

    林夕面色一呆,心里暗自思索:“难道真的是自己太敏感,判断错了?”

    “况且,只要是对武林之事有点了解的,都能明白实力的区分。无论是紫级巅峰强者,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。生在这样一个江湖之中,就是听别人谈及,也能了解些许的。况且,这也并算不得什么秘密。”林夕正在思考,张老汉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在你那在官道之上,与那几人厮杀之时,明明你的等级不如他们,却能反胜他们。我想,除了你手中的利器,仰仗更多的,还是你的实力吧!”张老汉将林夕原本的疑问通通解释清楚,却只字不提林夕疑问的结果是对还是错。

    林夕微微怔住,好似被这番说词给愣住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张倩却噘起嘴巴,露出一丝不管不问的表看着张老汉。

    林夕回转头部,愣愣的看着白衣炫,一双魅惑的眼睛不时的眨着,此时却显得有些出神的定格。

    张倩的目光从张老汉的脸上扭转到白衣炫的脸上,途中却经过了林夕。此时林夕一双眼睛出神,目光中不时的闪烁着纠缠;昂起的白发弯过眉梢,趴在一头青色的发际上;双眼皮上的红线被深深的埋在里面,却更显得那缕红,好似由骨子里发出的一般。

    张倩一时有些痴了,这样的一个男人,会迷倒多少女人?如果是女人的话,那她也一定是女人中的佼佼者、巾帼中的状元吧?

    张倩闭上眼睛,将满脑子的胡思乱想驱除出境,这些天真的“如果”,早就不属于她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林夕忽然又响起了声音。

    张倩被林夕这一道声音,忽然又惊醒了双眼,疑惑的看着林夕,不知道哪里出现了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张老汉还是那般的表,没有太多的变化,只是心里暗自升起了一丝赞赏,他好像感觉到接下来林夕所问何话。

    “张老伯,当你并未在现场,确切说你离那里最起码也有几十里极远的距离,你怎么会知道那里的况?如果是路过,那这个理由就更不充分了,因为你又怎么知道他们的等级比我高呢?又怎么知道我的等级和他们的等级呢?”林夕一连串的疑问彻底说出,心境顿时大开。林夕刚刚想不通的就是这里,因为被张老汉的巧妙话语给回避过去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这时想的通了,自然明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”张老汉开心的笑道,“小伙子,你真的很不错。小小年纪便有如此缜密的心思,老汉我真的很佩服!”

    “还请老伯解开在下的疑问。”林夕谦谦一笑,仍然不放过自己的困惑。

    张倩将嘴巴对着张老汉一噘,一副自己惹的烂摊子,自己收拾的表

    “好罢!看在你如此的好奇心加上你的机警,很对我老汉的脾气,我就如实相告:我的确是紫级级别!”张老汉轻声缓慢而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林夕的心里早就猜到了这一点,可是现在亲自由张老汉的嘴里说出,他还是不由得一阵震惊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只说以我的年龄和见识来判断我的实力是很武断,但也并没有说我就不是啊!”张老汉得意的一笑,好似一个“谋”得逞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而且,我说武林之事人人皆知,也并没有说我就是妇孺那一类啊?所以,我已经给你暗示了。我原以为你想不到这一层,没想到你真的另我很意外。”赞赏的语气,一再从张老汉的嘴里出来。

    林夕缓缓的点点头,此时他的最大的困惑揭开了,却还有一个小小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张倩妹妹也是紫级高手了?老伯既然如此,当在玄墨城门被几个无赖扰,您和张倩妹妹却为何要装作不懂武力的普通人呢?”林夕回忆起当时的景,的确很令人费解。

    “一来,我因为重要的事,所以不想轻易暴露实力,这也是我为什么要瞒着你们的原因;第二,我多年未踏足江湖,不知道现在的世界是否还有好心人存在,结果,果然没有令我失望,你和白兄弟出现了,这让我心里极是宽慰。”张老汉轻声笑笑。

    林夕微微笑笑,表知道理解。

    忽然,林夕又想到一件矛盾的事:张老汉嘴里所说的重要的事,是否是为了自己的断剑呢?

    仔细想想,林夕心里暗自做了个判断:张老汉说的重要的事,不会是为了自己的断剑。因为倘若如此,用不到现在,断剑已经在他的手里了……那这么想来,张老汉必然是有其他的事了。

    至于是什么事,是关于别人的私事,林夕也不好多问。

    ()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重生之媚魔当道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