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章 情况

    玄墨城里,人群并肩接踵而在,各怀鬼胎的人们做着与目的毫无相关的事,意在尽量的不引起别人的注意。(点-墨-中-文-网 )

    而玄墨城的城主黄秋鹤,此时当然也发觉了这些况。只是,成群结队的武者忽然降临,他亦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倘若和曾经在烟雨城一样,像周善阳那般的贸然阻止,必然不会成功,反而会遭到这群疯子的反击。

    城主在城中的确是无所不能、高高在上的存在。城主就是法则!

    但是,当这个权力面临着挑战、而自己却无力对抗的时候,那这个权力也是空有其名的摆设。

    而现在,黄秋鹤面临的场面,就是这样!成千上万的武者齐聚这里,他一个城主又能有何作为?他是厉害,但是这群人中比他厉害的人,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而且,恐怕人人皆知的紫蓝色宝物——断剑的存在,他也不会不知道吧?

    此时玄墨城里,一间普通的客栈天字号房间里,白衣炫依旧是静静的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的旁边,一袭青衣的林夕、淡绿色衣裳的张倩、灰色长袍的张老汉,都围在那里,守候着白衣炫。

    林夕满脸愁云,不住的叹气,看着活死人般的白衣炫,哀愁大多于沮丧。

    “张老伯,这都五天了,衣炫还是没有反应,这可如何是好啊?”林夕焦急,却无奈没有救人之策,只能求助于张老汉。

    张老汉伸手把住白衣炫的手腕,时而眉头深皱、时而面色沉重,片刻之后,张老汉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,整个皱纹也轻轻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张倩在一旁看着张老汉的面部表,也跟着他的变化而变化,可谓变幻莫测,不是一个可所能形容的了的。

    张倩紧张的看着白衣炫,又看着张老汉,嘴巴张了张,却始终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林夕在一旁可没有这么好的子,虽然他平时稳重扎实,但是面对着好兄弟躺在这里的这种况,他也无从顾忌自己的修养。

    “张老伯,衣炫到底怎么样了?”林夕可不想等着猜谜似的答案,他只想要一个确定的结果。

    张老汉轻轻一笑,微笑的对着林夕示意放松。从怀里又掏出那个小瓶子,倒出那粒红色药丸,放进白衣炫的嘴里。

    这种红色药丸,张老汉每天都会给白衣炫吃一粒。已经过去五天,却从未间断过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张,他无碍的。他消耗体力过多,失血严重不算,而且伤及五脏六腑,要调养得些许时。所以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即使是如此这般,那为何衣炫却一直不醒呢?”林夕还是放心不下,依然刨根问底、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张老汉听闻此言,意味深长的笑了笑,眼睛看着林夕,好似明白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林夕被张老汉盯得有些奇怪,但是他现在却来不及追究这个,还是接着那个问题问道:“张老伯,还请你实言相告。”

    张老汉盯了一会儿林夕,暂时将心里的那个想法压了下去,缓缓说道:“人的生命,是靠着精神力来支持,也就是习武之人所说的灵识、判断一个武者级别的东西。这位白兄弟在受伤之前,是先折损的精神力,所以才会导致的这般结果。所以,他如果醒来,必定先恢复精神力才可以,难道你不知道这些东西吗?”

    张老汉一语双关,说的极是巧妙。

    林夕顿首、微微摇头。不过心里却认同了这个说法,想到不知道要这样下去多久,不由得问道:“那么,依老伯你的经验,衣炫还得多久才能醒来呢?”

    “快则今,慢则三、五。”张老汉看样子信心十足,“我刚刚给他把过脉象,虽然还是有些紊乱,但是已经出现了转机,正朝着好的方向改变。”

    林夕长舒了一口气,像是在自言自语,又像是在对张老汉说道:“那就好、那就好!”

    可是,林夕却没有注意到,在他发出那一声松气的同时,在边还有一丝几不可闻的、和他一样放心的长叹。

    张老汉会意一笑,张倩条件反般的脸红到脖子根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我对你很好奇!”房间里沉默了片刻,张老汉对着林夕说道。

    林夕愕然抬头,不解的看着张老汉,说道:“好奇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不通,你的实力为什么要比你应有的实力,要高的多?老汉我生平阅人无数,还从未见过有如此怪异的事!”张老汉并不忌讳什么,大胆而直接的说道。

    林夕面色一懔,谨慎的看着张老汉。不过他心里对着原本的想法更加确定了,那就是,这祖孙两人,必定是深藏不漏的高人。人家敢这么的相问,必定是默认、暗示了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不必介怀,有什么唐突之处,还望海涵。”张老汉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林夕默默放松了心态:既然对方肯出手相救,那必定没有恶意。而且,凭着他们的实力,就和当初的周善阳一般,如果是有什么目的而来的话,自己全无抵抗能力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恩师的功劳,我当初也是震惊不已,不过在知道了恩师他老人家的实力之后,我也就全然释然了。”林夕并没有说出秋宏羽的份,只两个字“恩师”带过。

    “哦?时间竟然还有这般奇人?不知道小兄弟是否方便透露,老汉或许和尊师相识也不一定。”张老汉顿时来了兴趣,但考虑到这种人都有怪癖,所以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林夕轻轻摇头,满脸的歉意,说道:“实在对不住,恩师他老人家在我出门之前,千叮咛、万嘱咐,万万不可将他老人家的份泄漏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林夕没有将话语说完,但是谁都知道那“所以……”后面的意思是什么!

    林夕心中暗道:“二叔秋宏羽,乃是神界之人,怎么可能会认识凡间的人物?”林夕虽然对张老汉的问话没有反感,但是想到这种机会根本没有,所以就巧妙的回绝过去。

    ()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重生之媚魔当道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