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五章 寒舍

    林夕这般想着,心里也不开始打鼓,回头一看白衣炫的模样,那表也和自己相去不远。$点-墨 &

    周善阳看着两人“古怪”的表,心里也将他们的心思猜的八**九,但却并不说破,只是神秘的一笑,对着二人说道:“两位,我们走罢!”

    林夕和白衣炫对视一眼,无言的眼神里,传递着同样的信息:走一步,看一步。他若真的对自己不利,也只有一拼。

    “前辈先请!”林夕转回头,对着周善阳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周善阳也不谦让,闻言便转回子,朝着来时的方向慢慢的走去,林夕和白衣炫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仿佛知道对方的心意,周善阳一路上也没有说话,放慢脚步与林夕、白衣炫同行。尽量不拉开过多的距离。

    约莫有一刻钟的时间,周善阳在城南一座府邸前停下,对着二人笑道:“到了,这便是寒舍。还望两位不弃鄙陋,进去一坐。”

    周善阳的府邸座落在城南,这里本属偏僻之处,路上根本看不见有什么行人。而府邸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院落,任何一个大户人家的院子都要比眼前这座宅院豪华许多。

    林夕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这座房子,堂堂一个城主,竟然住在这么简陋、寒酸的地方。

    看着林夕疑惑的表,周善阳笑笑,解释道:“老夫素来喜安静,住在这种寒酸的地方,让两位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林夕心里登时对周善阳产生一丝敬佩,而现在周善阳更是没有一点儿刚才冷淡的表,反而是一脸的慈祥。文雅的谈吐更是让林夕有一种惺惺相惜之感,尽管自己较之周善阳甚远,修养也不是一个层次,但是那种有共同语言的亲切感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前辈哪里话。”林夕急忙说道,“前辈如此雅量,在下不敢妄自揣度。”

    白衣炫看了林夕一眼,表有些许古怪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周善阳爽朗的笑笑,说道:“两位请进。”

    说着一摆手,做了个“请”的姿势。林夕哪里敢这般无礼?拱手说道:“前辈先请。”

    林夕和白衣炫跟在后面,朝着府内走去。在周善阳的后面,白衣炫对着林夕使了个眼色,面露小心之意,林夕微微点点头。

    紫级以下的级别,是不可以灵魂传音的。所以,白衣炫和林夕只能以眼色行事。

    走进院落一看,只见府里冷冷清清,整大一个院子里,也看不见一个人影。这时,林夕才忽然想到,门外好像都没有护卫把守。因为他是记得像一些大户人家院子门口,都有护卫把守的,像罗勇家里就是。

    或许是周善阳的实力过于恐怖,就单他的那个名字在那里,便足以胜过所有护卫。

    走进正堂,周善阳招呼二人坐下,这时才过来一个仆人,端茶送水。

    “这人好生节俭。”林夕心里想到,堂堂一个城主,生活这般节俭,节俭的好像专门做给人看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两位,不知你二人是何原因得罪了玄刀门,导致他们竟派出护法级别的人来对付你们?”周善阳喝了一口茶,轻飘飘看似随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林夕将手里的茶碗放回桌上,既然人家为城主,要了解事经过,也无可厚非,林夕并没有多想,“我兄弟二人在**酒楼吃酒,原本玄刀门也有三人在那里。就与我二人旁边,吃酒期间,玄刀门人无理取闹,我兄弟二人一忍再忍,他们反而得寸进尺,我们实在忍不住,就只能反击自卫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周善阳轻轻一笑,看着林夕还是那般说辞,摇头说道:“我没有询问你等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林夕和白衣炫面露不解,刚才的话,难道不是询问事经过吗?

    “你们年纪还轻,有些事还不是很了解。今老夫实在高兴,便于你们说上一番吧。”周善阳还是那般的微笑,亲切而自然。

    这时,白衣炫面色有些苍白,古怪而僵硬。

    周善阳发觉白衣炫的不对劲,关系的问道:“这位着手指指了一下白衣炫。

    林夕朝着白衣炫望去,果然发现白衣炫脸色苍白的无一丝血色,心里有些惊慌,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衣炫轻轻的摇了摇头,想告诉他们自己没事,但是随即更加惨白起来,强忍不住内心的一阵恶心,跑到院外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林夕大惊,急忙跟去。周善阳也是疑惑不解,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也急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白衣炫呕吐完毕,体有些虚弱的感觉,脸色稍微好转,对着二人歉意的一笑,“我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林夕放下心来,但是疑惑并没有消除,问道:“你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周善阳也向白衣炫投来询问的目光。

    白衣炫有些不好意思,轻轻说道:“刚才一战,血迹沾满了衣服,我看着心里恶心,于是便……”说着,白衣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林夕恍然大悟,有些哭笑不得。白衣炫素来洁净,今看到这么多的血迹沾染上,哪里还有不恶心的事

    “没事了吧?”林夕拍了拍白衣炫的后背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周善阳也是呆若木鸡,这武林之中厮杀流血,是再平常不过的事。而白衣炫年纪轻轻,这么高的实力,竟然也……这种洁癖实在让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实在是老夫的失误了。”周善阳哈哈一笑,说着招呼仆人准备洗澡水,给林夕和白衣炫清洁体。

    “让前辈见笑了。”白衣炫脸上发红。

    林夕有些愕然,这还是他第一次见白衣炫脸红。

    看着林夕和白衣炫被仆人带去洗澡,周善阳自顾的笑了一笑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我就说嘛,好好的怎么呕吐起来了?原来是这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周善阳自嘲的摇摇头,原来他还以为是白衣炫喝茶有什么不对劲,这要是被二人误会自己在茶水里动了手脚,虽然不怕二人会对他怎样。但是,刚刚建立的喜、平和的气氛,岂不是弄巧成拙?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重生之媚魔当道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