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七章 征服

    白衣炫趁打铁,继续和“旋风”不时的“交流”着。$点-墨 &而“旋风”只是看着卖马人,一种悲哀的眼神升起,但又伴随着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它悲哀的是,自己难逃买卖的宿命;又在希望此次能跟随一个好主人,发挥它无边的潜力,驰骋疆场,淋尽雄威,而不是每呆在这囚笼般的马场里,等待商人决定自己的命运。

    林夕看着白衣炫差不多成功了,心里一痒,充满征服的眼神看向“烈火”。

    “烈火”挑衅的看着林夕,似乎林夕一靠近,就会将之踢翻在地似的。

    林夕冷笑一声,站在原地没动,右臂却猛然一抬。“烈火”惊觉,以为林夕要强来,马头急晃,充满敌意的一斯长鸣!

    林夕看准“烈火”的防备,明知它在威胁自己,却摇晃脑袋之际,疏于防范。脚下一点,体如一枯荒叶,轻飘飘的腾起,几乎是一个吸气的功夫,便已牢坐在“烈火”的马鞍之上。

    “烈火”彻底的愤怒了,愤怒之中参杂着一丝恐慌。感觉的林夕坐在背上,立即抬起前腿,昂起马头,只剩两只后脚着地,意图将林夕掀于地下。

    林夕不慌不忙,双脚死死的蹬住脚踏马镫,双手抓牢缰绳,整个体靠紧马背。

    “烈火”见一攻不下,将前蹄放下,嘶鸣着奔跑起来,并带着剧烈的晃动。

    林夕在马背之上,苦不堪言,心知这马子脾气暴躁的很,于是,将双腿死死的夹住马腹。“烈火”顿时觉得腹部传来一阵剧痛,原来是林夕用上了内力。

    “烈火”此时没有屈服,反而却更加的变本加厉。奔跑之间,体剧烈的颠簸,几乎是每一个起跳同时,都将马跃起,意图林夕受不了如此颠簸,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林夕冷笑,将胯部抬起,整个子是站在马镫之上。这样就避免了不少的颠簸之苦,但是却十分疲累。还好林夕内力充足,于是在夹紧马腹的双腿上,又增加了一层内力。

    “烈火”渐渐的有些服软,毕竟马腹受到的疼痛,不是它一个牲畜所能忍受的了的。

    但是,傲气十足、烈如火的它,也不想就如此败阵下来,尽管它知道再这样下去,它始终要输。

    林夕这时,将缰绳全部交于左手,右手也学者白衣炫的样子,试着抚摸着“烈火”的鬃毛。

    或许马儿都有这个毛病,又或者“烈火”本就想向林夕屈服,奈何那样的败阵下来有失它的风范。此时林夕一抚摸,“烈火”却异常乖僻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比之“旋风”的扭扭捏捏,“烈火”转变的迅速,却是拿得起、放得下的痛快。

    骄傲的马匹,是不屑于被比自己弱的人骑乘的。既然林夕已将自己驯服,而且又适合的给了它一个台阶,“烈火”于是很“聪明”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”

    林夕爽朗的大笑,看去白衣炫所骑乘的“旋风”,却早已熟悉的好似久违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懂马。但是我感觉的出,有这种桀骜的子的马儿,一定是宝马!”林夕调转“烈火”马头,朝着白衣炫所在的原来的地方而去。

    “那是,也不看是谁帮你选的。”白衣炫得到“旋风”,更是一脸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两位既然已经将此二马驯服,由此可见两位与这两匹马儿的缘分颇深,如此,你们便走罢。”卖马人苦涩一笑,长呼一口气,叹道:“记得答应过我的事!”

    “阁下放心!”林夕刚得宝马,加上本来就应承卖马人,于是爽快的答应。

    “恕不远送!”卖马人对林夕和白衣炫说道,而手指向门口,对着两人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如此,告辞!”林夕感激的看了一眼卖马人,不再婆婆妈妈,口中吼道:“驾!”对着“烈火”喊道,朝着门口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白衣炫一向多言的毛病,此时却安静的反常。不知是对卖马人有一丝愧疚,还是一份钦佩。复杂的看了一眼卖马人,始终没有说出半个字。跳转马头,双腿一夹马腹,追向林夕。

    两人慢慢的走出了玄墨城北门口。城内因为不能快速驾马,以免撞上人,所以林夕和白衣炫只能慢慢的行走。

    此时出了北城门,那便是天高任鸟飞的痛快。

    两兄弟相视一眼,然后一笑,对着前方的路示意,比个高低。

    “驾!”“驾!”

    随着两声叫喊,“烈火”与“旋风”放开速度,猛烈的爆发力让二人吃惊。仅仅四五个呼吸之间,两匹骏马就将速度飙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或许是对新主人的炫耀,讨主人欢心;又或许是对另外一匹同样有着宝马之称的对方,两匹马儿争先恐后的奔跑,也意在比个高低。

    “烈火”睁圆双眼,体内的血、好动的子使它疾如闪电,而因速度过快产生的风儿,将它的鬃毛刮起,更平添一份英武之气;“旋风”此时也是战意十足,完全兴奋的它,一改平时的慵懒,浑上下仿佛有用不完的气力,哪里还有马场之时的懒惰迹象?而本来就毛发横生的它,现在更如一匹愤怒的疯狼一般,让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两匹宝马,在半个时辰行进了接近百余里之多,却丝毫拉不出距离。而两匹马儿也没有一丝的疲意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林夕和白衣炫放声长笑,林夕说道:“既然无法分出高低,这般跑下去也没有意思。我看今天就算了罢。”

    白衣炫轻轻点头,手心稍稍用力,将“旋风”速度减下,和同时减速的林夕并排慢走。

    “哎,对了。你当时为和不选那匹‘残雪’呢?我看它也绝不会比我们这两匹马儿弱。”林夕想起马场的那匹威风凛凛的白马,不由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白衣炫听到此言,却发出笑声,揶揄笑道:“那匹马儿,的确不错。而且速度真的会比这两匹马儿快。不过,在耐力上,却比不得这两匹马儿了。”

    点墨中文()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重生之媚魔当道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