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九章 一路向北

    相聚终有散,林夕和白衣炫在周善阳的相送之下,挥别烟雨城。(^##最快的站^)

    一路向北!

    “我说,你对周善阳怎么看?”远离烟雨城许久,白衣炫才问道林夕。

    “还好啊!为人和善,也很。”林夕没有思考,直接脱口。

    白衣炫白林夕一眼,淡淡的说道:“你不觉得奇怪吗?他既然知道断剑的厉害,却没有动贪心?这可是一柄神器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这是神器啊,那周善阳明知认主、附,又岂会不知这柄剑的价值?只是,我想他更知道这断剑他抢走也是无用吧?”林夕眼看前方,不理会白衣炫的白眼。

    “这很难让人相信!”白衣炫淡淡说道:“在你我知道神界、魔界之前,也是对那一无所知吧?我们所认识的范围,也只不过是人间这个小小的空间而已。但是,就是这个空间也让我们感到渺小,被我们称之天下。你想,这世间,除了你、我和叔叔,谁还会知道神魔界的事?谁又能懂得、理解的那种神话般的存在?”

    林夕默不作声,他不是不明白这些事,他只是不会相信那么善良的老者,会有什么居心叵测的动机。他也理解白衣炫的意思,出门在外,防人之心不可无,所以,他不知该怎么来说,干脆沉默。

    “如果,他们得知你的断剑是这样一把抢不走的兵器,即使抢走也无用的兵器,不知又会做何反应。”白衣炫微微笑着,林夕看着他的表很是狡诈。

    “武林之中,将围着我们,确切说是围着你,展开一场毫无意义的屠杀了。”白衣炫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林夕的眼光中闪过一丝杀机。

    晚秋的天空,一阵昏黄,光秃秃的树枝上,站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鸟,荒芜的景色,徒增一丝凄凉。

    两人默默的朝着北方行走,林夕时不时的看一下自己的左手腕,心里不知想些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宽敞的官道上,从后面忽然疾驰过几匹骏马,老远处,就听得到马蹄由远及进的声音。白衣炫听着声音,判断着距离,不自觉的朝着旁边靠了靠。

    果然,三匹骏马瞬间在二人边驰过,三匹马匹上分别坐着两男一女。三匹马扬起一路烟尘,惹得路人纷纷侧目,咒骂不已。马之上,两个男人,其中一人着绿袍,背负长剑;另外一人穿蓝袍,背负长剑的背上,还绑着一个包裹。

    中间的那个女子,着鹅黄色衣服,手里的马鞭舞的呼呼作响,马儿受到疼痛惊吓,更加快速的朝前而去。

    速度之快,路人甚至都没有看清楚三人的面貌,只留有三道绝尘而去的背影……

    林夕慢慢从远去三人背影中把目光收回来,习惯的朝着旁边看去,一看之下不哑然:只见旁哪里还有白衣炫的影子,那道白色影早已远远的躲离开去,一脸厌恶的看着那三道弥漫嚣扬的烟尘。

    林夕本也是洁之人,但是跟白衣炫比起来,真的是小巫见大巫!恐怕,世间之上,没有人比得上白衣炫这般甚至有些夸张的洁癖。

    白衣炫一脸憎恶的捂着口鼻,手掌不时的扇着面前尽管没有一点灰尘的空气,躲到官道旁边一座茶馆之中。

    林夕翻了翻眼皮,看了一下昏黄的天空,留给白衣炫一个大大的白眼。

    林夕待得烟雾散去,示意白衣炫继续赶路,可是白衣炫却只是一个劲的摇头,脚步不曾走出茶馆半步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林夕只能走了过去,对茶馆老板说道:“两碗茶水。”

    即便在茶馆里,白衣炫的位置也绝对的是在最里面,看着林夕坐下,嘴里不出不满的声音:“你最好先拍拍你上的尘土,再坐下来,我真的佩服你的忍耐,那种环境之下你也能承受的住,”

    林夕不与理睬,自顾的喝着茶水,嘴里啧啧有声:“好茶!”

    白衣炫鄙夷的看着林夕,嘴里却没喝出这官道之上的茶水,好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哎,你可认识那刚过去的三人,是什么来历?”林夕放下茶碗,问道白衣炫。虽然白衣炫对江湖之事知道的也并不多,但是对于林夕这个从未出过茅庐的人来说,那是相当的老一辈了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神仙,我哪里知道他们的来历。”白衣炫拿起白布擦了擦嘴巴,看向已经消失不见的三人的方向,一语双关的说道。

    林夕见怪不怪,“我们出来的是不是早了些,或许应该多熟悉一下剑术,再出来的好。”林夕有犀利猛烈的武器,可惜,他却不会使用,着实有些苦恼。

    “我可从来没有想过出来,当初可是你要急着出来的。还有,剑术呢,我倒是不担心,我从小就跟软剑在一起了,倒不会有剑不会使的尴尬。”白衣炫大脑神经,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“走罢。”林夕丢下一块碎银,不再和白衣炫瞎扯胡闹,佯怒的站起子,转朝大道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是早想走了的,谁知道你竟又来这里喝茶。”白衣炫紧接着跟上,与林夕并排,大言不惭的说道,似乎不是自己先来这里的一般。

    林夕干脆不再搭话,任由白衣炫自己发挥。

    “对你说啊,我们这一路,路途遥远,你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琢磨你的剑术的。”白衣炫见林夕不说话,有一茬没一茬的说着,“断剑有灵,你控制起来应该相当轻松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总不能拿着断剑研究吧?那岂不是让人家知道,那时候我还没琢磨出什么剑术,就被人盯上了。”林夕听到话语涉猎到自己断剑,实在是忍不住的又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白衣炫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,鬼晓得他心里的想法,嘴里说道:“研究之时,当然是不能用断剑啦,不过我们可以找个东西代替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正在想呢。”林夕淡淡说道,“就是不知道有什么合适的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匕首啊!”白衣炫轻笑,“匕首的长度和你断剑长度绝不会差过五公分。”  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重生之媚魔当道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