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七章 都来了!

    托洛尼侬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饶是一代魔王,何等的定力听到自己的女儿这样做,依然大惊失色,“你是说馨儿要用美人计换取大战的胜利?”

    伊特傻傻的点点头,看到托洛尼侬这般表,他还是第一次。(^##最快的站^)

    “馨儿……”托洛尼侬一股坐在凳子上,目光竟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伊特看着托洛尼侬的目光,越来越觉得这个人不像个魔王,而更像个父亲。这个发现让伊特着实困惑时间不短,在他的心中,魔王托洛尼侬那是神话般的存在,才能以一人之力抵抗神界四位族长千万年之久,想不到他也是有血有有感的人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您还好吧?”伊特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托洛尼侬听到伊特的声音,呆滞的目光随即收了回来,脸上仅仅一霎那便又恢复到了原本的淡漠,好像根本就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一样。伊特揉了揉眼睛,似乎刚才的景都是幻觉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一切照旧,不要跟别人提及我来过的事,这种时候我不易出面。” 托洛尼侬淡淡的说道,“既然秋梦狄不在,有司徒空在此,想必取胜不难。我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没待伊特说话,托洛尼侬子一晃,便已不见了影。

    飘雪城秋梦狄府邸内。

    正堂屋内坐着四位中年,一位天蓝色长袍的中年人威襟正坐在首位,脸色浮现着怒色;一位月白色长袍中年坐在左边次位,一脸的平淡;一位深橙色长袍中年坐在右边次位,双眼微眯;一位深青色长袍中年负手站立在房间内,一双盛怒的眼睛盯着不远处的一双男女。

    “狄儿,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虽然眼里尽是怒色,深青色长袍中年依然口气淡淡,饶是这样,依然隐藏不住内心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没有做对不起神界的事,也没有危害别人,我只是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,这也有错吗?”秋梦狄不卑不亢,犀利的眼神直在深青色长袍男子上。

    站在那里的赫然是神界族长之一、秋梦狄的父亲秋宏战。

    而坐在正首位的蓝色长袍男子正是神界最强族长卞漠言,旁边两位依次是冯若寒、明阳建。

    不错,他们都来了!

    新秀之星互逐,这是比神魔大战更重要的事

    而站在秋宏战旁边的一双男女,也正是这次引来四位族长的关键人物,秋梦狄和媚馨儿。

    秋梦狄紧紧拥着媚馨儿,脸上的表没有丝毫的退却,大有背水一战的意思,但是他面对的却是自己的父亲和其他三位族长,且不说他有没有这个能力,即使有,他也没有对抗父亲的勇气。可是,如果他太甚,舍弃媚馨儿是万万做不到,他也不敢想象后面发生的事

    如此对峙已有半,秋宏战等人从了解事经过,到耐心说服,直到最后盛怒镇压,秋梦狄依然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看着秋梦狄保护媚馨儿的动作和脸上的表,秋宏战不觉得脸上挂不住,心里强压的盛怒顷刻爆发,狂声咆哮道:“你说什么?这如果不算错的话,那什么叫错?她是魔界的人,是与我们誓不两立的存在,你竟然还执迷不悟,竟然还不知道自己犯下了什么样的错误?”

    媚馨儿下意识的握紧了秋梦狄的手心,不安的绪中有着至死不渝、轰轰烈烈。

    秋梦狄虽然眼睛一直停留在秋宏战的目光里,但是媚馨儿传递过来的信息毫无遗漏的到达了脑海里。秋梦狄紧绷着的神经在媚馨儿的那一握之下,不由得松了松,那种感觉是拿天地都换不到的知足。

    “我没错!”秋梦狄嘴里生生挤出三个字,他没有解释,也不想解释。

    正当秋宏战正再次发作的时候,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,虽然平和但压力无边:“秋梦狄,你可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秋梦狄抬眼望去,正是卞漠言。

    骨子里的骄傲冷冷的答道: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“那好,大道理你父亲已经给你说了不少了,我也不再多说什么。只要现在你将这女子的头颅取下,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!”卞漠言闭上了眼睛,鼓起的两腮分明也是强压怒火。

    秋梦狄冷哼一声,倔强的将头转向门外,片刻之后冷冷的语气接近发寒,“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?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秋梦狄刚开始便没有机会问这个问题,一直是被秋宏战领导着问话,现在想起心中的疑惑,不由得便想起那阳涧树林里,明魂的出现!

    “放肆!……”秋宏战见秋梦狄这般无礼,而且问的还是这般敏感的话题,即便有心维护也是枉然。

    栖过去,朝着秋梦狄的脸上扇去……

    秋梦狄整个子都被扇飞了出去,脑子里嗡的一声眼前便是一黑,嗓子里一甜便是一口鲜血喷出。但是抱着媚馨儿的双手却不曾有一丝的放松,即便是刚才那意识模糊的瞬间。

    你已是我的另一半,即使睡梦中都是你的影,我又怎可放手?又怎么舍得放手?

    秋梦狄倒地后,看着跟着自己一起飞出倒地的媚馨儿一脸的惊恐,安慰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无声的笑声里尽是苍白的悲哀。

    他这是第一次见秋宏战出手,他从小到大没来没见过自己父亲的实力,没想到第一次见父亲出手竟然是在自己的上……

    脸上的灼痛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内心深处的针刺般的疼痛。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秋宏战眼角里闪过的一丝不忍。

    秋宏战知道,自己出手总比其他三位中的任何一位都要强的多……强的多……因为秋梦狄刚才不仅顶撞了族长,而且还拒不认罪的把罪过推给别人,这是神界没有一个人所容许的事。他如果不出手,秋梦狄的下场刚才便已经决定了——死!

    见到秋宏战这般,卞漠言冷哼一声,没有再追究下去。

    冯若寒在一旁看着秋宏战和秋梦狄,嘴里不疼不痒的说道:“梦狄,我们四个还没有老到要让人通知才知道一些事,懂吗?”

    PS:不知不觉今第四更了~~呵呵,大家赶紧支持吧,还差两名上新书榜啦~~~~收藏和推荐,统统砸给重阳吧~~~~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重生之媚魔当道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