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一章 诡异

    神界众人不明所以的盯着场内的三人,看到秋梦狄对着卞漠言摇头,怀里抱着那个女人,不满头雾水。(提供阅读 >

    卞漠言没想到秋梦狄竟敢忤逆他的意思,现在又被这么多人盯着,顿时觉得脸上挂不住。眼里一丝怒意闪过,沉声喝道:“快松开。”

    秋梦狄痛苦的闭上了双眼,他本不愿意这样,现在在这种况下对卞漠言摇头,实属非得已。摇头一事简单,但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,作为一个族长被手下这样对待,谁的面子上也过意不去。秋梦狄当然知道这一点,但他还是再次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卞漠言此刻即使有再好的修养也被秋梦狄的顽固折腾完了,但是发作已经来不及了,因为托洛尼侬已经到了后,夹杂着劲风的手掌,如惊涛拍岸一般的气势恢弘。

    卞漠言将秋梦狄往旁边一带,当然顺便也牵引着媚馨儿一起躲避开来。托洛尼侬的手掌几乎是贴着卞漠言的背部而过的,神界众人不倒抽一口冷气,许多不认识托洛尼侬的人都在为卞漠言捏一把汗之余,心里都在思索这个能另卞漠言躲避的人物会是谁?

    而魔界一边更是混咋阵阵,看着心目中的领袖之王,托洛尼侬的风采,短暂的惊愕之后便是无穷无尽的欢呼、雀跃和振奋。

    司徒空看到托洛尼侬站在场内,刚刚被媚馨儿还活着的震惊和兴奋击昏头脑的他,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,却看到了更多的刺激,魔王托洛尼侬竟然也来了。

    “卞漠言,你将馨儿放开,我饶你一干人等不死。”托洛尼侬脸色铁青,不理会旁边惊恐、怀疑、崇拜、羡慕等等的目光,一门心思全在卞漠言后的媚馨儿上。

    “啊?那是魔王托洛尼侬?想不到我生平也能见他本人一面……”神界中的一人,听到旁边有人认出托洛尼侬,不小声嘀咕道。

    在许多人的眼里,魔王托洛尼侬以一人之力,能与神界四位族长相抗衡,而立于不败之地,这委实让人赞叹不已。这种对实力的崇拜,是跨越神魔两界的存在。

    卞漠言本不想拿媚馨儿做人质,刚才也是想将她扔出去的,可是现在托洛尼侬这么一说,倒是让他为难了。不放,不是自己的本意,而且会让人看不起,自己一方神界之人皆在这里,更有魔界之人,他曾受不起神界拿弱者当人质的话柄;如果放,倒像是真的怕了托洛尼侬一般似的,这也会让他在神魔两界之中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正在这尴尬的局面之中,秋梦狄拥着媚馨儿,缓缓在卞漠言后走了出来。对着托洛尼侬不卑不亢,没有因为他是媚馨儿的父亲而有所顾忌,“馨儿不会过去的,她和我一起很幸福,你如果疼她,就尊重她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整个前线顿时哗然一片,卞漠言、托洛尼侬的脸色也变得更加难看。一旁的司徒空看着场内的媚馨儿,脸色晴不定,秋宏羽无奈的叹息、摇头、惋惜。

    托洛尼侬将“狂战”一扬,嘴里冷冷的说道:“你是在挑战我的耐心……”

    卞漠言见托洛尼侬这般模样,心里大急,不由训斥道秋梦狄:“胡说什么?”神识覆盖之下,不论神界还是魔界的人,都是一副鄙夷带着不屑的目光看着秋梦狄和媚馨儿。

    “大伯!”秋梦狄没有胆怯,反而笑了,他没有叫族长,而是叫卞漠言大伯,“我自己知道我现在在干什么,你不必为我担心。”

    秋梦狄笑了,那么的无邪、那么的开心。可是,卞漠言怎么看都像是近乎疯狂的无奈、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。

    “无耻!”忽然,一声惊喝传来,众人望去却是魔界司徒空!

    只见他已是浑发颤,哆嗦不已,显然是在极力的控制内力的激动绪。然而,显然是现在已经是隐忍不住,爆发而来。

    随着司徒空的一声暴吼,魔界也开始符合叫骂起来,言下之意无非是秋梦狄勾引魔界公主之类的声音;而神界一方刚开始默默不言,到后来也是开始窃窃私语,整个前线都被这种诡异的气氛包围着,挤压着。

    秋梦狄渐渐的脸色发白,嘴唇也开始上下打颤,终于压制不住,“住口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如惊雷一般的响彻整个阳涧,托洛尼侬看着这个双目赤红的少年郎,轻轻皱了下眉头,握着“狂战”的手指却是更加的用力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又是三道人影落在场内。正是在后面紧追不舍的冯若寒等人!

    死寂一般的空气里参杂的血气味,这种安静不知道是被秋梦狄的那一声吼、还是紧接着落入场内的三位神界族长所致,只是三人的到来却暂缓了秋梦狄的处境。

    “啊!其他三位族长也来了!这下看那托洛尼侬还猖狂不猖狂!”神界一方高兴的手舞足蹈,魔界一方却没有了原来的兴奋,不过也没有因此而丧气。因为他们也知道魔王托洛尼侬的实力。

    只是,在这个场内,突然出现的七人,暂停了神魔大战的战争。在满场期待的目光里,却没有人想到,这是否符合规矩?

    没有一人提出质问,本来每人都知晓的大战规矩,却在此刻因为各自族长、魔王的到来而土崩瓦解。没有人再认为这是不对的、不合理的。相反,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丝丝的期盼和等待。

    而这次的“罪魁祸首”,秋梦狄和媚馨儿两人,却因为其他三人的到来,而暂时被人们忽略。满心关怀的是一场大战!

    可是,依然有两个人死死的注视着秋梦狄和媚馨儿,那就是一心气愤、满眼杀机的司徒空和一心关怀、满脸无奈的秋宏羽。

    安静,可怕的安静!

    每个人甚至都能听到其他人的心跳声音!

    甚至连呼吸都小心翼翼,生怕会打扰这本不该有、都不想再继续下去的氛围!

    千万年来,第一次的奇怪现象出现在阳涧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重生之媚魔当道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