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章 良苦用心

    秋宏羽停顿片刻,神色之间仿佛知道林夕的想法,继续说道:“你现在已经知道了事的全部,那你可明白,我当初为什么只教你学文,而不让你习武吗?”

    林夕抬首,这个问题一直跟随着他,困惑了许久,话语也有些急切:“二叔,侄儿不知。(站 。)这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的。”

    秋宏羽神界第五人,在那个实力恐怖的空间里,或许算不上什么。但是,要放在人间来讲,那是绝对的天下第一!

    秋宏羽他又号称“冷面书生”,笔下的功底绝不输于武功。

    秋宏羽的眼神遥远而飘渺,那经过几个世纪轮回的往事,就如昨般的清晰。

    “你当时走到那一步,无可厚非,与你那不可一世的实力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。俗话说:‘艺高人胆大!’这话一点也没错。假设你当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即使你有那个心,也会因为没有那个实力而放弃想法,止住脚步。”秋宏羽慢慢说道。

    缓缓转回子,看着一脸平淡的林夕,轻叹口气,“当时,你被罚下人间,被判万世轮回之苦,理应是你自己自生自灭的。”

    对啊!既然是人间服刑,那秋宏羽怎么会跟了下来?

    林夕面带不解,就连白衣炫刚才没有想到,现在听到此言,也是疑惑的看向秋宏羽。

    “在你的心里,或许对大哥——就是你父亲,有一丝怨恨吧?”秋宏羽话锋再次一转,再次将话题叉开。

    林夕一呆,秋宏战?现在在林夕的心里,根本与陌生人无异。没有任何的感,又何来怨恨之说?

    “二叔,我对……他,没有丝毫印象,谈不上怨恨不怨恨。”林夕平静的接近冷淡说道。

    秋宏羽苦涩一笑,不知该高兴还是该悲叹。

    “我想,梦狄当时是对大哥有抱怨的。否则……也不会走的那么彻底。”秋宏羽声音有些苦涩,那些人的事,他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林夕默不作声,没有过多的表,静静的听着秋宏羽的下文。

    “大哥经常对此感到自责。没有比保护不了自己的儿子,更加让人抱憾的了,那种心,哪怕是代你受过,也比这样的要好的多。”秋宏羽不时的叹气,全然没有了以往冷漠的神,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经历沧桑的老人家的心态。

    “他做的没错。一个家族,比……那个人的生命重要的多了。”林夕依然是那副语气。

    林夕言语之间,根本是在刻意回避着有些人的名字,包括他自己前世的名字。但是这种回避,却好像是不打自招、盖弥彰的掩饰了。

    秋宏羽不再强迫,一会儿的时间,仿佛把一生的叹气都叹完了。眼珠轻转,接回原来的话题,一点一点的循序渐进:“大哥觉得对不起你,大嫂也对你思念万分。当时你出事的时候,她并不知晓,所以当她知道后,顿感痛不生、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“娘?”

    林夕心里一颤,那是个多么温馨的字眼!虽然嘴里不愿接受,但是在这个字出现在脑海之后,顿时在心里出现了一种急切的亲切感、归属感。

    炙的眼神看着秋宏羽,嘴里没说什么,但是那种渴望的眼光已经深深的出卖了他。

    “大哥大嫂派我来偷偷照顾你,希望……”秋宏羽声音一顿,有些哽咽,“在你无父无母的况下,能生活的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林夕极力的控制着什么,微微颤抖的躯,手指甲深深的陷入了手心的内,但依然毫无所觉,却还在继续的用力……

    “临行前,大哥对我说,让你好好的过完每一世,平平安安、从从容容的。不再参与什么争斗,不再介入什么门派之别……”

    秋宏羽闭着眼睛,仔细的说着那些往事,生怕漏掉一丝的细节。

    林夕仰头看着屋顶,将不知何时眼角产生的那滴液体蒸干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又长长的吐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那不正是时常响在脑海里的那个声音吗?

    “所以,我一直不想让你再接触武功,就是这个原因了。”许久,秋宏羽的绪稍微好了一些,似乎也很抵触那些锥人心肺的往事。

    沉默,无边无际的沉默……

    “二叔……”

    天色已经渐渐了暗了下来,房间甚至不用蜡烛就都看不清对方了。但是,依然没有人动,就那么的沉默着,仿佛只有这样的黑暗,才能掩盖内心的那份柔软、那份脆弱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林夕才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说!想问什么,今天二叔都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黑暗里,依然是那个位置,传来秋宏羽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这般偷偷下界,虽然是那个人的指使,但是,这好像也不符合神界那神圣不可侵犯的规矩吧?”林夕的声音,依旧平淡。

    又是沉默!

    林夕没有追击刚才秋宏羽的那句:“想问什么,今天二叔都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因为,林夕似乎明白,那个所谓的‘都会告诉自己’,是在不影响、不矛盾于神界的事之下,才有效应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既然,那个人想我平平安安的生活,您刚才也说,不传我武功,只教我书法。那为何后来又破例了呢?这样一来,对那个人无法交待不说,对你自己也不是前后矛盾么?”

    林夕的声音依旧那般,好似在问跟自己无关的事一样,那种好奇,好像只属于对故事的结局的好奇,丝毫跟自己的命运没有关系一样。

    再次沉默!

    秋宏羽多么的希望都解释清楚,也把自己心中那个雄伟的计划说出。可是,看林夕现在的况,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

    林夕连自己的前世份,现在都还不能完全接受,至于其他的事,就更是天方夜谭了。

    一句承诺,刚刚说出口的承诺,一个长辈对侄子的承诺。却因那个顾虑,第一次的失效了。

    这,或许根本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,林夕也全然没有放在心上,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:

    “二叔,不早了。全叔估计还等着我们吃饭呢……”

    写书阁   7×24最新章节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重生之媚魔当道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