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四章 下场

    林夕不知道周善阳这话是什么意思,只能静静的等着他把话说完。(点墨中文 >

    “老夫今得遇你这样的人,心着实不错,再加上你今所杀之人不是我烟雨城城民,我便放你一条生路……”周善阳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林夕和白衣炫大喜,而白虎和楚雄则正是刚好相反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!”林夕和白衣炫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周善阳这时却摆摆手,话锋一转,又说道:“先别着急谢我,我还有条件。”

    林夕和白衣炫着急、疑惑,但是却也是没有办法,只能说道:“前辈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,随我走一遭,去我府里坐上一坐,如何?”周善阳虽说是条件,但说的却是邀请一般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林夕和白衣炫诚惶诚恐,急忙说道:“这是在下的福气……”

    周善阳意味深长的笑了一笑,转头又对白虎和楚雄二人说道:“你们二人,在我城中滋事,却不是能那般的轻易逃过。”

    白虎和楚雄顿时一惊,头上的汗水滴答滴答的落下,口中急道:“周前辈……我等也是尊于尹凡门主的交待,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看着白虎还想再找借口,周善阳脸色一怒,看着两人畏畏缩缩的样子,不为玄刀门感到耻辱,叹了一口气,慢慢说道:“你们二人,今可有一人活命,活着的人回去把话给我带给尹凡,就告诉他,如有下次,我定斩不饶。届时,我会亲自‘拜访’于他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!”白虎和楚雄同时应声,但随即便相互对视,没人开口。

    周善阳看着他们,面无表的说道:“谁生谁死,你们自己决定吧。别让我等太久,否则……”周善阳话没有说下去,但是下面的意思谁都能听的懂。

    楚雄这时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沉重的呼吸显示他内心极度的恐惧。忽然,他手中的大环刀猛然发动,朝着近在咫尺的白虎砍去。

    “咚!”一颗头颅滚落在地,脸上还带着满眼的不甘,愤恨的眼神全是仇恨。

    白虎缓缓收起大环刀,漠然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楚雄,脸上没有一丝悲痛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楚雄拔刀劈向白虎的时候,白虎好像就知道楚雄会有这么一招,甚至比他速度还快的砍向楚雄的脖子……

    生死关头,什么同门之谊、兄弟相称?在面对死亡的时候,每个人都是那么的现实。

    “啪、啪!……”周善阳笑着看着白虎,轻轻的拍了拍手掌。

    白虎脸上一红,对着周善阳躬,说道:“晚辈已经完成了前辈交待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周善阳略带嘲笑的看着他,“你做的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林夕和白衣炫默不作声的看着这一切,心里也对周善阳的这一招,让他们自相残杀感到一丝恐惧。不是这种做法,而是有这种想法的人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不杀……”白虎弓着子,话没说完,只觉的一道劲风迎面扑来。

    而林夕和白衣炫却是看的很清楚:就在白虎弯腰说话的时候,周善阳就那么的随意一挥袖子……

    就那么的随意一挥!一股雄厚的内力好似一阵狂风,夹杂着凶浪滔滔,随带着的无穷的压力,一齐奔着白虎而去。那股雄浑的内力,甚至连站在一旁的林夕和白衣炫都感觉到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啊?你怎么……”意识到危险的白虎,刚要开口,整个体就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,朝着后面落去。

    滑翔接近百米之远,白虎的子才慢慢停下,摔倒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周善阳自顾的笑了笑,又旋即摇了摇头,似乎对自己的这一击,很是不满意。

    林夕和白衣炫有些目瞪口呆,看着周善阳的表现,突然感觉到自己两人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,虽然名义上说是去他府邸坐坐。

    正在林夕和白衣炫胡思乱想之时,远处飞跌出去的白虎,轻轻的动了一下。林夕和白衣炫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那里,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么雄厚的内力,白虎居然还能活着……

    而正好相反,看到白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周善阳的脸上才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林夕和白衣炫相视一眼,读者对方眼中同样的疑惑,无奈的苦笑。

    “噗!”白虎似乎再也忍耐不住,一口鲜血喷而出,一脸凄哀夹带愤怒的眼神看着周善阳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我刚才让你转达给尹凡的话……”周善阳笑着说道,他不怕远处的白虎听不到,因为整条街都是周善阳那雄浑的声音。

    白虎没有回答,只是凄凉的说道:“你……废了我的武功?破了我的丹田?”

    “哼!”周善阳冷哼一声,算是回答。

    林夕个白衣炫大吃一惊,原来……刚才周善阳并不是发杀招,而是要废白虎的武功。也难怪,堂堂一个城主,怎么能说话不算数?既然饶他一命,就断然不会再取他命。但是,他可没说不杀他,就不等于不废他武功。

    每个习武之人,都明白武功对于一个生活在武林中人的意义。仗着一武艺才有今的扬眉吐气,霸道成。一旦失去武功,担心平时树立的敌人不说,怎么能在门派之中、江湖之中立足?

    瘦弱的子原本靠着内力还能维持,现在习惯于内力的体,恐怕连一个普通人都不是对手。一根手指头,或许就能将他放到在地了。

    习武之人,一旦失去武功内力,那真的是连普通人都不如!

    所以,对一个习武之人来说,废他的武功,比杀了他还难受、更残忍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白虎颤抖的声音,做着最后的保卫尊严。

    周善阳嗤笑一声,“在我城中滋事,留的你一条命,就算看的起你了。”看着白虎还想张开的嘴巴,周善阳眉毛一竖,吼道:“还不快滚!”

    看着不甘远去的白虎的背影,林夕心里一阵悸动,对这个周善阳越来越看不懂。

    周善阳也承诺不杀自己,可是,自己会不会也是这般的下场?

    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重生之媚魔当道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