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十五章 玄门阵

    林夕冷笑的看着面前的四人。(站 )

    只见朱雀四人的前、腹部等不一样的地方,分别挂了彩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还有一次出手的机会!……”冰冷而残酷的声音,在林夕的嘴里慢慢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朱雀心里悸动,但是气势上却不能输。其他三人都是以他马首是瞻的,如果自己表露出懦弱,其他三人也是不战而败。

    “布玄门阵!”朱雀突然叫道。

    只听这一道声音响过,其他三人立即又站成了原来的方位。在正首位的地方呈前后左右,将林夕围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又来?”林夕刚刚击破了他们的包围圈,此时见他们又来这一,不嗤笑道。

    朱雀四人不予理会,只是默不作声的盯着林夕。发出的气势却更加的恐怖,无形的压力散发出来,惊扰到旁边的“烈火”与“旋风”嘶叫不已。

    林夕眉头一皱,顿时感觉此时较之原本的包围圈想比,恐怖的是一种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压力。

    林夕将剑一横,也不做作,直接冲向面前的朱雀。

    四人忽然动了,却不向林夕靠近,也不见包围圈扩大。那个包围圈还是那么的大小,四人围着林夕不住的旋转,手中大环刀却不停着,砍、劈、削、砸等等招式,一齐招呼向林夕。

    只见林夕手中断剑刚刚接触到面前的人影,却忽然感觉手中的断剑好似击在了棉花上一般的无力。而断剑所在之处,也好似进入了旋风里面一般,不由自主的跟随着朱雀四人的旋转方向而转动。

    而此时,朱雀四人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林夕。

    四人的大环刀,变的更加的犀利,顿时,好像铺天盖地的刀光剑影一齐罩向林夕。

    林夕心下大急,左手上猛然加力,断剑感应着主人的心意,也微微的颤抖。右手举过头顶,将鱼肠匕首放在头顶。

    “嘭!”的一声,响过,林夕整个体飞出,又落入包围圈的中间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林夕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鲜红的血液溅落到断剑之上,与原本染在上面的血液混合在一起。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:

    只见那一丝血迹避开原本断剑上面的血液,快速的融入了断剑之内。

    断剑立即发出一丝青腾的烟雾,而整柄残缺的断剑此时变得更加的幽冷可怖。

    一股股巨大的压力,此时不减反增,压迫着包围圈内受伤的林夕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林夕发出一声疯狂的吼叫,整个人暴怒的如一头狮子,双目鲜红而狰狞。

    忽然,林夕感觉到一丝微弱的气息,体内更像是如饥渴的婴儿,贪婪的吸汁。天地精华如汹汹海浪,争先恐后的涌入林夕的体内。

    嘴角的血迹都来不及擦拭,林夕断剑划过头顶那道无形的压力,体猛然站起。

    “这么诡异的阵法,看来是和四人的配合分不开的。不知道,如果先去除一个人会怎样?”林夕心里暗道,脑海里却已经有了一个计划。

    林夕不再妄图争强好胜,目的只有单纯的一个人。林夕心里甚至有一种放手一搏的冲动,不管处境何等凶险,不管死何如,先杀掉一人再说。

    拿定主义,林夕不再犹豫。正当四把大环刀再次铺天盖地,如惊涛拍岸一般的袭来之时,林夕随着他们选择的方向,体也跟着旋转,速度却不见增快,而只是与他们保持一致。左手断剑却抛出,把全部的赌注,都压在了那柄通灵的断剑之上。

    断剑如离弦的箭的一般,飞速前窜……

    对面的那人,见此形,心下一凉,急忙撤回攻出的大环刀,抵御林夕的断剑。

    “镪!”

    大环刀和断剑相碰,那人体微微后撤,断剑被大环刀一碰,顿时朝着反方向的飞去。而飞出的方向,也正是他们包围圈中的一人。

    林夕冷笑,心中大喜:“就是这时候!”

    右手的匕首在手心里飞转,林夕手掌一握,将匕首倒抓在手中,朝着对面的目标那人狠狠砸去。

    如恶虎掏心,又如醍醐灌顶。匕首在林夕的手中,狠狠的朝下砸去。对,就是砸去。此时的匕首,完全脱离的它的本质,变成了如锤子一般的用途。

    那人完全措手不及,因为,他击挡断剑,和此时林夕手中的匕首,几乎是同一时间。

    他选择了挡开断剑,却意味着他将要面临林夕的匕首。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匕首狠狠的刺进那人的膛,伴随着那人的惨叫,鲜血从匕首的切入口涌出。

    整个玄门阵法还在继续着,五个人的体,依然那么的选择着,见到此形,剩下的三人,却没有一人来救援。

    因为此时贸然离开阵法,自己和与自己成为玄门阵法的同门之人,都会受到阵法的反噬。

    三人急忙交换眼色,慢慢将玄门阵法停下。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林夕因不知是愤恨,还是激动,上嘴唇微微颤抖,手中的匕首却没有拔出,反而加大力度,又再次深深刺入,将整个匕首没入那人的膛,直至匕首的柄处。

    “啊!”那人脸上惨白,没有一丝的血色,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叫声。握住大环刀的右手,努力的抬了几抬,却仍是徒劳。

    三人虽然缓慢的停下玄门阵法,却依然是那么的小心翼翼。因为,他们旋转着的玄门阵法里面,有一个危险至极,却又是他们此行的最终目的——横冲直撞的断剑。

    眼看断剑近在眼前,甚至在眼前飘过,却没有一人敢伸手去抓。

    断剑在半空中,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,反朝着林夕方向再次飞来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林夕大声吼道,手中的匕首在那人的膛里面转了几转,如搅拌机一样的搅动。在林夕发泄完心里的怒气之后,才愤然将匕首拔出。

    而,此时那人,却早已魂归西天,双眼透出的不甘、绝望和对死亡的恐惧,全部印在了最后定格的表之上。

    “嗡嗡”之声响过,断剑准确无误的回到了林夕的手中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重生之媚魔当道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