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章 离去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。(^##最快的站^)”秋宏羽淡笑道,转头看向林夕,“夕儿,既然为叔的教你武艺,自然有我的道理。现在不说,只是还没有到时候,就像告诉你前世的事一样,只要时机成熟,我自然会告诉于你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林夕默默的点头。虽然不了解什么才是时机成熟,但是,他早已习惯了秋宏羽接近神秘的做法方式。

    白衣炫依然那般的神经,嘴里平平淡淡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秋宏羽笑了笑,“夕儿,衣炫,你们只知道了最前世的事。可是,你们知道夕儿你已经历经了多少世了吗?”

    林夕一愣,对啊,万世轮回!自己刚才完全处于对那件事的震撼之中,完全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那就是,自己已经经历了多少世了呢?

    连同白衣炫,一齐又向秋宏羽投向询问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是主要的问题。”秋宏羽依然笑着,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在这之前,你的确是有过很多世的折腾。而且,也是按照原本的计划进行的。那种平淡的生活,接近浑浑噩噩。每次你弥留之际,都是那么的不必甘心……”

    林夕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手心也紧张的有些发汗,期待的看着秋宏羽。

    “前几世,你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。样貌、格完全和你现在的样子不同。”秋宏羽慢慢说道,不时的观察着林夕的反应,“所以,当这一世我发觉你和……秋梦狄是那般的神似,近乎是一个人的时候。我激动万分,但是,饶是那般,我依然没有打算教你武艺,直到……”

    秋宏羽那经历无数岁月的脸上,虽然是中年模样,但是心境却如看破世事的高僧一般,“七年之前,你再次央求我让你学武之时,我也就没有再多加劝阻。或许,让你再过一次轰轰烈烈,在你的万世轮回里,只是一个小插曲。”

    林夕漠然的低下头,不得不承认秋宏羽所说的话,正是自己的软肋。自己顶多只是万世之中的一个一个插曲,如沧海一粟般的存在……

    自从知道了前世种种,林夕忽然觉得,不是所有的隐、秘密被自己得知之后,是一件快乐的事,反而是一种包袱、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并非所有的事,都得了解清楚,知道了之后,反而会更加痛苦。深知这一点的林夕,于是也没有深究为何秋宏羽下界陪伴自己是否触犯神界规则,教自己武功,是否违背当时……那个人的嘱托。

    一切顺其自然最好不过!如果时光能倒退,林夕愿不过这一天!更不想知道有关他前世的所有种种。

    尽管在那之前,他心底是渴望知道的,就想现在渴望知道秋宏羽下界是否触怒神界,教自己武功是否违背嘱托一样的渴望。但是,他却不敢再相问了。

    或许,他是在刻意的逃避那些事

    “你能按照你心里的意愿,过完这一世,二叔便已经感到欣慰了。不要有什么遗憾,不要有什么顾虑,因为,现在你是在人间。”秋宏羽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上辈子,所有的遗憾、不舍,这辈子都通通去实现吧。不再有羁绊、不再有阻拦。一切,都随着自己的心意为之,明白了吗?”秋宏羽依旧平静。

    林夕点点头,这句话并不是很难理解,包括白衣炫都默默的赞同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,如果你想出去闯一番,那就去吧……”秋宏羽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吧!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吧!”

    林夕猛然抬头,盯着秋宏羽,脑子里全是那四个字的震撼:“那就去吧!”

    “多谢二叔!”林夕轻轻说道。

    一夜谈话,叔侄俩人的尴尬,似乎恢复不少。当头染红了东方,房内的三人才惊觉的看了看外面,都心有灵犀般的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除了每人一个并不是很大,仅有几件衣服的包裹,上再无其他。林夕和白衣炫站在门口,对着门口相送的秋宏羽和管家阿全,林夕轻轻笑道:“二叔,全叔,你们回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秋宏羽一脸的平静,带着淡笑的脸上全是鼓励的表。反观阿全,倒是有些泪眼婆娑,从小将林夕带大,那感早已超脱了一个管家和少爷的感。还有白衣炫,对于叽叽喳喳的他,阿全也是喜不已,平添了许多欢乐。这突然之间要走,他还真是有些甚至还没反应过来的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,以后出门在外,好好照顾自己。万不要亏待体,混不下去……就回来。”管家阿全的声音,已经有些哽咽。

    林夕对阿全,也是有些依赖的成份,今见他这般,倒是感觉心里一阵浪翻涌。

    白衣炫的确不失一个圆局的人,见气氛这般尴尬,嬉皮笑脸的说道:“哎呀,全叔,您这是干吗,老大不小的人了也是。弄的这般,羞不羞啊……”

    林夕和阿全,甚至连不苟言笑的秋宏羽都“扑哧”一声,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找打……”阿全作势扬起手臂。

    白衣炫连忙后退,面上露出接近搞笑般的惊惧,嘴里大叫:“不敢了,不敢了!”

    秋宏羽轻咳两声,说道:“好了。去吧!”

    白衣炫收敛起笑声,秋宏羽不愧为师傅,估计也唯有他能管制住白衣炫。连同林夕一起,对着秋宏羽说道:“是!二叔!”“是!叔叔!”

    “千万记得我的交待,江湖险恶,万事小心。”秋宏羽再次嘱托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林夕和白衣炫同时应声。

    秋宏羽不再言语,婆婆妈妈的事,不是他的所作所为,朝着他们摆了摆手,示意他们可以离开。

    林夕和白衣炫同时躬:“二叔,(叔叔)再见!”

    头也没抬,直接转,朝着北方而去。林夕不敢回头,他怕一个忍不住……

    看到终于离去,管家阿全不停的擦拭着眼泪,又怕擦泪过程中,耽误了目送那两个影。

    出发!北方冰寒之巅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重生之媚魔当道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