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十三章 疯狂

    刀光剑影,重叠呈现,你来我往所产生的劲风,呼呼猎响。$点-墨 &

    白衣炫手中的蝉翼软剑,忽软忽硬,招式变化无穷,虽然以低层对高层,内力也消耗的差不多。但是,仗着宝剑蝉翼,勉强和对手战于平手。

    那人手抓大环刀,材质虽好,但却笨重无比,在灵敏度上,显然比不上白衣炫。虽然仗着自己是高层蓝级,可是面对一个已经杀掉一个与自己相当的高手之后的低层蓝级,却显得那么的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厮杀,却终觉不能取胜的那个玄刀门人,渐渐的失去耐心,恼羞成怒。“自己竟然连一个低层蓝级都搞不定,自己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之中立足?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刀剑相撞之后,两人分开,白衣炫和以前一般,几乎没有停顿,再次栖剑而上。一袭白衣,被带的飘扬起来,乍看之下,仿佛如圣洁的神仙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却没有人在意白衣炫的法多么的奥妙,不管他是神仙也好,玉帝也罢,只是作为别人眼中的对手一般定义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疯狂的吼叫,双眼充血,如穷途斗兽一般,由原来的单手握刀,改成双手环握,左一刀、右一刀的一阵乱舞。

    “乒乒乓乓!”

    白衣炫被他这种打法,一时乱了手脚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,都是最怕杂乱无章、毫无章法、不按路出牌!

    这是林夕所梦寐以求的境界,可是现在却蓦地出现在了玄刀门人的上,这不让白衣炫惊讶之余,含带着一丝恐惧。

    那种状态,是非他所能力敌的。

    可是,白衣炫勉强接了几招来看,登时“噗哧”一声,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这哪是故意为之的打法?这根本就是像乱发脾气似的一阵绪发泄。而此时的杂乱无章,更是像被急了的疯狗一般,狂吠乱咬。

    白衣炫洞悉对手的况之后,嘴角弯弯扬起,得意的笑容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“哈哈,原来是被急了。”白衣炫放声长笑,手中的软剑,舞的更欢,信心也更加的充足起来。

    那人,此时对着白衣炫的声音,却充耳不闻。而现在,那人更是如旋风一般,整个人旋转着,而以他为中心,手臂加上大环刀的长度为半径的朝着白衣炫疯狂冲来。

    “哼!找死!”

    白衣炫丝毫不将这接近于临死挣扎的一击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嘴里冷笑,手中软剑如灵蛇出洞,捥着剑花罩向对方。脚下轻点,而整个体,高高跃起,呈倒悬之势,立于那人的头顶。

    在这一个疯狂的时刻,谁也没有注意到那接近疯狂的玄刀门人,嘴角划过一丝戏谑。

    而被眼里看似手到擒来的胜利冲昏头脑的白衣炫,更是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当白衣炫一柄软剑直对手的头顶之时,那人正如白衣炫所想,动作呆滞,好似机械的将大环刀一顶……

    “嘭!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再次分开,白衣炫倒在地上,一脸的不可思议和震惊。嘴里“噗”的一声,呕出一滩血迹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子,你还嫩的很……”那人双眉赤红,整个体微微发抖,大环刀立在地面上,勉强支撑着他那摇摇坠的体。

    白衣炫脸上煞白,眼里的悔恨更是多于绝望。他一直嘲笑别人小看自己,但是……现在自己却也有了这一步。

    对方高层蓝级,怎么可能就有那么点伎俩?白衣炫想到这里,心里更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那人邪恶的朝着白衣炫走来,体摇晃着,虽然仅仅几步路的距离,却好似千山万水。

    但是,就是那么缓慢的速度,却更加让白衣炫窒息。那种等待死亡,却丝毫无力的感觉,让人疯狂而扭曲。

    他甚至希望,对手一个箭步冲上来,给自己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白衣炫躺在地上,想动却丝毫提不上一丝内力。绝望之中的他,看着慢慢朝着自己走来的对手,心里一阵酸楚。

    “父亲、母亲、我的族人、冰寒之巅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,今生就这样死了么?……”

    那种逍遥自在、无忧无虑,真的是遥不可及……

    白衣炫似乎看到了自己死后,父亲、母亲和自己族人伤心绝的画面。那是一副令人心酸却冰冷的眼眸,眼角第一次渗过一丝液体,咸咸的、涩涩的……

    残阳将那道慢慢接近的影,拉的很长、很瘦。

    慢慢的举起大环刀,虽然此时,那人的体如三月里的柳枝,但是面对此刻手无缚鸡之力的白衣炫,却好像一个巨汉,对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……

    “不!……我不甘心!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炫脑子里重复着那个声音,做人鱼的事,是和他绝缘的!下意识的,白衣炫握紧了手中的剑柄。

    “嗵!……”闷响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啊!……”几乎同时,不知是谁的惨叫声,或者是两人的惨叫声参杂着浓重的血腥味道。

    白衣炫不知哪里来的气力,骨髓都好似松散了架。那柄软剑却没有给他争气,一直是那么软软的……

    白衣炫就那么躺着,软剑剑柄抵住对方的口……

    那人的体趴不下,直不起,大环刀砍在白衣炫的左臂上……

    两人就那么的静默着、对峙着……

    许久,大概是体力不支了,白衣炫的手臂终于疲软,白衣炫意识模糊之前,朦胧的看见那人带着一股恶臭,生机全无的倒趴向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白衣炫最后做出一副厌恶的表,却再也没有力气将那人从自己上挪开。

    “衣炫!……”

    林夕刚刚结束掉自己对手的命,却看到了最后的这一幕。他疯狂的嘶吼,却没有一点的办法。

    林夕双脚刚刚离地,又再次被迫降落。

    因为,朱雀五人,终于赶到了……

    “妈的,让开!……”

    林夕记忆里,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说脏话。但是,此刻却是说的痛快淋漓、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林夕手中断剑和匕首,一起挥动,双目红的发紫,脑子“嗡”的一声变得血红无比。

    点墨中文()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重生之媚魔当道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